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76章 先天九重,突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的双手,微微攥紧了一些。

    一向软化的灵气,而今如泰山般,压在她肩上,五脏六腑都受到了挤压。

    没有致命,只是想拖住她而已。

    虞姬想让她滞留在第二重!

    轻歌想要站起来,似乎察觉到她的敌意,如山般的灵气压迫又重了几分,直把她压得趴在了地上。

    冰冷的地板贴着她的脸,白发凌乱的披散,漆黑的衣裳如浓墨般难以化开。

    这些灵气压迫没有敌意,可若是轻歌想要起来,或是继续往第三重走去,灵气压迫便会起杀心!

    明月殿。

    千里镜前,石钟海眼睛瞪大,眼珠子似乎都要掉出来,“轻歌怎么在第二层凝滞不前?”

    他还在想,一直都在创造奇迹的少女,这次又会创造出怎样的奇迹。

    此时,恰巧看见一个身影在洛丽塔二重止步,他还嘲讽的笑有谁连第二层都过不去,哪知千里镜将画面拉近,看见少女的脸时,石钟海吓了一跳。

    怎么可能会是夜轻歌!

    榻子上,安溯游拿着小黄书的手僵住,“钟海。”浑厚的嗓音富有磁性。

    “恩?”

    石钟海不解的看向安溯游,他难得见安溯游这么正经,当然,如果把他手上的小黄书打个马赛克之类的,就更正经了。

    “洛丽塔测试最后一名是不是要被驱赶出迦蓝?”安溯游翻了一页小黄书,道。

    石钟海点头,“这是亘古不变的规矩,不会因任何人改变。”说话时,石钟海瞥了眼千里镜中突然趴在地上的轻歌,不由的疑惑了起来,第二重的灵气压迫,当真有这般厉害吗?

    安溯游眯起眼,目光浑浊。

    洛丽塔。

    第二重。

    轻歌全身的灵气被压得逆流,她双手撑在地上,拱起身子,不顾刀撕血肉的痛,硬着头皮站起来。

    当站起来的那一刻,她发现,逆流的灵气,突地回归了丹火,而先天九重的筋脉瓶颈,有些松动。

    可以突破!

    逆流——

    原来这就是英武侯所说的逆流!

    并非是灵气逆流,而是外界压迫,使得体内气息逆流,紊而不乱,乘风破浪。

    轻歌淡淡的看了眼第三重的石门,与其拼了老命去第三重,倒不如坐下来好生修炼,伺机突破。

    至于最后一名会被驱逐去迦蓝——

    轻歌冷笑,难道这天下,她夜轻歌就只有迦蓝一个容身之所?

    何况,她若是想进来,等下次洛丽塔测试的时候取得名次就能进来,眼前有大好的机会突破,她自然要趁热打铁。

    少女盘腿走下,运气走息。

    她想将第二十五条筋脉里的煞气释放出去,再来突破先天九重,若把煞气留在体内再突破灵气的话,很容易走火入魔。

    须知,这多出的赤红筋脉,是血魔花衍生出来的,血魔花极其危险,若她不全神贯注的话,只怕稍微软弱点,神智就会被血魔花吞噬。

    血魔花,只认比它还凶戾之人为主。

    明月殿,千里镜。

    “姓安的,快过来,快来看你徒弟。”石钟海一惊一乍。

    安溯游皱了皱眉,不耐烦的翻了一页小黄书,“没看到老夫在干大事?”

    “你徒弟要突破先天九重了,再不过来我就把千里镜搬走不给你看了啊。”石钟海翻了翻白眼。

    安溯游惊得险些跌落在地上,刹那间,小黄书被无情的抛在地上,适才还在榻子上的老人一瞬之间便到了千里镜前。

    看着千里镜里盘腿而坐虔诚修炼的少女,安溯游大笑,“不愧是老夫的徒儿。”

    “咦……”石钟海定睛看了看千里镜,“你徒弟怎么要出去?她不继续往洛丽塔更高层次走了?”

    闻言,安溯游目光古怪。

    *

    呯!

    轻歌一鼓作气,突破至先天九重,发觉双耳越发灵敏了,似是能听到洛丽塔外青草拂动之声,万物生机勃勃,大自然生长的气息,沁人心脾。

    她把牵引在外的煞气收了回来,发现煞气能吞噬灵气压迫!

    只是这灵气压迫是针对她的,她依旧无法走进第三层。

    轻歌冷笑,往第一层走去,既然决心不走,干脆就回去。

    洛丽塔第一重大殿的无虞看见轻歌,讶异,“这么快?达到第几层了?”

    “第二层。”轻歌面不改色。

    无虞:“……”

    第二层就第二层,还摆出一副老子已经达到洛丽塔十三重的骄傲脸色出来,不过……

    “第二层?”无虞不镇定了,“连第三层都没上?”

    “没有。”轻歌淡淡的道。

    “是你不想上,还是上不去?”无虞皱眉,“别闹,我给你再开启一次塔门,至少要上第三层,不然你会是这次测试的最后一名。”

    轻歌诧然,塔门只能开一次,再开的话,就不是洛丽塔自动开的,而是要耗费无虞的灵气和精力。

    “我上不去。”轻歌如实回答。

    “夜轻歌。”无虞有些怒意。

    轻歌冷静的重复:“我上不去。”

    靠她的力量,攻破不了虞姬留下的灵气压迫,她也不想让姬月动手,姬月才刚苏醒,力量没得到巩固,她也不想这小狐狸再有什么伤害。

    她已在棋局之中,天罗地网,她不想小狐狸也陷入深渊。

    无虞见轻歌这般倔强,颇为无奈。

    “罢了罢了。”

    无虞摇头,“洛丽塔测试之后的事情,是若离主持的,他向来秉公,不会徇私也不会手软。”

    轻歌眸光闪烁,她既然已经做好了要走的打算,就不需要谁来徇私手软。

    她随性的在椅子上坐下,斜眼轻瞥无虞,无虞与一般的老人不同,眼里装的,是成熟,不是沧桑。

    若非白发白须,说他是三十来岁的人,相信也不会有人怀疑。

    偏生,老人已经一百有三了。

    孽——

    “你对西双动过心吗?”轻歌突地唐突问道。

    无虞眼角抽了一下,他低头朝少女看去,轻歌很认真的看着他。

    无虞自嘲的笑了,“动与不动,有区别吗?”

    “有。”

    “何种区别?”

    轻歌站起来,朗声道:“若你动心了,哪怕不能在一起,她也觉得过去的一切都值了,若你没有,她依旧会挣扎在黑暗之中,自残自杀,不死不休,而这,就是区别。”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