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25章 三月之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明月殿外,青烟氤氲,身着碧蓝长衫的女子气质淡然娴静,姽婳婕妤,听见殿内安溯游的声音,女子眸光一颤,眉头紧紧蹙起。

    “流离,还不进来!”无虞的声音在殿宇内响起。

    轻纱流离指尖微颤,闻声,踏步优雅的走了进去,倩影婀娜,娉婷秀雅。

    进了殿内,轻纱流离颔首,双手拱起,朝几人行礼,“院长,二位长老。”

    这一次迦蓝学院择选出来的新生都是由她负责,在安溯游与轻歌去往明月殿的时候,安溯游就派人通知了她来明月殿,带轻歌去住的地方,并且为轻歌讲解一些关于迦蓝学院的事情。

    轻纱流离一早就来了,不过因殿内言语激烈,就一直侯在殿外。

    “你带这丫头去无忧山。”无虞道。

    无忧山,是迦蓝学院学生居住的地方,换而言之,是实力最弱者的群居之所。

    “慢着。”在轻纱流离就要带轻歌走的时候,安溯游忽的道。

    众人的朝安溯游看去,无虞蹙眉。

    “带轻歌去焚月殿吧。”安溯游道。

    此言出,其他几人皆是倒吸了口冷气。

    迦蓝的住所是很有规律的,森严若斯,新生必须与众人住在一起,一座山的房间起码能住八九百人,当学生在迦蓝资历满三年,能有单人房屋,再之后,天赋异禀的学生被长老收为弟子,能有阁楼居住,唯独不能居住在殿内。

    殿!

    是迦蓝学院长老的专属,不仅如此,焚月殿更是迦蓝学院内众人的禁忌……

    “院长,焚月殿可是四长老的居所……”轻纱流离不可置信的看着安溯游。

    焚月殿,当年为一人而建,从建立到现在,只住过一个人。

    那个人即是迦蓝的最年轻的长老,四长老,空虚。

    “老夫会不知道?”

    安溯游轻瞥了眼轻纱流离,轻纱流离立即噤声。

    “迦蓝史上,从未有学生居住过殿宇,安兄,你这般做,会乱了纲纪规则的!”石钟海勃然大怒。

    安溯游脸色阴沉,不为所动。

    无虞见安溯游这般决然,只知不好说什么,便耐心劝道:“迦蓝对待学生一向公平,轻歌丫头一来就入住焚月殿,免不了落人口舌,还会让其他学生觉得我们做长老、院长的不公平,不如这样,先让轻歌在无忧山居住三个月?三个月时间一过,立即进焚月殿?这样的话,也说的过去。”

    安溯游敛眸。

    无虞见安溯游有一丝动容,立即敲锣打鼓趁胜追击,“我知道你做事从不怕闲言闲语,可轻歌这丫头毕竟年纪小,日后要在迦蓝待很长一段时间,你就算不为自己想想,也得为她设身处地的考虑考虑不是?”

    “也行。”安溯游认可了无虞的话,道:“三个月,三个月后,老夫要亲自去把我徒儿接去焚月殿,届时,谁敢拦老夫,莫怪老夫不客气。”

    “那是自然。”无虞捋了捋胡子,看了眼轻纱流离,“流离,还不快把轻歌丫头带去无忧山。”

    “是。”

    轻纱流离点头,转身时轻睨了眼轻歌,“夜姑娘,随我来吧。”

    轻歌眸光冷漠,氤氲着寒雾,指尖微动,她看了眼悬挂在明月殿上的鸾凤和鸣,片刻后跟上轻纱流离,往明月殿外走。

    二人离开后,明月殿的灵光门重重关上。

    殿内。

    无虞在灵气椅上坐下,满脸严肃,“溯游,浮生境主和夜轻歌的事情你不是不知道,那梅卿尘来自血族你也不是不知道,若被血族的人发现夜轻歌知道血族的事情,必然会对夜轻歌出手,即便她是普通弟子,我们迦蓝的人也不能被其他的势力给欺负了去,更何况她还是迦蓝院长首徒,只怕会殃及迦蓝。”

    “她不知道血族。”

    安溯游道,片刻后,抬头,面露凶光,“知道又如何?血族当年已经从我身边抢走一个人,老夫这次绝不会让轻歌也受此磨难。”

    “血族的残忍你应该比我还清楚。”无虞太息一声,道:“不管怎样,夜轻歌与梅卿尘有关系,我们迦蓝,不能要这种祸害。”

    “祸害?”

    安溯游虚眯起眼,目光浑浊,杀机隐隐,“无虞,你的意思是说老夫的徒儿是祸害?”

    无虞蹙眉,“我并非这意思……”

    “难道她不是个祸害?”石钟海冷笑,“若她不是祸害的话,怎么会死那么多人?浮生境主又怎会在大婚之日弃她而去?”

    “够了!”安溯游言语间蕴着薄怒,“血族要是真来了,还有老夫在,老夫和老夫的徒儿,绝不会殃及迦蓝众人。”

    老人拂袖,转身,袍摆飞掠,“不过日后我再从谁嘴里听见说她是祸害,不论是学生还是长老,老夫绝不会给半分面子,杀无赦!”

    言罢,安溯游大步流星的往外走去,无虞惆怅的看着安溯游的背影,摇了摇头。

    “无虞兄,你看他这样子,我们是为他好!”石钟海气得合不拢嘴。

    “罢了罢了。”

    无虞从灵气椅上站了起来,“溯游一直都是这性子,他认定的事情,即便是你拿刀架在他脖子上,他也不会改变主意,事情既然已经注定,我们就静观其变吧。”

    石钟海眉头紧蹙,“我从未见过这般心狠手辣的丫头,年纪轻轻就这样狂妄,等时日长了些那还得了?这迦蓝的院长要是被她传承,怕是四星大陆上再无迦蓝学院往日辉煌。”

    “往后的事情不要去想。”

    听石钟海这般说,无虞也很是苦恼,不过他比石钟海要沉得住气,“等会儿你去找年生,跟他说说此事,问问他的看法,年生的性子是我们几人之中最温和的一个,处理事情来也最明智。”

    石钟海点头,须臾,眉头再次蹙起,“年生一向不管闲事,以他的性子,就算与他说了,他也不会意识到此事的严重性。”

    “还是去说一下,总归要让他知道。”无虞道。

    石钟海应了一声后,便离开了明月殿。

    明月殿内只剩下无虞一人,他站在大殿中央,四周是金碧辉煌的摆设,天花板上的鸾凤和鸣奢侈恢弘,他低下头,看着青石地板上泛起的光泽,苦苦一笑……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