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70章 讲个故事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玩笑过后,老人神态严肃起来,仔细的端详着轻歌掌心的纹路。

    老人伸出手,指甲沿着一条极短的纹路画开,“看手相,这条线至关重要。”

    轻歌另一只手抱着姬月,小狐狸乖乖的蜷缩在轻歌怀里。

    “说说看,你的想法。”老人问道。

    轻歌视线自掌心扫过,淡淡的道:“很短。”

    “对,太短了。”老人一扬拂尘,“小姑娘可知这是什么线?”

    轻歌抬眸,静静的望着老者。

    老人莞尔,面目温和,“这是生命线。”

    轻歌脸色白了几分——

    她的生命线这么短?

    难道真如云月霞所说,她有两颗命格星,结局必然和远古凤栖一样,凄惨死去?

    可,她的命,为何要交给苍天眷顾?

    姬月慵懒的虚眯起邪佞异瞳,眸色诡谲,目光如寒,他要她活,谁敢让她死?

    “看似死局是必然的,可你再仔细看看这条线的尾端。”

    轻歌应着老人的话,朝生命线的尾端开去,线的尾端,开了叉,有两条细淡的线。

    轻歌眸光微亮,抬头,“绝处逢生?”

    老人和蔼的笑着,点了点头,“是,也不是。”

    “那是?”

    “尾端有两条分叉,说明还有两条路可走,只是死局绝境中的一线希望罢了,一生一死,至于能不能走对生的线路,就得看苍天和你了。”老人耐心的跟轻歌解释着。

    轻歌眉头紧蹙,低眉,暗自思索。

    “绝境生死——”声音蓦地止住。

    凤眸抬起,往老人看去,可面前哪里有什么仙风道骨德高望重的智者老人,唯有淡淡山风和河畔边上湍急的水流声。

    山脉里,轻歌和小狐狸互相沉默。

    寂然的老人掀起了沉重的话题,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谁,除了陪伴,所有的语言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万里无云的天,叠嶂层层的山。

    疯子在无忧山前寻了条捷径一路赶来,目光自慵懒邪魅的小狐狸上扫过后,落在轻歌身上,“院长找你,去一趟明月殿吧。”

    轻歌点头——

    明月殿。

    空旷的殿宇唯有老头子一人。

    安溯游悠闲自在的躺在榻子上,晃着二郎腿,津津有味的看着小黄书,嘴里还念念有词,“无虞那老狐狸什么眼神,这男人哪里英俊了,还不及老夫一半的美丽。”

    殿门被打开,少女踱步走了进来。

    安溯游被吓得险些摔在了地上,看见轻歌,小老头立即把小黄书塞进榻子底部,而后装模作样的站起身来,双手负于身后,咳嗽了几声,踱步走起。

    “小徒儿,来了?”安溯游不怀好意的笑眯眯道。

    轻歌点头。

    “听说你在青石镇赢了个千年幽灵玉,可否给老夫看看?”安溯游道。

    轻歌垂眸,而今的千年幽灵玉的属性已经被她提炼出来了,安溯游四剑灵师,若是给他看了千年幽灵玉,一眼便能得知三种属性并存。

    灵玉出世,必定会掀起惊涛骇浪。

    那般异象,惊天动地,只怕消息泄露出去,会有人想办法除了她。

    倒也不是她不相信安溯游,只是事情至关重要,少个人知道,便少分危险。

    “不能。”轻歌淡淡的道。

    “为什么?”安溯游眸光里流露出复杂的神色,谁也不知道这平日里总是没个正经的老头在想些什么。

    “怕你亵渎了它。”胡诌之言随手拈来。

    安溯游:“……”

    “真是徒大不由师了。”安溯游痛心疾首,无奈摇头。

    轻歌看着绘声绘色的安溯游,嘴角微抽。

    在现代,这老头绝对是影帝级别的大咖。

    “院长可还有事?”轻歌问道。

    师父这两个字,她还是叫不出口。

    “坐吧,既然你来了,跟你讲个故事也好。”

    安溯游重新坐回了榻子上,习惯性的朝榻子底部伸出手去掏小黄书,不过转而想到轻歌还在这里,动作便僵在了半空,老头朝轻歌讪讪的笑了笑。

    轻歌在一旁的椅上坐下,端起茶杯浅尝,聆听着。

    “无虞曾有个徒弟,倾国倾城绝色天香,叫做碧西双……”

    碧西双是个孤儿,是无虞一次外出历练在魔渊森林里捡到的弃婴,彼时的小娃娃,肤如凝脂,面若桃花,虽未长开,却已经有了倾城之姿仙人之貌。

    无虞将她带回了迦蓝,尽心尽力的照顾着,当爹当娘,倒也乐在其中。

    等大了些,小娃娃会扯着无虞的袍摆奶声奶气的叫着娘。

    每当如此,无虞就会黑着一张脸,说,叫师父。

    小娃娃似懂非懂,却是听得认真,狠狠的点了点头后,喊道:“娘。”软糯糯的声音,让人的心都要酥了。

    无虞见她这般可爱,倒也任由她。

    娘就娘吧,叫一声又不会掉块肉。

    再后来,君若离和轻纱流离也进了迦蓝。

    三人一同长大,生死莫逆。

    越往后,碧西双爆出来的实力天赋,越是让人心惊。

    直到有一天,学院里流传着关于碧西双不伦,爱慕自家师父的传言。

    无虞似是想堵住传言,对待碧西双越发冷漠,甚至不见。

    学院有一次下达了去南冥历练的任务,碧西双心灰意冷之下去了南冥,遇见了南冥的冥王之子。

    再往后,出了空虚长老和南河的事,南冥和迦蓝的关系愈发紧张。

    碧西双回到迦蓝,不到三月,便出了灵宝失窃之事,轻纱流离说此事事关重大,犯事之人必须得到严惩。

    在她的三言两语之下,竟是让几位长老,把千里镜放在洛丽塔大殿前,当着迦蓝所有人的面,观看千里景象。

    那一日,万众瞩目,热闹沸腾。

    也是那一日,把碧西双推进了深渊。

    千里镜里只有碧西双的身影,是她,盗取了灵宝!

    她跪于人山人海,俯首认罪,无虞一怒之下,将她罚去思过楼,亲自执行,整整两百棍,每一棍落下时都有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和四溅的鲜血。

    她一声不吭,竟是独自将这些苦痛全部咽下。

    伤势休养后,她逃出迦蓝,消失三个月后,带着南冥之子回来,说是要嫁给他,嫁去南冥。

    ps:xfpn8w,每个代金卷仅限前100个有效。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