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53章 不要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江海眼中冷意涌动,身上的肥肉因怒火中烧而颤动,丹田内的灵气几乎要喷薄而出,被他硬生生的给压制住了。

    不急。

    等赢了这场赌石,他有的是折磨人的办法。

    轻歌淡淡的扫了眼面前罩着黑布的岩石,也不掀了,直接说道:“空的,里边什么都没有。”

    江海身上的肥肉抖动了一下。

    随从闻声立即将岩石上的黑布掀掉,拿过锋锐的切刀以熟练的手法切割岩石,石皮落了一层又一层,众人的心随着随从手中的刀上下波动,紧张的不得了。

    当最后一层岩石皮自切刀刀身堆在血琉璃桌上,江海蓦地起身朝切刀下的岩石皮看去。

    没有,什么都没有!

    空空如也。

    这是一块空石。

    江海的心沉入了谷底,朝轻歌看去的眼神里,终于没了轻浮和不屑,更多的是探究与震惊,若说一次是侥幸,那第二次呢?

    江海比任何人都知道,墨石岩石最难赌,只靠侥幸和运气是不行的。

    “江兄这是怎么了?”轻歌似笑非笑的望着石桌对面的江海。

    江海将心内的惊涛骇浪抑制,强装镇定的坐回金樽椅上,面无表情,道:“你继续。”

    银石阶梯上,徐旭东清秀的眼里尽是震愕,他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可没想到,一场赌石,她已轻松的赢了三分之二。

    徐旭东看向血桌上的第三块岩石,只要赢了这块,就皆大欢喜了,反之,满盘皆输,之前所做的努力都是白费,功亏一篑。

    可——

    她真的能做到吗?

    徐旭东心生怀疑。

    有奴仆前来将桌上的岩石皮屑片清理掉,那名随从把第三块岩石搬至轻歌面前,轻歌将黑布掀掉,双目微闭,这一次,她想靠自己,而非英武侯。

    墨石岩石能够隔绝灵气感应,可她起初玩赌石是在澳门,那时的她身上可没有半分灵气。

    怕是有人过去跟她说她日后会出现在一个叫做四星的大陆上,以灵气为基修炼强化凝神聚气,恐怕她觉得这会是个疯子。

    气氛骤冷,万众视线都落在少女身上,少女双目紧闭,半晌过去,也没有要睁开的意思。

    “美人,你倒是行不行?不行的话直接认输,给人个痛快。”江海见轻歌这副样子,以为轻歌是拿不定注意了。

    徐旭东紧皱着眉头,他就说,靠一个小丫头,怎么可能赢。

    这可是与江海的赌石之局,他竟然让一个黄毛小妮子来代替富贵堂的堂主,他也是愚昧之际。

    徐旭东的眼里充斥着失望之色。

    “南海的赤火珍珠。”声音响起的刹那,众人纷纷侧目,徐旭东黯淡的双目再度亮了起来。

    少女将双眼睁开,凤眸之中悄然的流过一道血红煞气,眉宇间妖冶的花儿,流离着妩媚的光。

    江海紧张不已,定睛望着随从将岩石切开,这一次,连随从的精神都紧绷成了一根随时崩断的弦,第三块岩石,至关重要,这是断定成败的最后一步!

    浅淡柔和的光弧自随从手中的切刀下闪烁,随从细心的将岩石皮切掉,良久,他将一颗鸽子蛋般大小的雪白珍珠取了出来。

    珍珠入了众人的眼。

    南海赤火珍珠!

    如她所说!

    赤火珍珠通体洁白,然而,以此珍珠为材料冶炼出来的兵器,都具有五行之一——火的属性,虽比不上千年幽灵玉的珍贵,倒也是难得的佳品。

    嘭!

    江海不由的往后退,脚步踉跄,他身后的金樽椅被他给推翻,倒在地上,他看着随从手中的赤火珍珠,极力的将眼睛瞪大。

    突地,男人眼神变得凶狠了起来,他朝静置在一旁晶盒里的千年幽灵玉看去,脸上浮现一丝狰狞之色,先天十三重的灵气尽数释放,他将灵气灌于四肢,使速度得到提升。

    肥硕男人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暴掠至千年幽灵玉的跟前,当他粗大的手要将千年幽灵玉拿走时候,一道曼妙身影撕裂开空气,破风阵阵响起,白发扬,玉指寒,轻歌在江海的手中,将千年幽灵玉抢走。

    千年幽灵玉会在这个时候出现,绝非偶然。

    她想知道千年幽灵玉的秘密,并非是她还想回到那个灯红酒绿浮沉来去的现代,而是她想知道,她会死于凤山,究竟是意外,还是有人装神弄鬼作祟。

    可背后若真是有一只大手在操控着棋局和星图的话,那她怎样才能跳出棋局。

    轻歌茫然。

    江海看见千年幽灵玉被抢走,眯在眼缝里的瞳孔猛地紧缩。

    江海大怒,“孽障,把千年幽灵玉的叫出来,否则叫你不得好死。”

    轻歌将凉意浓浓的千年幽灵玉握在手里,冷冷的看着江海,“江兄不只是脸皮厚,看来还不要脸,怎么?输不起?”

    青石镇镇上的人多多少少都会赌石,大多数人从小便受到赌石的熏陶,耳濡目染,自然也成了赌石的一员。

    而赌石之人,最痛恨的便是输不起,不讲信用之人。

    听见少女的话,四周鄙夷的目光都汇聚在江海身上。

    江海怒得脸红脖子粗,他江海并非输不起,只是千年幽灵玉的诱惑太大,他抗拒不了。

    “废话少说,把幽灵玉交出来!”江海怒喝,声音响彻九霄。

    轻歌冷笑一声,不仅没有把幽灵玉交出去,还把玉石放入了虚无之境之中,她将丹火内的精纯灵气悉数释放,灵气之下,藏着一抹吞噬所有的煞气,她嗜血一笑,眸光慵懒,战意惊天,她倒是想看看,若以她如今的实力,对上先天十三重的人,能不能赢。

    永安郊外,她能战胜北月皇是个意外,北月皇在先天十二重的境地凝滞了将近十年,终日沉迷于帝王心术权衡之策,江山社稷和后院六宫都是他每日必须处理的事情,哪里有时间空出来修炼?

    时间一长,倒也成了一具虚壳。

    看似先天十二重,灵气也的确是先天十二重的灵气,可实力,早已衰竭。

    轻歌战胜北月皇,乍听起来,难以置信,其实胜利,早已注定。

    众人见轻歌不退反进,与江海的意思背道而驰,惋惜不已,又是一个英年早逝之人。

    试想想,先天八重的人对上先天十三重,可能生还吗?

    可能吗?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