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46章 逆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明月殿内,安溯游劈头盖脸连轰带炸的把石钟海给怒斥了一遍,石钟海如做错事的孩子般,低着头唯唯诺诺的站在一旁,安溯游唾沫星子横飞,许是骂的有些累了便歇了会儿,石钟海见此立即自桌上端起一杯茶水小心的递了过去,“安兄,来,喝点茶再骂,骂坏嗓子就得不偿失了。”

    安溯游:“……”

    老头装腔作势的接过茶杯,将里边的茶水一口饮了,而后看了眼石钟海,有些惆怅的说道:“轻歌那小女子妖气虽然重了些,却也是重情重义之人,她能从被人践踏的废物走到如今境地,过程之凶险是你我想象不到的,今日事情,往后我再也不想看见,若你还顾忌一点兄弟之情,就不要再打她的主意。”

    石钟海沉默着,想起了在无忧山时看见的震撼情景,颇为动容。

    想他年少时,也这般意气风发,为兄弟插自己两刀,义薄云天,而如今老了,时光竟是把那些血性给抹去了。

    无忧山,北面玉石屋。

    疯子盘腿坐在新送来的檀木床上,窗外清明的月光洒在女人身上,泛起了水银色的流光,海风吹拂时,大量的灵气痴缠在屋内。

    轻歌站在窗前,看着倒映出星辰明月的深海,泼墨般的眼瞳里,荡漾着碧蓝涟漪,潋滟如妖。

    疯子服下生死转轮丹后,体内的筋脉、丹田都得到了巩固,更能借转轮丹之息,一举突破。

    疯子实力在先天八重前期,而今怕是能一举突破先天九重,轻纱流离霓霄这些人,以君若离为首,然,君若离的实力也在先天十重巅峰罢了。

    大多数的人都在先天六、七两重,到了八重实力便在中上游,不论资历有没有满三年,都有资格向明月殿提出单人居住的要求,而当实力达到先天九重时,会被三位长老收入门下,由门下资格最出众的弟子管教。

    譬如石钟海,北凰走后,他最出色的弟子便是轻纱流离,石钟海一脉之人,皆为轻纱流离所管。

    自然,迦蓝学院还有老一辈资历深的人,突破先天十一重后,有两个选择,要么继续留在迦蓝深造,组队去一些极险之地历练;要么回自己的国家、势力。

    呯——

    突破之声响起,清脆凛冽,轻歌欣喜的朝疯子看去,灵气风暴中,疯子双瞳睁开,如魔般的双眼里闪过一缕寒光。

    她将四周呼啸的灵气尽数入丹田,自檀木床上跃下,道:“突破了。”

    “恭喜。”轻歌浅笑,由衷的道。

    “生死转轮丹用来先天九重,真是浪费。”疯子道。

    轻歌不可置否。

    疯子双手撑在窗台,一用力,便坐在了窗上,背对无边海域,面朝碧蓝鬼火,遍布狰狞的脸庞上,绽入桀骜之笑,“十年前,迦蓝出了个叫做碧西双的天才,年仅十四,便达到先天八重的巅峰,外出历练战斗时,众人也都是以她为首,那时候迦蓝没有现在的地位也不如这般强大,大家都忍辱负重,想让迦蓝立于学院之首,位于巅峰,让四星大陆的任何势力,都不敢欺负。”

    “后来呢?”轻歌聆听,问。

    “后来?”

    疯子脑袋靠在窗木上,她的身子突然往后倒去,双脚微微用力,勾住窗下的墙,上半身贴着墙壁倒下,发梢没入了海水中,让人不由的为其捏了把汗,生怕她就这样一头栽进了海域里。

    无忧山的山根湮没在深海中,一座座玉石屋面朝山风灵气,背后皆是深不见底的海域。

    “后来她死了。”女子沙哑的声音,自窗外传了进来。

    轻歌微愣,寒意涌入灵魂。

    *

    经历过龙樱之死的事情后,无忧山上,轻歌倒也乐得清静,至少没人会不长眼的来找麻烦。

    而轻歌也察觉到了自己的不足之处,终日都在修炼,偶尔忙着应付赤羽的调戏。

    轻歌盘腿坐在床上,眉头紧蹙着,先天九重那条筋脉,她已经尽数疏通,就差最后一步,可这个瓶颈,怎样都跨不过去。

    “难不成是心境感悟没跟上?”轻歌眼皮微微一动,她自空间袋内拿出英武侯遗留的大灵师书,细细翻看着。

    关于突破先天九重的心境感悟,书上只写了寥寥几字。

    逆流——

    “逆流?”轻歌将书合上,百思不得其解,她不懂,要怎么逆流?

    灵气逆流?

    轻歌闭目,尝试着将丹火内的灵气逆流,才逆流了一会儿,她便满头大汗,钻心刺骨般的疼痛感蔓延至四肢百骸。

    灵气逆流行不通!

    她若是再这样强行逆流下去,只怕丹火会承受不住自爆。

    轻歌将书放回空间袋内,起身下床。

    疯子这段时日也是拼了命的修炼,往金蟾鼎那里跑,金蟾鼎是整个无忧山灵气最为浓重的地方,疯子有时一坐,便是不分昼夜好几日,疯狂程度,让人敬畏。

    轻歌想去找疯子探讨下突破先天九重的心境感悟,虽说疯子是借助生死转轮丹之力突破先天九重的,可心境感悟若是跟不上,也是徒劳无果。

    只是她才刚出玉石门,就看到两三道身影往这边走,仔细一瞧,竟是詹婕妤、欧阳澈、卫疏朗三人。

    詹婕妤看见轻歌,欢快的很,快步走上前。

    “轻歌,今天月初,各脉的人可以随便走动。”詹婕妤亲昵的环住了轻歌的臂膀,道。

    在迦蓝,规矩森严,各脉传承,不可随便走动,詹婕妤三人居住在凤尾湖,按理来说不能进无忧山,可迦蓝有个特例,每月的第一日不仅能互相窜门,还能离开迦蓝城堡,出去历练,只要在日落前赶回即可。

    “龙樱的事情我们都听说了。”欧阳澈走至轻歌面前,道:“当时我们几个在无忧山外,资格不够,不能随意进出无忧山,得知你和疯子没事后才回了凤尾湖。”

    轻歌眸光轻闪,迦蓝里,她的朋友屈指可数,也就这么几人。

    “要是墨公子在就好了。”欧阳澈惋惜道:“以墨公子天赋,在迦蓝说是第一也没人敢有异议,恐怕墨公子要是知道你会来迦蓝,当初就不会拒绝迦蓝的邀请。”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