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69章 好可爱的小畜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很委屈。

    难道以后不生小娃娃了?

    姬月见她这副模样,终是忍不住笑出了声,轻歌听见男人的笑声,一愣一愣的,聪慧如她,一瞬便反应过来了,脸色绯红,恼羞成怒,蓦地一膝盖朝其双腿间顶去,姬月连连后退,脸色大变,“这是要谋杀亲夫啊……”

    “没事儿,我可以再找一个……”

    音才刚落下,却见红色身影覆来,声音直接被人用吻堵了去。

    轻歌脸色涨红,这人咋这么不要脸,说亲就亲!

    姬月再次大笑,轻歌翻了翻白眼。

    “你要是敢找,找一个我就杀一个,找两个我就杀一双。”姬月道。

    “怎么不杀我?”轻歌转眸看向别处,想要逃离这里。

    两人之间一旦坦诚,她便发现平时矜贵无双冷傲邪佞的男子变成了禽兽。

    可偏偏,兜兜转转,她还就栽在了这个禽兽身上。

    “舍不得。”

    姬月攥着轻歌的手一用力,轻歌便进了他的怀里,低头浅啄一口。

    还上瘾了!

    轻歌羞愤!

    “禽兽!”少女瞪着眼。

    “被你发现了。”姬月腹黑笑道。

    轻歌:“……”

    姬月握住轻歌的手,少女手背上,妖艳猩红的花儿,盛放到极致,与白皙的皮肤混合在一起,似一幅绝世的画作。

    “记住,这是妖域妖王印记,唯有母仪天下的妖后才有,独一无二。”姬月虔诚的道。

    他突地横抱起轻歌,脚尖点地,身子旋飞而过,落在王座椅上,轻歌坐在他腿上。

    轻歌视线落在手背上,猩红之色在瞳孔中晕染,耳边是姬月难得温和的声音,“这是妖域的国花,曾是妖域最尊贵的妖后心仪之花,因在傍晚绽放,便叫夕颜。”

    “最尊贵的妖后?”轻歌靠在男人的胸膛上,轻声问着。

    她一向强势,风里来雨里去,背负着盈盈白骨,走上杀戮的征途,做不到和颜悦色。

    谁能想到,有朝一日,她也软弱成一个小女人,安静,乖巧。

    当有人为她挡去漫天杀雨,还她一片碧水青天,她也能将她的爪牙收起来。

    “是的。”

    男人洁白好看的手把玩着垂在轻歌肩前的一缕白发,声音低沉醇厚,“她曾让无数人敬佩,在妖域危难时,以血肉之躯维护妖域的安宁祥和,没有她,就没有妖域后来的现世安稳。”

    “她是谁?”如此奇女子。

    “她是你婆婆。”

    “婆婆?”什么鬼。

    轻歌微愣之后,脸色羞红,正儿八经讲事情的时候,这死狐狸又在调戏她!

    姬月大笑。

    在她身边,他总能这样舒坦,不去想杀戮,不去理仇敌,一颗心舒舒软软的,也无风雨也无晴,只有她。

    婆婆的事情虽在打闹中一笔带过,可轻歌的心脏却是狠狠抽搐了一下。

    若这个尊贵的妖后是姬月的娘亲,她救了妖域,他身为妖域恩人的遗孤,又有谁会不辞万里不依不饶的追杀他至四星?

    “轻歌——”男子呢喃着。

    “恩。”

    “轻歌。”

    “恩?”

    “轻歌。”

    “……”

    “小媳妇……”

    轻歌:“……”

    轻歌嘴角抽了抽,翻了翻白眼,这丫的,今天有点儿不对劲啊。

    姬月大笑,轻歌靠在他肩上,看着男子妖孽的脸。

    姬月笑起来,绝色潋滟,比山河里走出的祸水女子,还要美上几分。

    他曾独自一人在妖域无上的宫殿里,度过许许多多荒芜的日子,他活了很多年,一直是一个人,直到心里走进了一个迷路的她,他便知道,这么多年的孤独,只为了成全她。

    他想就这样念着她的名字,直到地老天荒。

    她啊——

    是他的小媳妇!

    很小很小的姑娘。

    *

    虚无之境外。

    轻歌抱着软绵绵心里窃喜的小狐狸走在草地上,山风刮过,发丝扬起,手背上的夕颜花,猩红如血。

    多年后,当她踏足妖域,得知印记之事时,她浑身震悚,心底发寒。

    原来,她不用担心他会和那个男人一样,将她抛下承受天下人的笑话。

    只因,他若是不要她了,就只有死路一条。

    哦,这是后话,一不小心便剧透了。

    “嘒彼小星,三五在东。肃肃宵征,夙夜在公。寔命不同,

    嘒彼小星,维参与昴。肃肃宵征,抱衾与裯。寔命不犹。”

    苍老沧桑的声音响起之时,似有远古智者立于天穹俯瞰这片天地,星图运转,山峦如练。

    轻踏草地的软靴停下,轻歌朝诵读古诗之人看去,不远处的河畔旁,老人白衣如雪,鹤发苍颜,眸光里透露出是悲悯众生的慈祥。

    他看着远方,眉目温和,手上拿着拂尘。

    小狐狸趴在少女臂弯里,看着老人的背影打了个哈欠,这老头该不会想要勾引他家宝贝轻歌吧?

    额——

    而今在他眼里,天地万物,甚至连花草树木,都想把轻歌从他身边抢走。

    “小姑娘,过来,我给你看看手相。”拂尘摆动,老人转身,面朝轻歌,背对着流水湍急的河。

    “看见没看见没,斯文败类!”

    姬月撇过头不想看老人,对轻歌灵魂传音道:“这老头不正经的,肯定是想占你便宜,我们走。”

    “小肉团,不要当着老朽的面说老朽的坏话。”老人慈祥的笑。

    轻歌:“……”

    姬月:“哦草,这老头是人是鬼。”灵魂传音。

    “老朽是人。”老人柔和的道。

    姬月:“……”

    “小歌儿,宝宝怕。”

    姬月委屈的看着轻歌,小脑袋一直在轻歌胸前蹭啊蹭,揩油吃豆腐的本领,真是越来越强了。

    轻歌眼角微抽,禽兽!

    不过她见老人神通广大,实力深不可测,便也觉得能信。

    她往前走,到了老人面前,在小狐狸如深闺怨妇般的视线注视之下,伸出了手。

    老人一手执拂尘,一手将要伸出托着轻歌的手,小狐狸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珠子似乎都要掉出来。

    突地,老人轻笑一声,将手放下,垂在身体一侧。

    原来他是在逗弄小狐狸!

    “真是可爱的小畜生。”老人笑意盈盈。

    姬月黑着脸——

    你才小畜生,你全家都小畜生。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