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61章 夜深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日上中天,青阳浓烈。

    轻纱流离怒得胸口此起彼伏,面红耳赤,“夜轻歌,天子犯法尚且与庶民同罪,而你,不过一个院长徒弟而已,犯了错就是犯了错,迦蓝对待学生一视同仁,你也不能例外,一百棍棒,一下都不能少……”

    “流离。”

    在轻纱流离想要派人将轻歌等人带走时,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却是蓦地响起。

    听见熟悉的声音,轻纱流离眼皮猛地一跳,她皱起眉头看去,却见石钟海、无虞二人并排走来。

    说话之人,正是石钟海。

    “二位长老。”轻纱流离朝无虞二人拱起双手,行了个礼。

    其余人如是。

    在迦蓝里,即便是师傅,也只能称为长老。

    轻纱流离眼底闪过一丝狂喜之色。

    她晓得石钟海和无虞不喜夜轻歌,而今安溯游正好不在,有石钟海二人,她不怕扳倒不了一个夜轻歌。

    “昨天为师让轻歌去青石镇找一块玉石,她会在日落后回来,也是情有可原,这惩罚,便免了罢。”石钟海负手而立,道。

    若让安溯游来说话,学生心理难免觉得不公,可石钟海和无虞却是不一样,二人对夜轻歌的厌恶,众人都是看在眼里的,绝不会因护短而替轻歌说话。

    石钟海一番话,让轻纱流离懵了。

    石钟海怎么会为轻歌说话?

    怎么会!

    况且,昨日石钟海一天都与她呆在一起,指导她修炼,她怎么不知道石钟海让夜轻歌去青石镇办事了?

    “三长老……”

    “流离,难不成你觉得为师是个会说谎话的人?”石钟海冷声道。

    轻纱流离哑口无言,心却是不甘。

    自从她昨晚得知夜轻歌几人没在规定时间内赶回迦蓝后,就一直谋算着今日的惩罚之事,她想过安溯游会出手,也准备好了应对措施,也想过赤羽会帮轻歌说话,这个她不怕。

    只是,最后帮夜轻歌开脱的人,竟是她的师傅,迦蓝三长老石钟海!

    “既然事出有因,惩罚就免掉,都散了去,好好修炼,半月后的洛丽塔测试,可不是靠嘴皮子就能上去的。”无虞道,目光自为患的人海中扫过。

    提及洛丽塔测试,异常严格,每一次测试之后,排名最后的人会被驱除出迦蓝。

    想回来?

    可以,除非在下一次的洛丽塔测试中,拿到前十。

    而这,很难。

    四周的人都散掉了,轻纱流离紧攥着的手慢慢放松,石钟海是她的师傅,她不可能忤逆石钟海,除非她不想呆在迦蓝。

    而她,也不可能去怪石钟海,要怪只能怪夜轻歌!

    轻纱流离含恨离开。

    轻歌面若冷霜,她也想不通,石钟海为何要帮她说话。

    “老夫希望下次不会再发生此事。”石钟海看了眼轻歌,撂下一句话便与无虞一同离开。

    轻歌看着两个老人的背影,慵懒的眯起狭长的凤眸,她竟是不懂,石钟海和无虞,究竟是什么意思。

    她来迦蓝时,这两人千阻万挡,而今她陷入困境,又为她说话。

    她是当事人,自然知道,石钟海根本就没说过让她去青石镇拿玉石的话。

    “现在看来,我屁股不用遭罪了,还以为真要打八十官棍棒呢。”詹婕妤道。

    欧阳澈莞尔一笑,看向轻歌,道:“洛丽塔测试的最后一名会被驱逐出迦蓝,惩罚的事情过了,我们几个也要回去好好修炼了,不然才进迦蓝就被赶回去,可有点丢脸。”

    “哎。”詹婕妤脸色微变,“要是我会驱逐回去了,父皇一定会让我去联姻的。”

    欧阳澈目光轻颤。

    “没事儿,不是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嘛,说不定有哪个人运气不好,停在第一重,那样我就不用回南夷了。”詹婕妤笑道,豁然开朗。

    还真是被她猜对了,真有人只在第二重凝滞不前。

    詹婕妤卫疏朗几人和轻歌二人分别后,赶往凤尾湖。

    距离洛丽塔测试还有十四天,迫在眉睫,每个人都在努力,不想回去。

    轻歌、疯子回到了无忧山,进了最北面的玉石屋子。

    晚上。

    休眠的时候,轻歌躺在檀木床山,想着疯子白天在玉石楼阁前情绪不稳定的事情。

    旁侧有动静!

    轻歌蓦地睁开双眼转头看过去,却见另一张床上,疯子身体一直在痉挛颤抖,云锦被被踹至地上,疯子出了一身的汗,连头发都是湿漉漉的,双手紧攥着,像是在做噩梦。

    轻歌立即起身,赤足朝疯子走去,坐在床沿边上,疯子突地睁开双眼,充血的眼让轻歌震悚起来。

    疯子大口的喘着气,惊魂未定,轻歌握住疯子的手,没有说多余的话,却是让疯子心安起来。

    “我以前……”

    疯子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沙哑,“在思过楼,被打了两百棍棒,脊骨被打塌肋骨断裂,连筋脉都断了好几条。”

    轻歌眸光凝住,握着疯子的手,加深了些力道。

    两百棍棒,那是何种概念,轻歌都不敢去想。

    迦蓝的棍棒不比帝国之中的板子,一棍下去,可叫人生不如死。

    轻歌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轻纱流离说出惩罚之后,疯子会失控。

    她一定是想起了不堪回首的往事,那样的痛彻心扉,让她没了理智,走火入魔。

    “轻歌。”疯子的声线,有些颤。

    “我在。”

    “我以前,喜欢一个男人。”

    提及往事,疯子面目温和,柔情似水,轻歌的心,仿佛也跟着动容。

    突地,疯子情绪再次激动起来,凶戾可怖,脸上的刀痕全部狰狞在一起,似是夜里成群的蜈蚣在墙角攀爬。

    “可那个男人,害的我万劫不复。”疯子低吼着。

    轻歌抿唇,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紧握着疯子的手,用另一种方式给她力量。

    她从未问过疯子关于她以前的事,她怕触及那些血淋淋的伤口,会让疯子受到二次伤害。

    窗外海风荡漾,掀起的浪花,白月光下的浪花美轮美奂,在旧时节里,那是最美的景色。

    疯子躺在床上,她瞪大眼睛,身体紧绷。

    许久,她撇过头,闭上双眼,轻声道:“夜深了,睡吧。”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