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89章 放肆,把刀放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吴有钱仿似遭受了个晴天霹雳,浑身震悚,四肢软弱无力,火云刀自他手中滑落下来,跌在地上,发出“叮铃”的响声。

    这番奇景,惊了无数人的眼。

    不知名的少女,在远方的故土,创造出了又一个奇迹。

    大河滔滔,风云呜呜——

    吴有钱极力的想把眼睛睁大,骨髓深处,有隐隐的杀机伺机而动。

    只是,还不等他出手,站于血牢前的少女,便已暴掠而来。

    轻歌飞身掠起,半空之上的曼影,将青阳挡去,在云巅画出一个姽婳轮廓。

    少女手中的明王刀,自长空而下,劈砍在吴有钱的臂膀之上,手起刀落,血溅三尺,魂游奈何,一条臂膀划出一个弧度之后,落在了地上,粘稠的液体在臂膀之下凝为血泊,痉挛了几下后,便归于寂静。

    溅出的血,彪了轻歌一脸。

    轻歌抬起手,将脸上的血液擦去,笑靥如花的看着痛苦不堪的吴有钱。

    吴有钱跪在地上,断臂之痛,如同刺骨。

    鲜血从臂膀上的伤口不断流下,滴落在地上,悦耳之声,如同暗夜奏响的一首通往阴司的冥曲

    她是夜之使者,如若修罗,拿着断头砍刀,于血河里走过,断骇残尸,幽狱陪葬。

    众人,全都惊悚的望着这一幕,明明是大白天,可他们却觉得如堕冰窖,寒冷钻心,毛骨悚然!

    怎会有如此血腥杀戮的少女,白发染血,容貌清秀,偏生阴森的犹若地府里的厉鬼,所过之处,风声呜咽,群狼怒吼,洪荒天涯,是谁在跳一支惊鸿舞。

    轻歌手执染血明王刀,浑身上下释放着骇人的煞气,她将明王刀抬起,面色冷漠,杀机闪,狂风起。

    这一回,是她要杀了他!

    心之狠,手之辣,闻所未闻。

    吴有钱彻底惶恐,他的面子再也没有了,可他还想要命。

    只要把命留住,面子什么的,他可以再从尘埃里捡起来,若是连命都没有了,他就真的输得一败涂地,再无永生了。

    他单手抱住轻歌的腿,一张脸,也不知是因恐惧还是愤怒而扭曲抽搐,他跪在地上,仰起头,哀嚎着,“不要,不要杀我,只要不杀我,我什么都可以为你做。”

    轻歌残笑,百花颤,日月之色,抿着嫣然。

    “真的吗?”

    轻歌附身,莞尔浅笑。

    吴有钱像是在黑暗之中,抓到了最后一抹光,频频点头,“只要活着就好。”

    是的,只要活着就好——

    大丈夫报仇,十年不晚。

    只要他吴有钱还活着,就有东山再起血刃仇敌的那天,而他的仇敌,是轻歌。

    如同当日富贵堂的江海一样,轻歌深知这类人的想法,既然她动手了,拔出了刀,就没有收回的道理。

    她向来不是心慈手软之辈,反之,她心狠手辣,无情残酷,前世也好,今世也罢,对待仇人,她能做的,唯有杀而已。

    如若有钱适才没有施展出五行之火的第二境地火浪的话,她也不会对吴有钱下杀手。

    可——

    当敌人对她下杀手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不死不休,要么你死,要么我亡。

    轻歌就像是跗骨之蛆一样,一旦黏了上去,至死方休。

    轻歌凑在吴有钱的耳边,热气喷洒在男人皮肤粗糙的脸上。

    吴有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伤口上不断流出的鲜血把衣裳染红,他身体痉挛,颤抖不已,像是上瘾了似得,完全停不下来。

    男人双眼里有了一抹生机,还有一丝几不可见的杀意在淳淳流动。

    活着,才能杀人。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他还活着,忍辱负重,便能将今天的委屈,全部还给她。

    他日,他定要狠狠羞辱这猖獗邪魅的少女,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只是,少女的话,却让他万念俱灰,心如死水,寒气从膝盖蔓延而出,直冲天灵盖。

    “那么,你为我去死吧。”

    蛊惑人心的声音,犹似黑白无常,勾人魂魄。

    少女眼里,燃烧着浓烈的杀意,她执着明王刀,要将男人的脖子捅去。

    她情愿以狠辣之名在世,也不想留任何一个祸患在未来的某一天,杀她个惊慌。

    “放肆!给我把刀放下!”娇蛮的声音响起,众人转头看去,却见一行人,骑着烈马而来。

    马上的女子身着红衣,眉目英气,清秀富贵,时而有血气一闪而过。

    女子三千青丝,用火凤簪挽起,端庄雍容,仪态万千,亭亭玉立,姿态出众。

    “镇长怎么来了?”人群里,有人惊讶出声。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听说,这吴有钱,和镇长有一腿,当然,这都是传言,传言啦。”

    “乱说话,小心镇长割了你舌头,不过话说回来,我也听说有段时间,吴有钱时常往镇长府走,至于是去干嘛,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现在看来,说不定两人之间真有什么关系,只是可惜了,镇长生得天香国色,便宜了吴有钱。”

    “现如今,你们要担心的,应该是这狂妄的丫头吧,她断了吴有钱一只手,还想杀了吴有钱,你们觉得,镇长会放过她吗?”

    “这丫头的白发,和迦蓝院长之徒北月安国侯怎么那般相似。”

    “我可听说,夜轻歌被赶出了迦蓝,你们知道吗,她这个院长徒弟,竟然在洛丽塔测试的时候拿了最后一名,真是搞笑,也算是史无前例了。”

    “……”

    越往后说,越是不堪入耳。

    轻歌眸光漠然,冰丝转冷,拿着明王刀的手,白皙细腻,斑斑鲜血沾在上面,犹若冰天雪地里迎风怒放的红梅,又似奈何忘川,在荒芜黑暗里,徐徐而开的曼沙珠华。

    当青石镇镇长声音响起时,轻歌拿着明王刀的手,只是凝滞了一瞬,片刻后,在一众惊愕的注视之下,往吴有钱的脖颈,捅去!

    “你敢!”

    红衣女子跃下烈马,双目充血。

    她是青石镇的王,至少在这个镇上,谁也不敢忤逆她的话。

    轻歌不为所动——

    脸已撕破,事情也到了如今的地步,再无回头路可走。

    青石镇长又如何?

    夜轻歌这个名字,得罪的人,还会少吗?

    想杀她的人,光是排队,都可从北月排到南皇了。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