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91章 妖王气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咻——

    似有残影,电闪而过。

    罡风如妖,万丈青阳之下,一袭猩红衣裳的女子心脏陡然下沉,好似堕入了深渊之中,她蓦地转头看去,隔着一片迷雾,她看见火红的狐狸狰狞而来。

    女子漆黑的瞳孔里流动着阴晦魔障,暗黑虚无。

    她仿佛看见只有半条胳膊般大的狐狸身后倒映出的光影,她不知道那是怎样的凶兽,仿若来自远古,似龙非龙,似凤非凤,犹若九尾之狐,又像是麒麟神兽,总之,巨大的凶兽身影,将八荒之上的朝阳挡去,好似要吞了这天,沃了这日,绵延万万里的山河大地,莽莽恹恹,乾坤之内,何处不是它的身影?

    这是永生的主宰,那一片妖域的王。

    “咦?”

    不远处,戴着雕镂着曼陀罗纹路面具的秀丽女子,惊讶的看着姬月,“这灵兽,怎会有妖王的气息?”

    恐慌的感觉弥漫于青柳身体里的每一个地方,她瞪大眼,双手微攥,对面的凶兽光影,让她险些就要跪下来臣服膜拜。

    在真正的王者面前,谁不是蝼蚁?

    然,当青柳紧缩起瞳孔定睛看去时,眼里又只剩下一只狐狸。

    那是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暴戾之气的狐狸,比血牢之中的杀戮狼还要血腥,它扑到青柳身上,硬生生的将青柳脸上的一块肉给咬掉。

    他很狠,比轻歌还要狠。

    他也很温柔,也曾在她面前畅谈过诗与远方。

    对于姬月来说,他最后悔的,莫过于那场万众瞩目的婚礼,他追悔莫及,痛恨自己为何不在事情发生之前狠心阻止。

    轻歌身边站着的男人是谁不要紧,他至多心死罢了,可那日少女的悲戚绝望,让他此生难忘。

    他是个没用的男人,他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受天下人的笑话。

    故此,当青柳口无遮拦的提起那件事时,彻底激发了这只狐狸的杀心。

    哪怕覆了这天下,他也不要她难过。

    轻歌知道姬月心里的想法,可再想起梅卿尘时,她心思澄明,没有任何的波澜。

    只是,他不懂罢了。

    也不是不懂,只是姬月把她看得太重要,以至于小心翼翼,只要是关乎她的事情,他都会拿命去搏。

    “啊——”

    女子的尖叫声,犹若尖锐的利刃,划破了这片天地的寂静。

    青柳被姬月扑倒在地,鲜血在姬月毛发下蔓延开来,血的味道,刺激着众人的口鼻。

    少女眼色慧洁,她走上前,把匍匐在血里为她出气的小狐狸抱了起来,小狐狸身上全是血,双瞳中的血煞之息让她愣了一下,而后便将其抱在怀里,也不顾姬月身上的血染红墨衣,荒芜国度里盛开了暗系血莲。

    一些闺秀女子,见不得血腥场面。

    当轻歌把姬月抱起时,看见了倒在地上痉挛的青柳脸上模糊的血肉,一个个都被吓得脸色发白,汗水涔涔而落。

    轻歌面无惧色,她不怕自己和姬月有什么麻烦,就怕青柳受伤的事,会影响到李富贵。

    李富贵眸中一片讶然,他在富贵堂里,整日见鬃毛火红的小狐狸在轻歌面前晃悠,不停的献殷勤,卖萌打滚装可怜,这还是他头一次看见小狐狸这般喋血,像是刽子手里的砍刀,古战场的战神。

    青柳脸上被咬掉了一块肉,皮肉剥离的痛让她恨不得将眼球给瞪掉,她双手紧扣着地面,指甲翻折,渗透出殷红粘稠的血。

    镇长府里的人,一个个都傻眼了,万分惊恐。

    他们跟在青柳身边,见青柳在青石镇呼风唤雨,走过之处皆是受人敬佩崇拜,何时见过青柳受这般磨难。

    “你们再不把青柳姑娘带走,她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们可就不好受了。”李富贵轻瞥了眼这些傻愣着的人,微微摇头,恨铁不成钢。

    饭桶,都是一群饭桶。

    闻言,这些还骑在马上的府兵们,想到青柳出了事他们得承担的后果,一个个都慌慌张张的翻身下马,把因伤而不得动弹的青柳扶起,赶往镇长府疗伤。

    青柳被抬走时,她侧过脸,触目惊心的伤口流出无尽的血,大量的鲜血滴落在地上绽开了妖冶的花儿,那双杏眸,此刻泛起阴狠之色。

    她瞪着轻歌,如同看着杀父仇人,睚眦似锋锐的利刃,恨不得将轻歌给千刀万剐了。

    轻歌抱着浑身是血的小狐狸,轻叹,又是一个敌人。

    李富贵走上前,到了轻歌旁侧,轻声道:“青柳的事交给我就好。”

    “你不必帮我太多,我孤家寡人一个,也不怕什么,你还有富贵堂。”轻歌浅笑,慵懒的道。

    “孤家寡人?”李富贵轻笑出声,“要是她把矛头对准了北月夜家呢?”

    轻歌瞳孔骤然紧缩,似有狂风暴雨毫无征兆的来一场末日狂欢,适才还明媚若阳的女子,转瞬就如同恶魔般,喋血弑杀,残忍凉薄。

    北月夜家,她的心之所在!

    夜青天早已突破灵师,夜无痕运筹帷幄,墨云天萧苍两个老头子实力也不差,北凰也会照应夜家,按理来说,不怕一个先天十一重的青柳。

    可重点是,青柳是青石镇的镇长,青石镇繁花锦绣,以赌石为局操控无数赌徒,若她要对付北月夜家,胜负还真的很难说。

    轻歌只身一人远赴迦蓝,在外徘徊历练生死,无非就是想让家里人过得安心一些。

    若她走至巅峰强大如斯,谁敢动夜家的人?

    她的人?

    青柳对付她,她不怕。

    要是夜家的话——

    少女身上的戾气,愈发浓重。

    “你看你,还说自己是孤家寡人,北月夜家,不就是你的家嘛。”李富贵眉目温和,浅声道。

    轻歌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李富贵笑着无奈,抬起手,在轻歌额上轻弹了一下,似是想把轻歌敲醒来,“既然你在富贵堂,咱就是自己人,你放心去干你的事就好,其他的,都交给我。我叫啥名字?”

    话题转变的速度太快,让轻歌措手不及,李富贵再问了一遍之后,轻歌才道:“李……富贵。”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