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63章 死亡之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安溯游皱眉,收起了平时的不正经,道:“我们当时一直不知道此话的意思,时间久了,倒也忘了,没想到这句预言之话,会在今日得到实现。”

    “不错。”

    无虞捋了捋胡子,点头,“空虚与我们三个不同,他成为长老的时候才十八岁,死时不过二十五,虽是我们之间年纪最小的,可行事说话,却叫人佩服。”

    “难不成四星真的要乱了?”石钟海道。

    “……”

    *

    冰谷。

    这里是四季如冬的世界,终日大雪纷飞,银装素裹,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一眼看不到尽头,无边无际。

    几座冰山之间,一间简陋的屋子好似随时会被风雪吹倒。

    天降异象时,房门被打开,一身白衣干干净净的男子走了出去,风雪如狂,他仰起头朝天穹上的三色凤凰看去,虚眯起的眼眸犹若星辰般,剑眉斜插入鬓,脸色抿着一抹苍白。

    男人的脸……

    是梅卿尘!

    “阿尘,外面发生什么事了?”柔柔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梅卿尘立即进了屋子将门关住。

    屋子里,女子躺在冰床上,乌黑的发披散着,眉目温柔,眼底是化不开的情谊,似有佳人,在水一方,如花似玉之姿,沉鱼落雁之美、

    “天降异象,凤凰三色。”梅卿尘坐在床沿,握住女子白嫩的手,“别担心,世外的纷争与我们无关。”

    女子反扣住梅卿尘的手,两人十指相扣。

    “我听蛇葬说,北月有个叫做夜轻歌的奇女子,夺灵器杀血狼、囚先帝立新皇,还是四星世上第一位封侯的姑娘,是不是真的?”女子浅淡的笑着。

    梅卿尘脸庞僵硬,身子陡然紧绷,白皙的脖颈蔓延出血色的纹路,虚弱苍白褪去,尽显暴戾。

    “阿尘,你怎么了?”女子讶然,“你认识夜轻歌吗?”

    梅卿尘眸色漠然,声音冷酷无情,“不认识。”

    “我听阿尘说你也去过西海域,我还以为你们认识。”女子道。

    “有你在身边,我不想认识别的女人。”梅卿尘捏了捏女子脸蛋。

    女子眉眼弯弯,嫣然笑起,山河间的百花,在其面前,全都失色枯萎。

    这是一种娴静雍容的美,若春风醉心,柔水婉转间,就已掀起骇浪惊涛。

    佣兵协会。

    昏暗,阴森。

    冥幽脸色苍白的靠在铺着虎皮的椅子上,咳嗽的声音在空旷的殿宇里响起。

    “咳……咳咳……”

    他捂着脖子,身体剧烈颤抖,每咳一声,便是撕心裂肺。

    他不受控制的从椅子上滚落了下去,身体在冰凉的红玉地板上蜷缩着,喉咙深处依旧发出咳嗽的声音。

    金漆殿门被人打开,身着纱衣的女子看见倒在地上的冥幽,她立即小跑过去,将冥幽扶了起来,眼里满是心疼和责怪。

    “你是不是又拿自己的寿元去做交易了?”女子声音清寒,黛眉紧蹙。

    冥幽靠着女子的肩膀,虚弱一笑,“异象天降,我不希望看见纰漏……”

    “你难道就不为自己想想?”女子轻咬下嘴唇。

    “花影……”

    “我为自己想?那我的子民?我的族人怎么办?他们悲惨死去,被人一夕血洗,谁为他们想过?”

    冥幽转头看向花影,花影愣住,男人说话时很平静,可她能感受到那平静之下是怎样的血雨腥风和杀机。

    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曾经历过什么,可她知道,他以天下为棋盘,下一局用生命匍匐的棋。

    而她能做的,便是不顾前路凶险,不顾刀山火海,义无反顾的跟在他身边。

    生也好,死也罢。

    *

    斗兽场。

    地宫。

    鬼火丛生,魍魉魑魅。

    男人一袭绛紫长袍,袍摆曳地,双袖灌风,媚娘和虞后二人分别单膝跪于两侧,男人突地回眸,邪佞的眼里尽是戾气,他勾起唇角冷淡一笑,道:“看来灵玉已经出世,而你们,也该有所行动了。”

    “是。”二人异口同声。

    冥千绝脸上浮现冷意,他的双瞳中映射出地宫的寂静幽魅,甚是阴晦。

    而与此同时,落花城、炼丹府、炼器工会甚至是驯兽岛,都已大乱。

    另一处静谧的屋子里,云月霞盘腿坐于地上,身下泛着朱红色的光圈,光圈内对应北斗七星。

    七星阵法!

    云月霞突地将双眼睁开,瞳孔中扩散出两颗星辰,妖娆如魅。

    “死亡之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个死局?”云月霞双手紧攥,眉头狠狠皱着,她身体颤动了一下,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吐出的鲜血正好融入七星阵法里的一颗星辰之中,星辰染血,更是死亡之相!

    云月霞双瞳瞪大,咬紧牙关,“不行,要去找轻歌。”

    *

    迦蓝学院。

    无忧山。

    山上众人看着天上奇特之景,瞠目结舌,金蟾鼎旁的疯子突地睁开双眼,眸中寒光闪过。

    她将灵气吸纳,而后起身朝北面一路狂奔而去。

    “轻歌,快……”

    疯子把门打开,看见门内画面时,声音戛然而止,瞳孔紧缩,她紧抿着唇,朝四周看了看,再走入玉石门中,将门重重关上,以灵气为禁制,设在门上。

    引发异象之人,竟然是夜轻歌!

    疯子背靠着玉石门,瞳孔之中是白发黑瞳的少女和那块诡谲的千年幽灵玉。

    轻歌知道有人要闯进来,也知道是疯子,所以她没有阻止。

    轻歌一心都放在幽灵玉上,她想将幽灵玉释放出的三道光柱收回来,召唤出玉魂。

    却见她以灵气激血,一口精血自咽喉深处喷出,落在幽灵玉上,通体碧蓝晶莹的幽灵玉,突地成了赤红之色,犹如在岩浆里滚过的石头。

    时间流淌,迟迟不见玉魂出来——

    轻歌蹙眉,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幽灵玉没有玉魂?

    若没有,何来三种属性并存之事?

    她眸光凝住,额上冷汗直流,脖颈上的青筋暴起,一道道血光炸开,体内的鲜血逆流,骨头惊颤。

    轻歌只觉得身体里有万兽崩腾,无数蝼蚁疯狂啃噬,那等痛苦,钻心刺骨,四肢百骸像是被人活生生分裂一般。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