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45章 人有三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纱流离有洁癖,是迦蓝众人都知道的事情,当她看见龙樱的血吐在她鞋面上的时,双耳嗡鸣,头皮发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恶心的感觉涌入四肢百骸。

    而龙樱被她踹飞时,阴差阳错,身体内的那一缕血煞之气,彻底将她的筋脉丹田吞噬,故此,当龙樱身体重重砸在地上的时候,猩红的血自万千毛孔里流了出来,染红了粉嫩的衣裳,在其身下凝为血泊。

    她躺在一地鲜血之中,身体痉挛了几下便没了动静,双眼瞪得很大,黑白分明的眼球里,爬上了几缕血丝,瞳孔似要炸开,眸中的纹理,犹若死灰。

    龙樱死时,心思是复杂的,她将最后活着的希望放在轻纱流离身上,这么长的日子,一直以轻纱流离马首是瞻。

    她以为,轻纱流离能让她活下来。

    可她忘了,这是个有洁癖的女子,看似比谁都淡然,其实比谁都狠。

    轻纱流离也想不明白,她只是下意识的踹一脚而已,龙樱怎么就死了。

    而这一脚,也让轻纱流离凶名远播,试问,谁能做到一脚将人的筋脉全部踹断,连丹田都逃不过。

    轻纱流离愣住,不知所措,她工于心计,好似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可如今,场面失控了,往她预测不到的方向的发展。

    霓霄峨眉微蹙,她走至龙樱面前,淡淡的扫了眼颇有些死不瞑目的龙樱,而后蹲下身子,伸出手抚着龙樱的眼,将那双瞪得极大的眼阖上。

    她转过头,看向轻纱流离,道:“人已经死了。”

    轻纱流离脚步趔趄,站得有些不稳,她摇头,“死了?怎么可能?只是踹一脚而已,她好歹也是先天七重的人,怎么就这么不经摔?”

    人在慌乱时,总会乱了阵脚,轻纱流离的一番话,让人彻底对她改观。

    霓霄冷笑道:“不经摔?轻纱姑娘的脚还真是有力呢,能一脚把先天七重之人的筋脉踹裂致死,真是好脚法,霓霄佩服,等有时间,也教教我呗。”

    “她不是我杀的,她自己不经摔死了,与我有什么关系?”轻纱流离脸色骤变。

    霓霄起身,大笑,“有人说人是你杀的吗?”

    轻纱流离双手紧攥,一时之间竟是找不到反驳霓霄的话。

    众人看着轻纱流离的眼神,像是涂上了一层不知名的颜料,让轻纱流离极不舒服。

    轻歌看着龙樱的尸体,眸光里寒意浓浓。

    既然龙樱说有人要杀她,不杀了她岂不是太对不起她那一番慨然的话了?

    “你们几个,把她尸体放进幽咽洞中的冰棺里好生保存。”

    霓霄指了指站在最前方的几名女子,道:“死人的事情是大事,稍后我会禀报长老们,先护住龙樱的身体,过几日送回她家去吧。”

    被霓霄指了的几名女子都是龙樱之前的玩伴,也曾与龙樱一同讥讽过轻歌。

    闻言,她们面面相觑,看着龙樱尸体的双眼里尽是惶恐,其中一个人往前走了几步,而后又吓得退了回来。

    即便曾是闺中密友,而今阴阳相隔后,所有情谊好似都烟消云散了。

    这是为什么?

    谁知道呢——

    霓霄见她们不中用,也没有为难的意思,讥诮冷笑一声过后让几名男子把龙樱尸体抬去幽咽洞,放冰棺里封存。

    有人在清理地上的血迹,霓霄敛眸,眼底的红痣娇艳妩媚,她走路带风,步步生莲,胸前呼之欲出的柔软随着步子而颤动……

    女子站在轻歌面前,将昏暗的残阳挡去,突地凑近轻歌,附耳,声线具有蛊惑人心的效果,“下次杀人,别这么残暴。”

    轻歌双瞳犹若死水般沉寂——

    “赤羽,回去。”

    言罢,霓霄轻佻一笑,瞥了眼赤羽,往回走。

    赤羽抱着玉石门前的灵光柱,如八爪鱼般,“我不走,春宵一刻值千金呢,我要和小美人同房。”

    霓霄眸中闪烁着冷光,“再不回来,切了你的命根子。”

    赤羽双腿抖了一下,讪讪的从灵光柱上跃了下来,悻悻的跟着霓霄离开。

    “小美人,我要走了,不能给你暖床了。”

    轻歌:“……”

    不过这主意不错,等小狐狸醒了,让它来暖床。

    想想就心动。

    二人离开之后,轻纱流离逃一样的往外走,她想让自己看起来很淡然,可脚步不由的加快,慌慌张张的。

    龙樱的死,在她的意料之外。

    夜轻歌敢堂而皇之的顶撞石钟海,无虞把生死转轮丹拿出来,这些,都是她没有想过的。

    “哪里错了,究竟是哪一步错了,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轻纱流离一面走,一面哆嗦的念着。

    她怕疯子袒护夜轻歌,日后夜轻歌在迦蓝羽翼丰满,还有疯子鼎力相助,不好对付,所以她想借此除掉疯子。

    可疯子没除掉,龙樱却死了,她也落得一身狼狈。

    四周的人都散去,直到玉石屋前只剩下轻歌和疯子俩人。

    “回家吧。”疯子道。

    “君若离让我七日之内不能回房。”轻歌淡淡的道。

    “你会怕他吗?”

    “不怕。”

    “那我们就回家,管他什么若离还是若分的。”

    轻歌大笑,“好。”

    *

    安溯游下午离开迦蓝出去处理事情,等他回来时已是天黑,才刚步入灵光门就听说今日无忧山前发生的事情,老人怒不可遏,都不带喘气的,得知石钟海和无虞在明月殿后,怒气冲冲的赶往明月殿。

    明月殿的大门,直接被老人一脚踹开。

    此时,石钟海与无虞似是在讨论什么,看见突然出现在门口的安溯游有些讶异。

    讶异过后两人的目光都有些躲闪,以他们对安溯游的了解,自然知道这老头是要干啥。

    安溯游是出了名的护短,而他们今日的所作所为,貌似矛头都指着夜轻歌。

    无虞干咳了一声,“那个,人有三急,老夫先走了,钟海,溯游这么快就从落花城回来了,定是有要事要商量,你们好好商议。”

    无虞一面说,一面将准备逃走的石钟海的后路给堵住了,自己却身轻如燕,飞也似得从明月殿的后门离开,一面走还一面嘀咕着,“这人呐,上了年纪,就是不行,尿频尿急尿不尽啊,真是烦死老夫了。”

    石钟海:“……”

    这老头咋这么不要脸呢?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