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39章 带我回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疯子见身旁的少女倔强如斯,无奈,只得退下,众人纷纷避开,给轻歌龙樱二人让出了宽敞的地方。

    龙樱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血性女子,内心竟是蔓延出一丝惶恐之意。

    “生死战吧。”轻歌喋血一笑,道。

    她抬起手,娇嫩的手掌微微弯曲,如一只待飞的野鹤,手背将嘴角的鲜血擦去,煞气外露,犹似杀戮之神。

    一众,哗然——

    生死战,一旦两人同意,天地规则自然形成,唯有一方死亡,才能将天地规则打开。

    众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轻歌竟是要与龙樱生死战,迦蓝是清心之地,最痛恨血的味道,切磋也都是点到为止,没人敢真正下毒手,也从未有人提过生死战三个字。

    可她,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说出来了。

    “有趣的丫头。”焚缺轻笑。

    君若离眸色漠然,平静的湖上扩散了涟漪。

    “夜轻歌,不得胡闹。”轻纱流离道。

    “哈——”

    少女笑出了声,她转头,不解的看向轻纱流离,她不懂了,不是这些人让她战把她往死里逼吗,好,她战,她不逃,那为何一个个又来指责她?说她胡闹?

    体内的煞气疯狂涌动,轻歌将咽喉处的一口腥甜鲜血吞了回去,却见她残笑一声,逼视龙樱,“要么,生死战,要么,给我滚。”

    四周众人皆是目瞪口呆,他们还从未在迦蓝见过有人敢这般狂妄,还是个新生。

    龙樱身体发颤,她惶恐的看着轻歌,突地想起面前少女的心狠手辣,她能宰了旧时的未婚夫,弑姐杀妹,手段残忍不留任何情面,越级挑战……

    龙樱从未将这些事情放在眼里,她觉得,再如何,也只是个先天七重而已,可真要是生死战,她怕了,她不敢。

    适才轻歌摧毁灵气晶石的画面历历在目,试问,她龙樱能做到吗?

    答案自然是不能。

    尽管她再怎样,再不敢相信,可事实就摆在眼前,她不得不相信。

    轻歌见龙樱哑口无言额上吓出冷汗,轻笑一声后看向站在洛丽塔大殿深处的男子,男子黑瞳黑发,眸中华光流转,“迦蓝不推崇生死战,你回去吧。”

    轻歌嗤笑,转身,脚步沉重的往大殿外走。

    龙樱瞪着少女的双眼,双手紧攥着,她从未有这般丢脸的时候,天知道她多想应下这个生死战,可她不敢。

    即便她想让少女死,可她怕最后死的那个人会死她。

    人总是这样,选择性的忽视掉别人的辛勤努力,只被自己感动,谁也无法做到感同身受,谁也无法体会那些轻描淡写讲出来的故事背后,有怎样刻骨铭心的经历。

    轻纱流离是,龙樱亦是,她们嫉恨轻歌,认为轻歌只凭借好运走到这番地步。

    疯子亦步亦趋的跟在轻歌身后,整个大殿的人目送她们离开,詹婕妤担心的上前,欧阳澈拉住了她,“不要再给她带来麻烦了。”

    詹婕妤欲言又止,眼波轻闪。

    洛丽塔外,轻歌站在百丈琉璃阶上睥睨着古老城堡内的一花一木,一草一世界,此时,疯子刮过门槛。

    “疯子。”轻歌道。

    “我在。”沙哑的声音响起。

    “带我回家。”

    言罢,轻歌胸腔不住震颤,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疯子在轻歌趔趄摔倒之际,扶住了她。

    “好,我们回家。”疯子把轻歌的手搭在肩上,搀扶着她往无忧山的方向走。

    如雾的青阳之下,二人步履蹒跚,暖阳将她们的背影拉得很长很长,萧瑟落寞。

    焚缺从洛丽塔内走了出现,他站在白玉柱旁,阴柔的眼眸看着百丈琉阶上的一抹血渍,他蹲下身,修长的手自粘稠的血中滑过,猩红之血落在了他的指腹上,他放在鼻尖之下,双眼微闭,轻闻,“真香。”

    无忧山。

    最北面的玉石屋里,轻歌盘腿而坐,海风自窗棂刮来,掀起几缕白发。

    玉石屋外,疯子脊背靠着墙壁,双手环胸,微低着头,如一尊冰雕般,让人望而生却。

    她在为轻歌护法!

    屋内。

    轻歌凝气,全神贯注,一门心思将灵煞两气按捺住,可赤红筋脉的煞气,无论如何都抑制不了,煞气凶狠,一路横冲直撞到了两簇丹火前,竟是要啃噬掉轻歌的丹火!

    丹火内的灵气不受轻歌控制,喷涌而出,与煞气颤在一起绞杀。

    轻歌脸色越来越白,身体痉挛,灵气与煞气的失控,让她的身体彻底翻江倒海,疼痛感难以言喻,犹若千刀万剐,无数蚂蚁啃噬。

    裂肺,撕心。

    她以精神之力为刃,想将煞、灵分开,可灌入的精神之力,直接被赤红筋脉内窜出的煞气尽数吞噬。

    丹火内的灵气也好似着了魔一般,竭力而出,与那不休不死的煞气融合在一起,相爱相杀,好不热闹,只是这番模样,倒是折磨了轻歌。

    穿肠坡肚般,体内的一切再也不受轻歌控制,五脏、六腑逐渐衰竭,二十四条筋脉内的灵气被丹火给吸掉,筋脉脆弱的不堪一击。

    嘭——

    她重重的倒在地上,身体蜷缩在一起,傍晚时,夕阳之光洒在她的身上,好似镀了一层暗红的边。

    雪白的发与红袍交织,落花绝色,美艳不可方物。

    似是美人迟暮最后的垂死挣扎,生与死的边缘,煞与灵的变幻,轻歌脸庞贴着手臂,手臂挨着冰冷的地面,她看着自己的指尖,眸光若澶,眉间的血魔花像是枯萎了,黯淡着。

    她翻越过万水千山,自漫天杀雨里走过,那么多人想让她死,她都没死,难道要死在这里?

    这样滑稽可笑的死去?

    不!

    她不想死,也不甘心就此死去,她活了两世,上一世她是被人抛弃的遗孤,是组织的杀人工具,这一世,尽管她还是遗孤,可她知道,夜惊风和阎碧瞳若是活着的话,会把她放在心尖宠。

    她还有那么多事要做,怎能死呢?

    她还想等姬月醒了,告诉他,她想要去一睹百凤朝凰的风采,去妖域看万兽奔腾的日出。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