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81章 凰归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小狐狸见轻歌看都不看自己一下,眼睛水汪汪的,万分委屈,只觉得自己被打入冷宫了。

    他瞪着面前的酒杯,愤怒不已,一爪子将轻歌手上的酒杯挥掉,酒杯自轻歌手中滑落,跌在了地上,滚了好几圈。

    轻歌讶然,看向小狐狸,却见赌气的小狐狸跃下了床,在床下裹起了包袱,而后背着有他身体般大小的包袱,往外走。

    走至门槛,小狐狸对着轻歌怒道:“我要离家出走,你不爱我了。”

    轻歌:“……”

    轻歌嘴角抽了抽,看着背影萧瑟的小狐狸,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津津有味的看着驯兽书。

    许久,半敞开的房门颤动了几下,轻歌眉头一挑,嘴角溢开温和的笑。

    她朝门口看去,却见一个火红的脑袋露了出来,一双异瞳眨了眨,水灵灵的眼睛委屈的看着她,“真过分,都不挽留下我。”

    “可是,是你自己说要走的呀。”

    轻歌憋住笑意,将驯兽书放下,手肘撑在膝盖上,手掌托着脸庞,笑意盈盈的望着煞是可爱的小狐狸,漆黑深邃的双瞳深处蔓延出粲然的笑。

    混沌荒芜里,只有身影如火邪魅狷狂的男子。

    门口的小狐狸拖着巨大的包袱往里走,哼哼了几声,瞪了轻歌几眼,走至床边时,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以后我要走,你一定要挽留我。”小狐狸站在轻歌面前,很认真的道:“只要你挽留,我就不会走。”

    轻歌错愕的看着神态肃然的小狐狸,许久,她大笑,一把把小狐狸搂进了怀里,狠狠的蹂躏着。

    她随遇而安,从来都不会去挽留谁,她怕挽留之后结果还一样,可挽留的话一旦说出口,她的面子里子就全部丢失了。

    可至今为止,她已经习惯了身边有这么一个人……

    哦不,是一只狐狸的存在。

    要是哪一天,他也要走,她一定会去挽留,面子里子都不比他重要。

    好在,兜兜转转之后,她的视线,终于落在了他的身上,情深缱绻,至死不渝。

    午后。

    轻歌和小狐狸躺在榻子上懒洋洋的晒着日光,房门突地被打开,李富贵看着这般舒适的一人一狐,眼角嘴角齐齐抽动了几下。

    “夜姑娘,可否随我参加一个婚礼?”李富贵问道。

    轻歌慵懒的抬了抬眼睛,“不行。”

    “为什么?”

    “最近吃太多,胖的不想动了。”

    李富贵:“……”

    “不去就断粮。”李富贵恶狠狠的道。

    轻歌抱着小狐狸蓦地坐起,李富贵这招,够狠。

    富贵堂的饭菜堪称人间美味,北月皇宫御膳房的饭菜,她也吃过,不及富贵堂的十分之一,李富贵这丫的把她的胃给养叼了,却说要断粮!

    不就去一个婚礼,去就去,哪里有她的粮食重要!

    小狐狸恶狠狠的点了几下脑袋,他最近可是迷上了富贵堂的饭,总是把肚子吃的圆鼓鼓的。

    “谁的婚礼?”轻歌躺榻子上,伸了个懒腰,曲线毕露。

    小狐狸望着轻歌的身材,眼冒绿光,发现门口还站着一个男人,立即炸毛了。

    小爪子把旁边琉璃桌上的毯子给扯了过来,盖在轻歌身上,虽然胸不大屁股不翘,可咱家的姑娘,不能被别人看了。

    李富贵翻了翻白眼,这小狐狸,还成精了。

    “我未婚妻的。”李富贵道。

    轻歌吓得险些从榻子上摔了下来,她没有听错吧?李富贵带她去参加他未婚妻的婚礼。

    再说了,他未婚妻成亲,新郎不应该是他吗?

    “我未婚妻是降龙院长之女,婚约是两人父母订下的,她一直都看不起我,直到前年才把婚约解除,她今日大婚,邀请了我。”李富贵道。

    “带我去,是什么意思?”轻歌不解。

    话说回来,这李富贵和她还有几分相似。

    当初夜轻歌和北月冥的婚约也是双方父母订下的,因夜轻歌是个废物,一直都被北月冥嫌弃。

    “我既然去了,就得风风光光的去。”李富贵道:“降龙学院的那帮人都在看我笑话。”

    轻歌垂眸,“你的意思是说,想让我以你未婚妻的身份前去降龙?”

    闻言,小狐狸不干了,暴走了。

    小狐狸愤怒的跳下榻子,用爪子把李富贵推出了门,而后愤怒的把门关上。

    去你娘的未婚妻——

    轻歌在榻子上大笑。

    不过之后,轻歌还是同意了,她在富贵堂白吃白住这么些日子,按照一顿四十万灵气丹来计算,早就把她吃的倾家荡产了。

    何况不就是装个未婚妻,她稍微乔装一下,降龙学院里,也没人会知道她是夜轻歌。

    小狐狸依旧生气,憋着嘴不想看轻歌,哪怕知道是装的也不想看。

    轻歌浅笑,揉了揉小狐狸的脑袋。

    下午,李富贵派人送来了一个药瓶,药瓶里装着墨色的丹药,丹药入口即化,轻歌吃了之后,披散在肩上的白发立即成了漆黑的颜色,浓过最深的夜色。

    梳妆台前,轻歌端坐在椅上,望着铜镜之中的绝艳如花的容貌,她鼓捣着桌上的胭脂、红蔻,而后随便往脸上涂,将眉宇之间的血魔花遮去。

    她正想将螺子黛拿起时候,动作却是陡然僵住,小狐狸跃上了妆台,快她一步拿起了螺子黛。

    小爪子小心翼翼捧着螺子黛,踮起爪子,为她描眉。

    轻歌怕他吃力,微微弯腰。

    小狐狸的动作很柔和,一双异瞳,虔诚认真,眼里心里,都只有眼前的少女。

    他是妖域的王,他是她一个人的狐狸。

    画完眉后,小狐狸将螺子黛嫌弃的丢掉,粉嫩的爪子上而今染了漆黑的颜色,“真是劣质,妖域凰归云画出的眉,那才叫好看。”

    轻歌将双眼睁开,看着镜中的自己,一双黛眉,细细长长的,如远山洪钟般,又如罥烟漂浮不定,虚无渺然,眼波流转间,自有万种的风情。

    小狐狸画得很细心,也很用心。

    “好了吗?马车已经备好了。”门外,响起了李富贵的声音。

    轻歌起身,一把将小狐狸抱起,“走。”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