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93章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强大的精神力。”秀丽的女子站在人群外,目光落于血笼前的少女身上。

    残阳余晖倒映在冰冷的面具上,似有忘川的花儿尽情盛开。

    *

    轻歌发现,在与杀戮血狼对峙的时候,她的精神之力也得到了提炼,似比之前的更为牢固。

    杀戮血狼想要吞噬轻歌的精神,轻歌心神微动,铺天盖地的精神之力全部从脑海里汇出,目的是囚笼里的血狼。

    轻歌在赌。

    她以所有精神之力,赌一头狼。

    赢了,自然满载而归,若是输了,她的神智恐怕都会被杀戮血狼给吞噬掉。

    姬月不知何时,回到了虚无之境,红袍如火,双瞳怪谲,颀长的身子斜躺在漆黑的王座椅上,旁边是一坛坛未开封的断肠酒,酒味从封口缝隙里溢出,断肠断魂。

    修长的手伸出,随意的拿过一坛断肠酒,封口打开,疯狂痛饮着。

    浓烈酒水划过咽喉,姬月将坛子放下,嘴角是酒水闪烁的光,“疯子!”他暗嗤了一声。

    这个女人,就是个彻彻底底的疯子。

    她一意孤行,满腔热血,以命赌命,连条后路都不给自己留。

    他不敢离开四星去妖域,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怕她脑子一热,葬身在不知名处。

    她明明有一颗玲珑心,阴诡算计样样都行,偏生年少正茂,风华轻狂,自火海刀山走过,百死无生也不惧。

    吼!

    杀戮血狼身体疯狂的扭动,导致无数伤口里源源不断的流出新鲜的血液。

    轻歌眼瞳陡然瞪大,深处,似是蔓延出了一条裂缝,裂缝的沟壑里装着淋漓的鲜血。

    失败了吗?

    轻歌不信。

    虚无之境。

    嘭——

    姬月把手里的酒坛砸在地上,断肠的酒水溢了一地。

    察觉到少女的危险,男子异瞳爆裂,浑身的血液逆流,心在轻颤,就连双腿都在发软,他自王座椅上翻到在地,踉踉跄跄,之后再慌张惊惶的爬起,星眸里,此刻全是害怕之意。

    他就知道!

    不该让她这么任性的!

    姬月想要冲出虚无之境,将那让少女面临绝望的杀戮血狼一口吞了。

    虚无之境外,面具女子摇了摇头,“没意思,走吧,去拍卖场,等等……”

    女子蓦地转头,朝血笼看去,却见人群之中,盘腿坐在牢笼前的少女睚眦欲裂,第二十五条筋脉里的煞气直冲而上,到了天灵盖,再幻化为精神力,以惊人之势,雷电万钧,冲了出去,对抗杀戮血狼的精神之力,霎时,扭转乾坤,局面翻转。

    生死一线,是煞气救了她。

    将要冲破虚无之境的姬月,再次回到了黑暗的深处,在气息森然的沼泽地里徘徊长眠。

    轻歌泯然,墨色深邃的瞳孔深处,似有血魔花开得妖冶,她蓦地伸出双手,将几缕煞气牵引至指尖,当她双手碰触牢笼时,牢固的笼子,刹那间化为齑粉,里边的能量,被血魔花的煞气吞噬得连渣都不剩。

    她蓦地起身,把遍体是血的狼提了起来,放至眼前,冷声问:“要么死,要么跟我走,选一个。”

    杀戮血狼在她手里奋力挣扎,愤怒嘶吼。

    轻歌面无表情,“我知道你听得懂。”

    杀戮血狼双瞳赤红,而今它与轻歌对视,身上的血还在不停的往地上掉,彻底被少女身上的凶狠之气所折服。

    天地间,一道银色之光笼罩着轻歌与杀戮血狼。

    光火里,古老的符文暗沉流动,似有太古的智者,将自己的所思所想描绘出来,覆于流光之中,浮生六记,谁晓囊内乾坤。

    庄严的气息,让方圆百里的人全都肃然起敬,那道从天而降的银色光柱,似要擎天。

    杀戮血狼身上的伤口,在银色光华的抚摸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着,如火的鬃毛柔顺无比,又好似随时会倒竖起来,化为万千刀刃,屠杀江河。

    血狼悬浮于银光之中,猩红双瞳睥睨苍生。

    一道声音,似是来自另一个时代,在轻歌心里赫然响起,“吾之契约,心之所向,饕餮无所,魂灵参差,死生同在,不离不弃。”

    轻歌微微张开嘴,一抹精血窜出,落在血狼双瞳中心,逐渐湮没。

    当魂之契约完成时,血狼身体膨胀,硕大无比,而后落在地上,嘴边的两道獠牙,像是利刃般泛着森然寒光,眼睛里散发出的凶戾之气,仿佛能凝为实质,杀破!

    它匍匐在轻歌面前,行了野兽界最高的礼数。

    杀戮血狼,向往强大的主人,而它,等到了。

    轻歌嘴角勾起一抹笑,她曲身坐在血狼背上,血狼直起身体,驮着黑衣白发的少女往前走去。

    契约过后,它与轻歌时间便有了一抹神识,一人一兽,无需言语,只靠这抹神识就能沟通。

    一人一狼,踱步往前走去,周遭的人,仿佛都被狼的煞气惊到了,为其让出一条道来。

    “把杀戮血狼交出来!”男人浑厚的声音响起。

    轻歌座下的血狼止住脚步,轻歌双手撑在狼背上,回头看着怒喝出声的男人,男人手里握着鞭子,面目狰狞的看着她,两人之间仿佛有血海深仇,而她,好似做了什么天理难容大逆不道的事情。

    轻歌嫣然一笑,道:“大家伙儿都看着呢,阁下之前可说了,以十万灵气丹换取驯服杀戮血狼的资格,输了无非就是十万灵气丹的事,赢了可就能把血狼带走,而今我驯服了杀戮血狼,阁下这般出言,又是几个意思?”

    男人沉着脸,往前走了几步,双目凶狠,鞭子甩出,发出爆响。

    “废话少说,十万灵气丹我还给你,杀戮血狼留下,否则后果,你承担不起。”男人道。

    轻歌眸光闪烁,突地放肆笑起,眼神转冷,似有冰雪骤降,浅层上,氤氲着凉薄之色。

    “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阁下这般不要脸的呢,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轻歌冷笑,道:“阁下言而无信,待我驯服杀戮血狼后,又要将血狼讨回,该不会故意设套,让我们砸钱吧?”

    此言一出,公愤起。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