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6章 夜菁菁毁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眸光寒意乍现,雷霆四起,刹那间,怒火冲天,熊熊燃烧。

    杀机,无限蔓延!

    轻歌把连着刘志手掌一同插在药阁门上的玉色匕首拔下,鲜血将刘志身上的灰色袍子染红,刘志愤恨的瞪向轻歌,目光,却深陷进一双凉薄的瞳孔之中。

    少女双眸之中,寒意浓浓,寂如死水,如刀剑般仿佛能穿透世间一切盔甲,刘志只觉得双眼眼球被灼烧的有些刺痛,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蔓延至天灵盖,禁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不想死的话就把药阁里的止血丹、邪琼芝、月凉露、浆玉液全部给我装好乖乖拿来。”轻歌拿出一面幽兰手帕,仔仔细细的擦拭着玉色匕首上的血渍。

    刘志望着少女淡然擦血的模样,双眸深处弥漫出一丝惶恐,他咽了咽口水,忍着右手手掌上的疼痛,转身进入药阁,片刻后,提着一箱药材走了出来,递给轻歌。

    轻歌接过药箱,扶着张月柔朝其住所走去。

    官宦王族世家的旁系一脉后辈和小妾所住的地方一向偏僻,不能命名;轻歌虽不是夜正熊之女,却是夜正熊兄长所出,也属嫡系一脉,如她所住的地方,就被命名风月阁。

    张月柔是秦岚年轻时候的陪嫁丫头,长得眉清目秀,不过性子偏弱,总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

    到了张月柔的住处,远远的就闻到了鲜血的味道,轻歌瞳孔紧缩,打开门,望着门内之景,拿着药箱的手微松,药箱就落在了地上。

    地上到处都是鲜血,夜菁菁躺在竹木床上,嘴里不断冒出鲜血,身上有六七个血窟窿,脸上全是剑痕,血肉模糊,触目惊心!

    张月柔看见夜菁菁这副模样忍不住落泪,她立即跑上前跪在竹木床前,双手颤抖着伸出想要抚摸夜菁菁的脸,却怕碰到夜菁菁伤口使其痛苦,闪电似得将手缩回。

    夜菁菁身上伤痕累累,体无完肤,鲜血肆意蔓延,似有娇艳妖娆的花尽情怒放,听见有人进来,夜菁菁无力的睁开双眼,瞳孔如化不开的浓墨,她满脸鲜血,裂开嘴笑,笑容灿烂,“姐姐,我好疼。”

    轻歌将药箱捡起,走近,心疼的望着遍体鳞伤的夜菁菁。

    张月柔把头埋在床上,双肩止不住的抖动,无声抽泣,夜菁菁气若游丝,她无力的伸出手温柔的抚摸着张月柔的脑袋,粉嫩的手上尽是红的刺眼的鲜血。

    “娘亲,不哭,哭了就不好看了。”声音稚嫩,听了却让人更是心疼。

    轻歌上前将药箱放下,打开药箱,拿出止血丹,捏成粉末后洒在夜菁菁身上的各处伤口上,再将邪琼芝、月凉露喂进夜菁菁嘴里,她将剩下的几瓶浆玉液放在药箱内递给张月柔,道:“肋骨断了两根,五脏六腑全部受损,丹田破碎,不过好在保住了心脉,从鬼门关里捡回了一条命,只是这张脸……”

    夜菁菁五官尚未长开就生得妖冶,日后不说倾国倾城也绝对是远近闻名的美人,如今这张娇嫩的脸上到处都是错综交错的剑痕,狰狞可怖。

    张月柔无神的坐着,突然癫狂似得笑了笑,“丹田毁了,脸毁了,我菁菁的人生全给毁了,夜清清,你好残忍!”

    “娘亲,我没事。”

    夜菁菁伸出手,想要触碰张月柔的脸。

    张月柔满面泪水,她握着夜菁菁沾满血的手,心疼的望着夜菁菁。

    “三小姐,我去换套衣服,你在这里照看一下菁菁。”张月柔起身,道。

    换衣服?

    轻歌虽有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

    张月柔走进内屋,而后关上门。

    房间内,只剩下轻歌与夜菁菁两人,夜菁菁费力的看了眼自己的小腹,然后瞪大眼睛天真无邪的望着轻歌,道:“姐姐,我肚子上有好大一个洞。”

    轻歌看了眼夜菁菁小腹上的血窟窿,眼中闪过一道杀意。

    夜清清!

    她实在想不通,夜清清是抱着怎样的心态,才能对这样无辜稚嫩的一个小孩下手。

    “脸好疼,姐姐,我的脸是不是毁了?”夜菁菁问。

    轻歌复杂的望着夜菁菁,不忍心说话。

    夜菁菁嘟哝着:“娘亲肯定很伤心,姐姐要去跟娘亲说,不要伤心。”

    “好……”

    半晌过去,内屋内没有任何动静,不见张月柔出来,轻歌心中油然而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她猛地起身打开内屋的门,门内空无一人,只有窗户是打开着的,游目四顾,轻歌看见桌上的一封信,她上前将信拿起,指尖微颤。

    白纸黑字写着的,竟然是张月柔的遗愿。

    张月柔说,她要去找夜清清报仇,至于夜菁菁,就托付给轻歌了。

    轻歌脸色惨白的走出屋子,夜菁菁疑惑的问:“姐姐,娘亲呢?”

    轻歌揉了揉夜菁菁的脑袋,有些僵硬的道:“菁菁,乖乖躺着,姐姐和你娘出去给你带好吃的回来。”

    “好呀好呀。”

    听见有吃的,夜菁菁眯起眼睛,双眼都笑成了月牙儿。

    轻歌将猫狐状态的姬月放在夜菁菁身边保护她,临走之前,姬月对着轻歌的背影道:“与你相距太远,我的形态维持不了多久,尽快回来。”

    轻歌顿了顿,便迈起步子,快速离开。

    风驰电掣般,轻歌火速的朝夜清清的住所赶去,不求别的,只希望能救下张月柔一命。

    越过假山速度极快的赶到夜清清住所,轻歌一脚踹开打上暗锁的门,走进院子,一道凄惨的尖叫声传进了她的耳朵,轻歌四肢紧绷,浑身僵硬,脸色如霜般清冷。

    “啊——”

    那是张月柔的叫声,轻歌恐慌,她急忙走进内院,桃花灼灼,凄艳冶丽,轻歌看见,夜清清手中的泠寒剑,贯穿了张月柔的左心房,张月柔跪在地上,捂着胸口,倒在一地桃花之中。

    夜清清被溅了一脸的鲜血,她将泠寒剑从张月柔的身体中抽出,听见脚步声,她转过头,目光充血的看向轻歌,“夜菁菁不是很维护你吗?现在她毁容了,她娘亲死了,我看她还怎么去维护你?”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