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71章 生不逢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彼时,南冥和迦蓝的关系那么紧张。

    无虞自然不同意。

    他说,她走可以,除非断绝师徒关系,也要与迦蓝决裂。

    她那么果断,毫不犹豫,亲自动手,断了一根肋骨,说是报他养育之恩。

    碧西双去了南冥,却只是一个小妾,她在南冥十面埋伏,到处都是杀机,走错一步都是万劫不复。

    南冥之子把她丢去了青楼!

    她囚于风尘,一怒之下,废掉了一个来青楼流连的男人。

    男人在南冥极有权势,愤怒之余,让人毁了碧西双的脸,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她四肢禁锢,衣裳脱去,拿着锋锐的刀,一刀一刀的刮着。

    少女脸上血流不止,没有人在乎她的伤势和生死,风尘中的男人们,只在乎她的身材……

    那晚,像是地狱一样。

    每每想起来,碧西双恨不得就此死去,沉沦,堕落。

    她成了一具傀儡,是无虞把她接回迦蓝的,把她安置在凤凰山,别人问时,只说,是个疯子而已。

    轻纱流离与她自小长大,哪怕她容貌被毁,轻纱流离也能一眼认出疯子就是当初的那个天才碧西双。

    再后来,学院里流传着疯子即是碧西双的事情。

    而听完碧西双故事的轻歌,正端起一杯装有滚烫茶水的瓷杯。

    少女颇为用力,瓷杯在其掌下化为齑粉,滚烫的水,将她的手烧红了一大片,她却是没有感知般,双目里蕴着杀气。

    她一直都知道疯子背后,有着不为人知的悲惨遭遇。

    哪怕她没有亲眼目睹过,即便是这样听,都觉得难以忍受,更别说自那些苦难中坚强走来的碧西双了。

    安溯游看着少女被茶水烫伤的手,无奈的摇了摇头,太息惆怅。

    “无虞是个好人,怪只怪西双她生不逢时,爱而不得。”

    生不逢时?

    呵——

    轻歌冷嘲,“碧西双当初既然遏制了自己的感情,迦蓝内的人怎会知道她爱慕无虞?若无虞是个好人,当时就应该将散布谣言之人抓出来。碧西双会偷灵宝,必是有原因,可他不问缘由,就直接定罪,会不会太残忍了些?她被南冥之子骗去南冥,成了小妾,那时的她无依无靠,再天才在南冥也只是只蝼蚁,若无虞是个好人,这个时候就应该把她带走。”至少不会让她堕入风尘。

    若非那两百棍让她万念俱灰,她又怎会跟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男人走?

    好人?

    放她娘的狗屁。

    轻歌不知道无虞是不是什么好人,她只知道,无虞还是声望很高的迦蓝长老,当年的天才,却因情字,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人不人,鬼不鬼。

    他目睹她长大的全过程,又亲眼看见她凋零摧毁,心里,难道就没有一点儿痛楚?

    轻歌双手紧攥着,既然他不护她,那她来护!

    把话说完后,轻歌转身往明月殿外走。

    安溯游木讷的看着少女的背影。

    山水屏风后,一身青灰袍子的老人走了出来,他在榻子上坐下。

    “无虞……”安溯游欲言又止。

    “她说的对。”无虞苦声道:“是我把双儿害了。”

    *

    轻歌出了明月殿,南河桥上,身材高挑娇媚风情的女子举步走来。

    两人擦肩而过时,女子脚步顿住,声线细腻,“洛丽塔测试时,外出历练的人应该会回来些,你要小心点。”

    轻歌停下,背对着霓霄,蓦地回头朝她看去。

    “我不是关心你,我只是想知道,你究竟有什么资格,能入院长的眼。”霓霄淡淡的道:“洛丽塔测试别让我失望,不然,我会杀了你的。”

    言罢,她继而朝明月殿走去。

    骄傲如她,此生只想要安溯游一个师父,可这么多年,安溯游都以不收徒为理由敷衍了事。

    当她想顺其自然随缘时,安溯游却是带了个女人来迦蓝,说是他的徒儿。

    她不恨,也不嫉妒,可至少,要让她心服口服!

    *

    无忧山。

    石屋内,疯子盘腿坐在窗前的冰冷地面上修炼,窗外风声如魔,深海连天。

    轻歌进了屋子后,就一直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专心修炼的疯子。

    哦不……

    是碧西双。

    灵气皆被纳入体内,女人蓦地睁开双眼,漆黑似墨,古井无波,平静得似波澜不起的湖面。

    “他跟你说了我的事?”碧西双道。

    虽是问句,她却问的异常肯定。

    轻歌点头,如实回答。

    屋子里一阵沉默——

    “当初,轻纱流离跟我说,她中了族中人施的毒,需要迦蓝的灵宝血鸦才能抑制……”碧西双自嘲的道。

    后来的事情,轻歌知道,轻纱流离以犀利言语逼迫三位长老,当着众人的面开放千里镜,召唤出灵宝被偷时的景象。

    “后来我才知道,很早以前,她便在迦蓝散布我爱慕无虞长老的事情,等我一身疲惫成了个疯子被无虞长老带来迦蓝后,也是她放出消息,说我就是以前的碧西双,说我在南冥被很多人睡过。”碧西双说得很平静,双眸冷漠,好似在讲诉别人的事情,她只是个置身度外的旁观者。

    轻歌无言,她走上去,盘腿坐下,与碧西双面对面。

    她将虚无之境里墨邪酿的断肠酒拿出来,来迦蓝之前,墨邪把他所有的断肠酒都给了轻歌。

    “来,喝了,四星独一无二的断肠酒。”轻歌把一坛酒递给碧西双后的,将自己手中酒坛上的封口打开,一口痛饮下去,浓烈的很,还真是断肠。

    碧西双大喝了口,咽喉滚动,她侧着脑袋,笑道:“断肠酒,这酒,恐怕也就只能用断肠来命名了。”

    “的确。”轻歌浅笑。

    两人痛痛快快的喝着酒,聊着前尘往事,多少恩怨,尽付风雨里。

    “新人在学院里待足一个月后,若有人挑战,就必须接受。”疯子咽下一口酒,道:“各大长老的弟子情况更是特殊,若是在被挑战之后输了,挑战者可以取代他们的位置。”

    轻歌眸光冷凝——

    碧西双的意思是说,等她待足一个月,别人战胜了她,便能取代她院长徒弟的身份。

    是不是院长徒弟她不在乎,只是别人要来抢,她总不能拱手相让吧?

    “你要小心霓霄,她是个好人,她也很危险。”疯子道。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