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1章 把刑法库掀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细细咀嚼了一番轻歌的话,夜青天双手一拍,大笑道:“说的好,什么狗屁王妃,我们轻歌不稀罕,谁要当谁去。”

    当初轻歌与北月冥订下亲事时,他就不同意,皇室子弟与生俱来的优越感,怎会甘心娶一个丑女?而以不甘心为前提的婚姻,只会互相折磨罢了。

    轻歌笑望着一惊一乍的夜青天。

    这就是她的爷爷,她的靠山。

    一道黑色身影自窗户暴掠进屋,单膝跪在夜青天脚边,男人声音沙哑难听,却威仪赫赫,不怒而威,“家主,楚阳在主堂,准备彻查三小姐的案件。”

    闻言,轻歌罩上外袍,准备和夜青天一起去主堂,夜青天皱眉,不悦道:“小歌儿,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有爷爷在,没人敢打扰你休息。”

    轻歌勾唇,嘴角绽入一抹浅笑,云淡自然,“爷爷,你此次闭关实力强大,举国上下能与你媲美的人几乎没有,只是功高震主,你已功高,若是不收敛点性子,是怕某些人会觉得爷爷威胁到他的皇位。”

    夜青天惊诧,这小小年纪的丫头怎能看的这么深?他呆愣的望着轻歌,轻歌却是耸了耸肩,朝门外走去,走至门楣处,见夜青天还站在原地发呆,招了招手,道:“爷爷,快点。”

    夜家主堂,清风自窗棂刮过,窗外桃花灼灼怒放,芬芳怡人沁心脾,屏风上浓墨般的山水画,仿佛是历史洪流中厚重的一笔,流转的一幕。

    楚阳坐在椅上,品尝着林尘沏的茶,茶香自杯口袅袅升起,肆意蔓延,这一屋,都弥漫着若有若无的香味。

    或是茶叶香,或是桃花怒。

    夜羽在一旁坐着,目光时不时的朝门口看去,顾盼生辉。

    脚步声起,爷孙俩一前一后步入主堂,楚阳见此,放下茶杯起身,笑道:“夜兄,你可算来了。”目光看向夜青天身后的轻歌,“轻歌恢复的不错,脸色红润的很。”

    “我家轻歌大病初愈,想问什么你最好赶快,不然轻歌哪里不舒服了,信不信我把你的刑法库给掀了。”夜青天在一旁坐下,双手环臂,道。

    楚阳哈哈大笑,“夜兄这脾气,还是和以前一样。”

    说着,他转头看向轻歌,问道:“轻歌,你跟楚爷爷说,夜清清、张月柔,究竟为何而死。”

    轻歌脊背挺直,脸色如霜,“张月柔之女曾为我说过话,夜清清心怀怨恨毁了菁菁的容貌还在她身上捅了六七个血窟窿,张月柔愤怒不已想与夜清清搏命却死在夜清清手中,我敢去时,正瞧见这一幕,心中便有了杀意。”

    “若事情当真如此,夜家主便是冤枉你了。”楚阳捋了捋胡子,若有所思。

    夜羽忽然阴阳怪气的来了一句:“张姨娘和夜清清都死了,怎么说都是你对,反正已经死无对证。”

    夜青天皱眉,目光冰冷的自夜羽身上扫过,灵气骤然释放,夜羽脸色一变,立即噤声。

    玄关陡然被人一脚踹开,身着黑衣脸上罩着一块黑布的男子一手抱着惊慌失措脸色煞白的夜菁菁,一手提着一具七窍流血而死的尸体走进主堂内,他将手中的尸体随意的丢在地上,把夜菁菁给轻歌抱,单膝跪在夜青天面前,道:“主子,奴才赶去的时候,恰巧看见此人想杀害小姐。”

    轻歌安抚夜菁菁,纤细的手掌轻拍夜菁菁后背。

    适才,姬月刚进了她体内,便急忙跟她说夜菁菁有危险,姬月在夜菁菁身边的这两天,就有人想暗杀夜菁菁,若不是姬月在的话,夜菁菁恐怕早就魂归故里。

    得知此事后,轻歌立即让夜青天将贴身侍卫影子派去把夜菁菁抱回,好在去得准时,救了夜菁菁一命。

    轻歌心疼的看着夜菁菁,夜菁菁双眼无泪,有些呆滞,脸庞格外苍白,没有一丝血色,活像个瓷娃娃,一碰就碎。

    轻歌揉了揉夜菁菁脑袋,斜睨一侧的夜羽,夜羽触电般立即收回视线,眼珠子转向别处。

    轻歌眼角上扬,狭长的凤眸之中杀意弥漫。

    “菁菁,你告诉姐姐,是谁杀了你娘亲的,你身上的伤是谁造成的?”夜羽走上前,试图伸出手握住夜菁菁的手,却是被轻歌一巴掌将手拍掉,夜羽愤怒的瞪向轻歌,整个人却像是石化了一般愣在原地,深陷进轻歌的双眼之中。

    那样一双漆黑的瞳孔,泼墨般,浓郁不散,古井无波,如死水森然,只一眼,便让夜羽心脏疯狂颤动,惊惶不已,害怕从骨子里渗透出来。

    “夜羽,你再多说一个字,我要了你命。”轻歌冷声道。

    夜菁菁暂时还不知道张月柔死了的消息,这两天她昏迷不醒,只有姬月陪在夜菁菁身边,夜菁菁遍体鳞伤又孤独一人,会坚强到现在,只因为她在等张月柔回家或是她去看她罢了。

    如今夜羽一句话,就让夜菁菁瞪大双眼,浑身颤抖,魂魄与身体似要分离。

    “娘亲死了?”夜菁菁粉嫩的手抓着轻歌的衣领。

    轻歌沉默不语,她捏了捏夜菁菁的脸,道:“没有,你娘亲她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

    “真的吗?”夜菁菁情绪逐渐恢复,问道。

    轻歌点了点头。

    夜羽在一旁,眼神如鹰隼般阴晦犀利。

    当着楚阳和大长老的面,夜轻歌这个废物竟敢让她下不来台!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浓浓杀意在体内不断绞杀,恨不得破体而出,将夜轻歌杀个死无全尸。

    杂多有序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一排穿着统一服饰的带刀侍卫走进主堂,其中站在首位身着黑衫袖上绣着黑云脸上罩着一面黑色鬼脸面具的男子正是当日刑法库前的男子,此人名为夏宇,刑法库侍卫之首,楚阳的养子。

    夏宇走至主堂中央,恭恭敬敬的朝夜青天几人抱拳行礼,而后朗声开口,声线清冽干净富有穿透力,“楚大人,夜清清和张月柔的尸体我们都已经检查过了,张月柔身上的伤全是由泠寒剑照成,剑式是夜清清所学的泠寒技,招招狠毒致命,不曾留情,而夜清清的伤口难以判断,况且,夜三小姐并非修炼者,怎能杀死先天三重的夜清清?”

    那日刑法库前他一时心急,才会想将夜轻歌绳之以法,如今细细想来,似乎又是另外一回事。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