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29章 碧落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少年头七,碧落如一具傀儡跪在灵柩旁,青年男人没了心智,竟是在装着尸骨未寒躯体残破的少年的棺材旁,侮辱亵渎了碧落,凄厉的尖叫声划破寂静的夜,碧落在男人脖颈处咬掉了一块肉,还咬掉了他的生命。

    她成了罪女,男人的父亲村子里的长老以祭奠为名,将她投进大海里,想象中的宁静之夏没有到来,日头最强烈的时候,深海之上涛浪翻腾,湮没了这个多年来惴惴不安的村长。

    听后人说,路过这一方村庄时,时常在海岸上看见一个绝色的女子落魄地坐着,怀里抱着一具没有头颅的尸体。

    虽让人心惶,却又让人心疼。

    后来,这片海域,叫做碧落。

    “碧落海无边无际,南面是无忧山,北面是西海域。”

    轻纱流离看着近在咫尺的无忧山,心平气和的与身后的轻歌解释着。

    轻歌循着轻纱流离的目光,朝无忧山望去,无忧山山巅氤氲着白雾,山下一座座房屋由晶石堆砌而成,中央之处,一座巨大金蟾雕塑,镇压邪魔鬼怪。

    金蟾鼎,聚灵灵器,有聚集天地灵气的作用,不仅如此,还能储存天地灵气,供人修炼。

    四大帝国,没有一个国度拥有聚灵灵器,可见迦蓝的奢侈豪气。

    也能感受到,迦蓝的长老们,对新人的扶持栽培。

    环境条件这般好,至于能突破到哪个阶级,除了本身的天赋外还有后天的努力。

    如之前所说,没有从天而降的好运和一蹴而成的事,凡事都得遵循世间规律,一步一个脚印。

    今日和明日,总得选择一个时间来辛苦。

    到了无忧山的山门前,轻纱流离脚步停下,玉手抬起,指向北方,“夜轻歌,你的房间是最北边的一个,与你同住的还有一个女子,是个疯子,你且叫她疯子就好。”

    疯子——

    轻歌仔细摩挲着轻纱流离的话,视线的尽头是最北边的晶石房屋。

    从此往后,至少有三个月的时间,必须住在这里。

    “轻纱学姐——”看见轻纱流离,来来往往的人目光里都蓄着敬意。

    轻纱流离微微点头,神态怡然,似乎很享受周遭众人的尊敬。

    “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处理,你自己去吧,”轻纱流离道。

    轻歌抬起脚步往北面走,直截了当的忽视掉四周各色各样的眼神和不堪入耳的窃窃私语。

    “夜轻歌!”轻纱流离忽的喊住轻歌。

    轻歌顿住,背对着轻纱流离。

    “你莫要打君若离的主意,他不是你们北月国肤浅的王爷,你没有资格入他的眼。”轻纱流离攥紧了手,道。

    轻歌巧笑焉兮,回眸朝轻纱流离看去,目光里充斥着怜悯,那样富有同情可怜的眼神让轻纱流离极不舒服。

    “没有资格的那个人,是你吧?”

    音落,袍摆自半空划出一道完美的弧度,如火焰烧,少女眼底神采飞扬,远山般的眉梢往上挑,张扬如斯,轻狂炫目。

    轻纱流离呆讷的站在原地,脸庞僵硬,四肢紧绷,一股寒意自脚底升起,横冲直撞涌上天灵感。

    少女一针见血一语中的,将她所有的骄傲给打碎。

    她低头,咬牙切齿,眸里的不甘将淡然的气质给破坏了。

    轻纱流离想要落荒而逃,可她是三长老门下的弟子,是迦蓝数一数二的天才,她得保持她的大家闺秀如风清贵,徐徐离开。

    轻歌往极北的方向走去,沿途是修炼的学生们,絮说纷纷的声音,此起彼伏。

    “喂,你看那个人,是夜轻歌吧,好像是院长带来的徒弟。”

    “啧啧,院长真是古怪得很,放着那么优秀的霓霄学姐不要,要这个夜轻歌,哎,我上次出去历练,听说这夜轻歌前前后后有两个未婚夫呢,起初十几年被北月国的小王爷嫌弃,后来她与府中管家有染,皇上盛怒之下就解了婚约。”

    “不是吧,世家的女子还这么不检点?要我是那小王爷,不得气死来,还有呢?第二个未婚夫呢?”

    “第二个未婚夫可就更厉害了,你们知道那浮生境吗?”

    “浮生境,兴起的势力,血腥残忍强大神秘,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难不成她第二个未婚夫是浮生境的人?”

    一地抽吸声。

    “不仅是浮生境的人,还是浮生境主,这浮生境主冰清玉华,给了她一场盛世婚礼,为她延迟几百年来从未更改过日期的四朝大战,大婚当日更是有百国使臣四大帝国王权中人作见证,这样的婚礼,哪个姑娘都心驰神往,可你们知道后来怎么了吗?”这人肆无忌惮的大笑。

    “怎么了?”众人好奇。

    “后来,浮生境主逃婚了。”大笑的声音响起,众人一愣,皆是笑得四仰八叉。

    “我看她就是活该,你们知道她多残忍吗?弑姐杀妹陷害当家主母进青楼自杀,还把以前的未婚夫活生生的杀了,这么心狠的人要是住进了无忧山,只怕无忧山永无安宁了。”

    “……”

    众人开始惶恐。

    轻歌于嘲笑之声中往前慢走,脸色寒冷如霜,周身氤氲着凉薄,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瞳深处,燃烧着妖冶的鬼火。

    杀戮的气息在不为人知的血河之上蔓延,隐藏在少女体内的嗜血因子似要破体而出,化为千万刀剑,屠国杀人灭了天下。

    然,这些人还没有任何要停止的意思,越说越有劲——

    “还有啊,院长想让这个毒辣阴狠的女子居住进焚月殿,来我们无忧山只是应付下我们,三个月之后,她就要去焚月殿了。”

    “院长这样,也不怕人笑话了去,既然她的住处在焚月殿,又何必惺惺作态来无忧山,岂不是委屈了她去。”

    “……”

    “吵死了!”

    一道魔障似得声音阴晦响起,大白天的,周遭的众人心里却衍生出了无尽的杀意。

    众人朝后面看去,却见一个裹着黑色衣裳的女人躺在地上休憩,脸色罩着一个草帽,说话时,女子将草帽往下移了些,露出一双魔鬼幽魅般的眼。

    诸人咽了咽口水,议论戛然止住,四下里,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