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74章 新人,虞姬!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虚无之境。

    小狐狸盘起一双爪子坐在地上,鼓捣着和他一样大的酒坛子,嘀嘀咕咕的,“断肠酒?哼哼——墨邪那小王八蛋,别想用酒来勾引小歌儿的心。”

    小脑袋钻进去痛喝了一口,毛发之下的双脸彻底红了起来,站都站不稳了,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

    姬月啥都好,就是酒量太差,和轻歌的千杯不醉,差远了。

    不过这样正好,有个词叫什么来着……互补!

    对对对,就是互补。

    然,当半醉半醒的小狐狸费力的推着酒坛子往前的移的时候,听见了林禅林崇等人不堪入耳的话,异瞳之中闪过诡谲的色彩……

    一道火红的残影自轻歌眉心掠了出去,速度快到极致,唯有阴风阵阵,不见其身。

    “啊!”

    林崇大叫一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我的耳朵!”

    林崇的左耳,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活生生咬掉了,大量的鲜血从伤口中喷流了出来。

    林崇痛得咆哮,倒在地上,捂着耳朵滚来滚去,饶是他铮铮铁汉,也受不了这样的酷刑。

    嗜杀残暴的小狐狸自林禅的面前掠过,爪子一挥而下,林禅的脸上立即出现了五道爪印,印子里的骨头深可见血,隐约能看到森然的白骨。

    小狐狸“呸”了声,电闪雷鸣之间,迅速掠回了虚无之境,拿着墨邪酿的断肠酒漱口。

    “这血,真他娘的恶心!”小狐狸不停地漱口,嫌弃的瞥了眼虚无之境外痛苦不堪的几人。

    要不是怕引火上身,做得太过分这火会引到轻歌身上,它早就毫不留情一爪子把这几人给拍死。

    连他的人的主意都敢打,这不是自己找死么?

    突如其来的伤,让林崇林禅几人无法参与洛丽塔测试,君若离来时,让人把他们送回了凤尾湖疗伤。

    因洛丽塔测试在即,倒也没有追究林崇等人身上伤的来源。

    轻歌朝洛丽塔走去,听见身后的动静,无奈浅笑,她家的狐狸,真是越来越残暴了。

    以后会不会有家暴?

    恩——

    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

    虚无之境里的小狐狸,双手撑在酒坛上,脑袋钻进了坛子里,大口喝酒,试图把那恶心的味道洗去。

    喝足之后,想要出来,身子却是卡在坛子口,只看见小狐狸的两只小爪子和下半身,在扭来扭去的。

    小狐狸委屈。

    断肠酒,真够断肠的,把他肠子都要卡断了。

    墨邪若是听到这话,只怕会暴走,断肠酒给这种狐狸喝,简直是暴殄天物。

    *

    洛丽塔第一重大殿,聚集满了人。

    此次主持洛丽塔测试的长老是迦蓝大长老,无虞。

    无虞身着青灰锦袍,袍摆绣着君子兰,衣袖纹着银线,当他从门口走进,自大殿中央穿过的那一刻,轻歌察觉到碧西双的身体颤动了一下,布满刀痕的脸僵硬无比。

    无虞与碧西双擦肩而过的刹那,没有滞留,走时带风,超然脱俗的他,似是不会为任何人停下往前走的脚步。

    碧西双的双瞳有些空洞。

    不伦的不是师徒关系,而是他比她大那么多。

    世人,不会接受这种感情,再真挚,在他们眼里也是脏污不堪的。

    “轻歌——”

    “恩。”

    “你说我死了,他会怎样?”碧西双茫然的问道。

    轻歌皱眉,蓦地朝碧西双看去,目光里充斥着杀气,“你如若要死的话,把生死转轮丹吐出来,别浪费。”

    碧西双惊诧的看着肃然认真的少女,她很认真的说。

    碧西双低头,苦涩一笑,“好,为了生死转轮丹,也不能死。”

    轻歌眉目柔和了些,满是心疼。

    “测试之前,老夫要给你们介绍一个人,迦蓝此次新招的学生,叫做虞姬。”无虞站在大殿前,如斯道。

    当他将话说完时。洛丽塔第一重大殿的门外,响起了脚步声,嗒嗒——

    殿内的众人,皆是回头看去。

    却见青阳日光之下,女子身材颀长,冰清玉洁,冷情冷心,眉目如画,明眸皓齿,眉间一点梨花状,绯红如血,妖冶绝艳,回眸一笑百媚生,这般无双容貌,又怎是一个倾国倾城能形容的了?

    女子身着血色霓裳,似有富贵牡丹迎风绽放,她走来时,踏碎一殿的流光,茫茫山河在她脚下延绵,莽莽大地在她眸中倒映。

    好个雍容绝色的女子!

    轻歌回头看去,漆黑深邃的瞳孔骤然紧缩起来,艳丽的女子在她眸中,步步生莲。

    虞贵妃!

    虞后!

    北月帝国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的皇后!

    她走来时,万众的视线都汇于她身上,她脸色不变,目光冷厉,唇若含丹眉如远山。

    修长双腿迈动时,女子将丹田内的灵气释放出来,强大的灵气碾压所有人。

    先天十一重!

    轻纱流离站于霓霄身旁,看见虞姬,眉头紧蹙起来,她不想迦蓝再来第二个夜轻歌。

    轻纱流离眼眸跳动了一下,匪夷所思——

    却见虞姬突地在轻歌面前停了下来,精致的脸上绽入一抹绝色的笑,“轻歌,好久不见。”

    轻歌眸光冷寒,至始至终,她都看不透虞姬。

    虞姬看似为她好,却又让她倍感危险。

    虞姬背后的斗兽场,更是让她心慌。

    像是一团迷雾,笼罩在眼前,无论如何挥,都挥不掉,她只能在这迷雾里匍匐爬行,生怕落入人间炼狱不得好死。

    她不怕死,可她想活。

    “好久不见。”

    轻歌不动声色,面无表情,就连声线,也是冷淡至极。

    虞姬勾唇一笑,继而朝无虞走去。

    “轻歌,你认识这个虞姬?”欧阳澈在旁,轻声问道。

    轻歌眼皮猛地一跳,她转头朝欧阳澈看去,“你不认识?”

    “我不认识……”欧阳澈一脸呆滞,他应该认识吗?

    轻歌指尖发凉,其他人不认识情有可原,可欧阳澈是北月帝国欧阳家的公子,自然知道虞后。

    可如今,他却说,他不认识。

    轻歌看着女子窈窕端庄的背影,心里满是疑惑。

    虞姬,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还是应该说,斗兽场想做什么?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