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31章 吞噬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无忧山后的海域翻起了浪花,夜色降临时,诡谲浓郁的月光湮没这座古老的城堡。

    森然的房间里,玲珑翡玉床上的身影犹若鬼魅,疯子在轻歌的眼瞳之中,看见了自己狰狞的脸,她突地瞪大眼,睚眦欲裂,怒目圆睁,双瞳赤红的可怕,脸庞都扭曲了起来,刀痕拧在一起,似百鬼夜行呼啸而过在四下无人的酒巷里留下的痕迹。

    “疯子会说自己是疯子吗?”

    床上的轻歌放松懈怠,月色自窗棂洒落进来,少女眉角眼梢都是嫣然的笑意,疯子看着身下之人,绝色天香的笑让她有一瞬的晃神。

    片刻后,疯子大笑。

    她翻过身,无力的躺在床上,笑得双肩不停的抖动,沙哑的笑声犹如利刃,划破了无忧山夜里的寂静。

    轻歌转头,眸光复杂的看着疯子。

    真的是疯子吗?

    好像是的,是个让人心疼的疯子,脸上的刀痕似是她往日的经历,犹若神人手下的笔迹,叙述着一个又一个故事。

    许是笑累了,声音慢慢变淡,疯子吐了口气,望着在摇曳的碧蓝鬼火下幽魅空寂的天花板,轻声道:“你和她们不一样。”

    “睡吧,明日无忧山新生考核。”疯子闭上双眼。

    新生考核?

    仔细冥思过后轻歌才想起,被选入迦蓝的新人,还得在迦蓝众人的注视之下再来一场考核,以实力让众人心服口服,也是变相的说明这些新人能进迦蓝没有一个是有水分的。

    轻歌虽然是院长徒弟,但这考核考的不仅仅是她的实力,还有其他学生的看法。

    故此,必须得去。

    除非她不想呆在迦蓝了。

    轻歌双手环起放在后脑勺下面,眸光中倒映出幽静的夜,天下这般大,可似乎,哪里都有厮杀。

    离开这个战场,无非是走向下一个战场的开端,等杀戮停止的那一刻,也是她生命终止或是天下群雄断送在她手上的时候。

    细细想想,她才十六岁,如花似玉的年纪演着风华正茂的戏,可一路走来,她以风华为刀剑,杀尽穷途阻碍。

    浓郁的夜色里,清风凉,月色皎,少女唇角上扬,笑容邪魅狷狂,疯子倏地睁开双眼,看向少女,少女脸上的笑,让她恍惚,竟是回忆起了那狂妄的话。

    ——我若成佛,天下无魔。

    ——我若是魔,佛奈我何?

    她是谁,天下便是怎样。

    她是踏越九重清歌而来的女子,在尘嚣内洗尽铅华,转而又执刀屠戮乱贼,于万里江山之巅,开出一朵名为惊世之花。

    疯子闭上眼,讥诮一笑,她在想什么呢,眼前的少女虽然心思敏捷聪慧过人,却还没到那种乱世的程度。

    睡意在两人之间悄然蔓延,碧蓝鬼火极具灵性,在二人沉睡时扑灭,屋内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犹似宣纸上的浓墨,在四下无人的时光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晕染开。

    轻歌半睡半醒,体内的第二十五条筋脉泛着赤红的光,汹涌的煞气悄然无声的吞噬着身下玲珑翡玉床里蕴着的灵气。

    嘭——

    嘭!

    又是两道沉重的声音响起,轻歌与疯子几乎在同一时刻醒来,二人齐齐摔在地上,背部紧贴着冰凉的对面。

    两人面面相觑,疯子微微蹙眉,轻歌望着空空如也的地面和一堆轻烟,嘴角眼角齐齐抽搐。

    那条筋脉,竟然背对着她把这张床的灵气给全是吞噬了。

    玲珑翡玉床是二剑以上的灵师,与炼器师一同铸造出来的宝物,本体即是灵气,若没了灵气,就什么都没了。

    “你的嗜好真特别。”

    疯子也是愣了一会儿,显然也呆住了。

    轻歌那叫个委屈,她也想安生的睡一觉!

    “走。”

    疯子站了起来,而后朝轻歌伸出手,轻歌看着面前的手,微怔。

    女人的手白嫩修长,如羊脂玉般,在窗外落进来的白月光下,更是显得美艳,与疯子密布疤痕的脸对比太强烈,也太让人震撼。

    轻歌想知道,她的曾经,究竟经历了怎样非人的折磨。

    太息着,轻歌把手放在疯子的手上,疯子一用力,便把轻歌拉了起来。

    疯子拉着轻歌的手出了玉石门,往外走,夜色如雾,轻歌低头看着自己被握着的手,像是被温暖的玉石包裹。

    无人的夜里,金蟾鼎还在吸收着天地间的灵气,疯子紧握住轻歌的手,一直往前走,直到到了一间玉石屋前,她指着这扇门,道:“我不喜欢她们,把她们的床给弄掉。”

    轻歌:“……”

    这世界咋了——

    “我试试。”

    轻歌耸了耸肩,盘腿而坐,闭目,试图控制第二十五条赤红的筋脉,激发筋脉内的煞气。

    煞气犹若被扎了屁股的马,那叫个疯狂,立即蜂拥而出,如汪洋大海,弥漫进轻歌面前的这间屋子,直到覆在了两张床上。

    煞气将两张玲珑翡玉床内的灵气尽数吞噬,下一刻,却见两道沉重的声音响起,两张床上的两名女子轰然倒地,紧接着,是惊呼的声音。

    任谁半夜睡得好好的,突然往下坠,都会吓一跳吧。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如轻歌,或是这个叫做疯子的女人一样变态。

    莫说是床没了,哪怕是天塌了,也不见得她们会有半分失色。

    轻歌想了想,若这屋子里两名女子床没了,上告长老,长老一旦彻查就会发现她屋子的床也不见了,只要有心不难看出端倪。

    既然如此,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这些床都给收了。

    反正对她有好处——

    轻歌发现赤红筋脉口的煞气有些松动,可以疏通一点,更是惊喜。

    滔天般的煞气覆盖整座无忧山,无数张玲珑翡玉床皆在一瞬之间化为虚无,而轻歌的体内的筋脉,好似没有任何饱感,如一头饿狼般,将这些玲珑翡玉床里的灵气全部吞噬。

    诚然,轻歌想把整个无忧山的玲珑翡玉床都给吞了,可她没那个本事。

    旁侧站着的疯子望着轻歌的眸中闪过一道阴诡之色,她看见一簇簇碧蓝鬼火在无数房屋内闪烁起,还有一道道惊呼声。

    她蓦地拉住轻歌,不由分说的就往北面自家屋子跑,“快逃。”

    轻歌懵了,委屈得很,她的小筋脉还没吃饱呢。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