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26章 我让你去吃屎你吃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迦蓝。

    轻歌与轻纱流离二人出了明月殿的门,走过南河桥时,余光瞥了眼的桥下的琼浆玉液水。

    轻纱流离循着轻歌的目光看去,一面走一面道:“南河桥下的琼浆玉液水,是四长老空虚生前去南冥历练的时候发现的一汪灵水,觉得富有灵性,喝了之后还能洗筋伐髓,就装进空间袋,移到迦蓝了。”

    此时,二人下了南河桥,轻纱流离的声音却未停下,“直到琼浆玉液水放至南河桥下,南冥却来了人,这琼浆玉液水是他们的神水,四长老私自把它带来迦蓝,南冥大军踏破河山万里,想要与迦蓝开战,十年前的迦蓝,在降龙几大学院的下面,没有现在这么强大,四长老不想祸害迦蓝,在门前自刎,保全了迦蓝众人,后来,迦蓝学院的人,不懈努力,长老们也都拼命修炼,他们用了十余年的时间,成就了今日的迦蓝。”

    言至此,轻纱流离停下了脚步,轻歌也顿住,眸光冷淡的看着轻纱流离。

    她心思玲珑,自然知道轻纱流离无端与她讲空虚和琼浆玉液水的事情,不仅仅是讲一个故事那么简单。

    轻纱流离回身,目光冷漠,声音之中更是不含任何感情,“夜轻歌,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们迦蓝学院的每个人,都很努力,为了迦蓝学院受无数苦难,只为让迦蓝保留住而今的辉煌,大家都稳打稳扎,没有谁靠运气,走捷径,更没有从天而降的好运,一蹴而成。”

    轻歌敛眸,幽深森然。

    她懂了,轻纱流离是说她靠运气,走捷径,并不像迦蓝里的其他学生一样,一步步的往上爬。

    可这一路走来,无数次生死徘徊,难道都是假的?

    当初被人叫废物,羞辱是丑女,谁又知道当初姬月为她新生丹田时的那种苦痛?何止是撕心裂肺泣血刺骨。

    再后来,她被夜正熊沿路拖至刑法库,在刑法库大门前问罚,衣裳摩擦地面,脊背更是拖了一路,血肉模糊,隐约可以看见森森白骨。

    溪水河畔,她被逼无奈,为救船上众人,跃下浠水河,用血肉之躯喂血魔花。

    莫里斯大峡谷,山崩地裂,天海动摇,火焰龙出世,她九死一生才将其驯服。

    凤凰山,炎魔血狼杀戮疯狂,鲜血流满整座山,月蚀鼎内她在冰天雪地的墟洞里坐化,三千白发之痛谁能理解,伶俜一人孑然一身走过无数个荒芜年月,她若非心志坚定,恐怕现在还呆在月蚀鼎的空间里。

    直到族比,世人才渐渐知道这个心狠的女子叫做夜轻歌,她不是废物。

    盛世大婚,万众瞩目之下,她成了被抛弃的那一个,成了全天下人的笑话,于女子来说,哀莫大于心死。

    四朝大战,詹秋以雷电体质,施以破雷鬼谱,她体内二十四条筋脉断裂成血雾,鲜血自万千毛孔中溢出,流了一身。

    北月冥施毒,北月皇陷害,她以罪女身份,装进囚车,沿途都是嘲讽的百姓,世态炎凉,她竟是真的该死。

    可这真的如轻纱流离所说,是从天而降的好运吗?

    是一蹴而成就能做到的吗?

    轻纱流离见轻歌不说话,紧抿着削薄的唇,继续往无忧山的方向走去。

    来来往往都是迦蓝的学生,当那目光落在轻歌身上时候,嘲讽、鄙夷、漠然、嫉妒……

    “流离学姐。”

    迎面走来一伙人,这伙人以身着红衣的女子为首,女子明眸皓齿,娇蛮如斯,笑起来的时候有两个酒窝,三千青丝用一根蛇簪挽住,迎面走来时,盛气凌人,飞扬跋扈。

    “龙樱,最近有没有偷懒?”轻纱流离道。

    被称为龙樱的红衣少女咧嘴一笑,道:“我最近可勤奋呢。”

    “那就好。”

    轻纱流离点了点头,龙樱是她管辖下的人,实力强,对她也有好处。

    龙樱瞥了眼轻歌,看见轻歌身上穿着的红袍,黛眉扬起,冷笑出声,“这位,该不会就是院长带来的徒弟,夜轻歌吧?”

    “是她。”

    轻纱流离淡淡的道,她余光自轻歌身上扫过,眼瞳深处燃烧起冷然幽深的鬼火。

    龙樱朝轻歌走去的时候,轻纱流离微微侧过身子,刻意的为其让出了一条道来。

    张扬任性的少女径直走至轻歌面前,白嫩滑腻的手里拽着一捆长鞭,她将手抬起,指向轻歌,声音清脆,“你,把衣服给我脱了。”轻歌与她穿一个颜色的衣裳。

    轻歌蹙眉,不想理会这无理取闹的姑娘,偏偏她人生地不熟的,还就只能站在这里。

    而轻纱流离也没有任何要带她去无忧山的意思,她也不知道无忧山在哪里……

    摆明了,轻纱流离是故意让她当众受辱的。

    “你耳朵聋了吗?我跟你说话你没听见?”龙樱继而怒道。

    “你让我脱我就脱,那么我让你去吃屎你去吗?”

    轻歌淡淡的看了眼龙樱,她向来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若是碰上这不人不鬼的姑娘,说的自然也是不人不鬼的话。

    远处玉石阁楼上,两三道身影坐在窗前,朝这边眺望。

    其中一个拥有亚麻色短发的男子俊美无俦,短衣短裤,白皙的皮肤如女人一般,短发干净利落,只是这样看来,难免有些不伦不类。

    男子笑的时候喜欢勾起一边唇角邪笑,左边有颗虎牙,器宇轩昂间,又透着几分可爱。

    “若离若离,你快看这个夜轻歌,真有意思!”短发男子笑道。

    旁侧,琉璃尊椅上,身着妃色锦袍的男子端坐着,修长的手异常好看。

    男子有条不紊的执起酒壶,手腕微转,酒水溢出的刹那香味四散,他头也没抬,便道:“粗俗的女人,脏了眼睛。”

    短发男子撇了撇嘴,朝躺在边角处贵妃榻上的女子看去,女子纱衣裹身,巨大的胸呼之欲出,纱衣之下,胴体显露无疑,胸前的柔软雪白异常,那一道沟壑引人遐想。

    她见短发男子朝这边看来,绝美的脸上浮现一丝寡淡之色,“别看我,我不想吃屎。”

    “若离,你看,她也说了吃屎,她是不是也很粗俗。”短发男子眼巴巴的看着倒酒的君若离。

    贵妃榻上的女子:“……”

    “滚!”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