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32章 小美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无忧山的夜,不比往常的静谧,惊呼声此起彼伏,还有那两道在浓郁夜色里招摇而过的身影。

    疯子带着轻歌进了屋子,轻歌站在里侧,看着疯子把玉石门重重关上,而后脊背靠在壁面上,低着头的时候黑色的青丝垂了下来,遮住了眉眼和狰狞的容貌,她双肩不停的颤动着,一丝笑声溢了出来,这笑,逐渐往外扩散,大笑不止。

    她仰起头,那张疤痕密布的脸自三千青丝之中探出来,阴诡如魔般的眼看向轻歌,“痛快,太痛快了。”

    轻歌莞尔一笑。

    的确痛快。

    她突地想知道,安溯游石钟海这些长老级的人,是睡怎样的床,那味道,应该不错。

    轻歌:“……”

    完了完了,她现在上瘾着魔了。

    *

    翌日清晨,无忧山吵吵囔囔的,轻歌与疯子缩在被子里睡了一晚,两人都有灵气护体,有没有那玲珑翡玉床,睡起来都一样。

    敲门的声音骤然响起——

    轻歌蹙眉,与疯子对视一眼后,起身将门打开。

    霓霄和轻纱流离等人站在门外,见门打开后往内看,霓霄眉头蹙起,“床也没了?”

    轻歌点头,郑重道:“昨晚真是吓死人了,睡得正香呢,这好好的床,说没就没了!”轻歌义愤填膺,说的声泪俱下。

    疯子:“……”难道她记错了?这些床难道不是这个叫做夜轻歌的少女的杰作?

    “小美人,莫怕,我房内的床可舒服了,今晚要不要过来?”赤羽从旁侧探出个脑袋,对着轻歌挤眉弄眼。

    轻歌嘴角抽了抽,她还是打地铺吧。

    若是小狐狸在,恐怕又得气炸了——

    想及此,轻歌唇角不由的绽入一抹柔和的笑。

    “赤羽,你皮痒了是吗?”霓霄双手环胸,墨色的纱衣之下是性感的娇躯,她冷冷的看了眼赤羽。

    赤羽耸了耸肩,大步流星的上前,站在轻歌面前,左手撑在门上,右手撩了撂亚麻色的短发,自认为英俊帅气,“小美人,不要理这个丑女人。”

    “赤羽,回来。”

    一道清冽冷寒的声音响起,轻歌往外看去,却见人群中央,身着妃色锦袍的男子气质孤傲,他就站在那里,于千万人之中熠熠生辉,偏生冷得连空气都在轻颤,倨傲之下,是奔涌的戾气。

    花开生两面,人生佛魔间。

    赤羽听见男人的声音,立即软糯了下来,他朝轻歌吐了吐舌头,往君若离身边走。

    君若离负手而立,漆黑深邃的瞳孔之中好似没有任何温情,目光自无忧山上的众人身上一一扫过,所到之处冷意流动,周遭的人都噤若寒蝉。

    四下里,静悄悄的,落针可闻。

    许久,就在众人尤为压迫时,君若离道:“既然没了玲珑翡玉床,诸位就先睡普通檀木床吧,等会儿我便会派人送过来,可有异议?”

    在他面前,谁敢有异议?

    “既然没异议,就回去好生准备,午后去洛丽塔,新生考核不准迟到。”

    言罢,袍摆如风,君若离转身离开,妃色的身影犹似漫山遍野里的一抹雪。

    赤羽一面跟上君若离,一面朝轻歌招手,唇动无声,“小美人,晚上等你哟。”

    君若离轻瞥了眼赤羽,赤羽立即噤声,委屈的撇了撇嘴,真是的,不要这么凶人家嘛。

    轻纱流离看着男人的背影,眸光微动,胸腔内的肋骨仿若断了一根,疼痛之感无边蔓延,她微微蹙眉,眼神哀伤。

    霓霄轻瞥了眼轻纱流离,勾起一边唇角,似笑非笑,“轻纱流离,他已然走了看不见,你这般惺惺作态又是给谁看?”

    她双手环胸,靠在玉石门前,耸立的胸和圆润的臀部简直就是个尤物,轻纱之下,白皙的皮肤仿若尘世最珍贵的美玉,让人垂涎欲滴。

    “霓霄,你不要太过分!”轻纱流离双手攥紧,碧蓝的衣衫曳着地面。

    “过分?有你过分?”霓霄冷声道:“日后,给我离若离远一点。”

    “你没有资格说这种话。”轻纱流离眸中衍生出一丝恨意。

    霓霄娇媚的笑起,“我没有资格?除了你,怕是都有资格。”

    音落,霓霄收回视线,转身离开,背影曼妙,身材淋漓,好似狐妖一族的后人,除了妩媚,再无其他。

    “夜轻歌,你是不是在看我的笑话?”轻纱流离抬起一双眸子,朝轻歌看去。

    “我不想看,也不稀罕看。”轻歌面无表情,淡淡的道。

    她不知道轻纱流离、君若离以及霓霄之间有什么纠葛,也不想知道。

    轻纱流离眸中闪过一丝寒光,她拂了拂袖也走了。

    “轻纱流离和君若离在一起过,曾是迦蓝的一对璧人。”

    疯子的声音在屋内响起,轻歌回头望去,疯子坐在琉璃凳上,双目之中夹杂着一丝阴晦光弧,“以前,君若离的性子和赤羽一样。”

    轻歌微愣。

    那样孤傲的一个男人,以前当真和赤羽一样?

    “走吧,去洛丽塔。”疯子往外走。

    洛丽塔——

    轻歌眸光轻闪。

    洛丽塔算是迦蓝最高的建筑,一共有十三重,其中第一重是个大殿,聚集学生所用。

    轻歌和疯子过去的时候,有疯子在前边带路,其他学生或多或少的都有些害怕疯子,故此,哪怕在人满为患的第一重大殿里,轻歌还能做到走路带风。

    四周的视线皆是落在二人身上,有惊讶的、嘲讽的、还有鄙夷的。

    也是,一个是迦蓝的疯子,另一个是不被看好的新人,凑在一起,倒也是天生一对儿。

    “夜轻歌!”

    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轻歌挑眉,旁侧望去,那人身着青灰的锦袍,衣袖口绣着金丝,看见轻歌时,眸中浮现一抹笑。

    欧阳澈!

    轻歌扬眉,她可记得,当初在百蛇院中,欧阳澈的妹妹欧阳菲,就是因她而死。

    欧阳一家恐怕都恨死她了吧。

    虽是这般想着,轻歌还是朝欧阳澈点了点头,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不是。

    欧阳澈带着身边的人朝轻歌走来,道:“我居住在凤尾湖一脉,昨晚本想去看望你,可凤尾湖归若离公子管辖,与无忧山相隔三脉,去的话,很麻烦。”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