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0章 不稀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楚大人。”

    侍卫双眼放光,宛若看到了救星一般欢快的走至楚阳身边,单膝跪下,拱起双手,敬畏道:“大人,夜家主将三小姐擒来问罪,说是三小姐弑姐杀母,其罪当诛,只是夜家大长老……”侍卫小心翼翼的朝夜青天瞥去,夜青天怒瞪其一眼,侍卫跟见鬼一样立即收回视线。

    楚阳皱眉,目光自昏死过去的轻歌身上扫过。

    “夜兄,我知道你护孙心切,不过刑法库一向秉公办事,若是夜轻歌是被冤枉的,我们自然会还她一个公道。”楚阳道。

    言下之意,夜轻歌若不是被冤枉,他楚阳和刑法库也不会手软。

    夜青天冷哼一声,声似洪钟,“那你就让刑法库的兔崽子们来查查,不过今日老夫就把话撂在这了,谁敢动我家轻歌,老夫就跟谁没完!”

    音波兮兮,灵气疯狂窜动,离得近的一些人竟是被震的吐了口鲜血,众人都惊恐的望着夜青天。

    若说东皇国出了名的,那就是夜青天的脾气,当真是震彻五湖惊动四海,吓得人不要不要的~

    夜青天抱着轻歌准备离开,一转身,却是看见媚娘。

    夜青天不悦,皱眉。

    媚娘莞尔一笑,从袖中拿出一方锦盒,锦盒镶嵌着蓝宝石,四方勾勒着金丝,美而不丽,雅而不俗;她将金丝锦盒放在轻歌怀内,道:“夜长老,这是我斗兽场的中级灵兽兽丹,对三小姐应该会有些帮助,三小姐若是醒了,告诉她,斗兽场就是她的家,谁敢欺负她,也要看看我们斗兽场同不同意。”

    说至最后,声线陡然拔高,媚娘眸光冷扫四周,寒气逼人,视线所过之处,似乎冰冻三尺冬雪飞絮。

    中级灵兽兽丹——

    那可是无价之宝的存在,兽丹,即是兽宠的生命之源和灵气之根,常人服下,可强身健体劳逸永恒,修炼者服下,能巩固丹田冲击筋脉甚至还能借其力一举突破。

    众人本就在诧异媚娘如此袒护夜轻歌,尚未从那诧异中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惊的合不拢下巴,斗兽场竟然拿一枚兽丹送给夜轻歌,这也太刺激了!

    夜雪望着轻歌怀中的金丝锦盒,双手紧攥,恨意和妒忌之意蔓延全身,热血沸腾。

    都说媚娘清高过人,为何在一个废物身上花这么大的功夫!

    若是她得到了这枚兽丹,突破先天七重指日可待,在那个废物身上,当真是暴殄天物。

    “媚娘脑子不正常了。”北月冥垂眸,淡淡道。

    旁侧,夜羽也是虚眯起双眼,杏眸之中杀意时隐时现。

    “夜长老,萧家刘医师医术非常高明,晚辈待会就带他去夜家医治轻歌。”一句轻歌,就把距离缩短了,萧如风不卑不亢,谦和有礼。夜青天望着萧如风,赞赏的点了点头,“萧家有儿如风,很好。”

    言罢,夜青天抱着轻歌踏风而去,几起几落间消失在云端,雷霆轰隆隆的炸开,慢慢变远,直到消失。

    夜青天走后,秦岚立即上前扶住双腿被废的夜正熊,哭的梨花带雨泪眼婆说,“家主,你还好吗?”

    夜正熊抬起一双阴鸷的眼睛,眸底深处的杀意如远古野兽般,疯狂冷血不死不休,秦岚看见夜正熊的双眼,愣了愣,却见夜正熊咬牙切齿,愤恨的从嘴里吐出了三个字,“夜轻歌……”

    ——

    痛……

    无边无尽的痛充斥在轻歌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她皱起眉头,天灵盖中灌入一阵冷意,她猛地睁开双眼,望着游龙戏珠的天花板。

    她潜意识的转头望去,老人疲惫不堪的神态入了轻歌眼底,她望着如小孩般趴在床沿休憩的夜青天,心中忽然涌起一股安详的感觉。

    似是察觉到什么,夜青天醒来,看见轻歌,放心一笑,道:“不愧是我夜轻歌的孙女,恢复能力就是强。”

    轻歌看了看身上的伤口,全部愈合,皮肤比以往还要白嫩细腻些;夜青天将金丝锦盒递给轻歌,道:“小歌儿,这是斗兽场的兽丹,赶快服下。”

    “爷爷,我丹田好了,可以修炼了。”轻歌接过锦盒,指腹摩挲锦盒边沿。

    夜青天低眉,“我知道。”

    他站起来,揉了揉轻歌脑袋,道:“不论你丹田是好是坏,你都是爷爷的孙女,小歌儿放心,只要有爷爷在的一天,谁也别想欺负你。”

    他目光几不可见的自轻歌刻有紫红胎记的半边脸上掠过,心底里涌上复杂之色,他寻遍四星大陆的名医,没有一个能将这胎记剔除,他不嫌弃,可世人嫌弃,他不在乎世人言论,可他的宝贝孙女年纪尚小,怎能扛得住流言蜚语和世人的嘲讽?

    轻歌望着夜青天白花花的头发和脸上代表着岁月痕迹的皱纹,明明年事已高,该去享受天伦之乐,偏偏要费尽心力的保护她这个一无是处的孙女。

    以前的夜轻歌多么懦弱多么无为她管不着,但从今往后,这具身体由她主宰,这个爷爷,由她……保护!

    “这个北月冥,你伤的这么重,也不来看看你,爷爷怎么放心让你嫁给他。”似是想起什么,夜青天愤怒不已,道。

    轻歌虚眯起双眼,指尖微颤,道:“爷爷,我和小王爷已经解除婚约了。”

    话说回来,这一次若不是北月冥,她不至于被抓去刑法库,受这样的折磨;她知道北月冥不喜欢夜轻歌,但从未想过,北月冥要她死!

    “什么?”

    夜青天暴跳如雷,“北月冥那个臭小子跟你解除婚约了?谁做的主?皇上还是夜正熊?我这就去找他们。”

    轻歌拉住夜青天的手,道:“是我要退婚的。”

    夜青天脚步僵硬凝滞,他回过头,诧异的看着轻歌。

    轻歌低头,垂眸,目光冷淡平和的望着反射出日光的象牙地板,“轻歌要嫁,也要嫁个不在乎轻歌容貌身份的男子,至于北月冥,我不稀罕她。”她抬起眼,眸中熠熠生辉,似有山河常在,日月生辉,与轻歌对视的刹那,夜青天眼皮毫无征兆的一跳。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