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4章 命格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将书拿起,随意的翻了几页,惊骇。

    这竟然是本从人级到天级都有详细描述的炼器书,只是中间地级部分被黑色笔墨覆盖住了,灵级那几页被撕掉,至于后面天级,用的却是轻歌看不懂的字符书写。

    “这书上有远古洪荒的味道。”

    猫狐状态的姬月如人类一般抱着爪子一本正经的望着与他同高的椅子上的炼器书,若有所思;双眼微光一闪,姬月道:“这笔迹好熟悉。”

    “是林尘送来的。”轻歌道:“我以为他跟我袒露炼器师的事情是因为愧疚,没想到是为了让我炼器,在他眼里我肯定还是个废物,他就算有心帮我也不可能一辈子呆在我身边,所以想让我有一技之长,除了防身外也让自己有些存在价值。”

    “他想的还真是周到。”姬月撇了撇嘴。

    “也算是份人情,不过这炼器书我虽然看得懂,却没有什么头绪。”轻歌随意的翻了翻炼器书,皱眉。

    不过也是,炼器的精髓平常人难以掌握,若是轻而易举就能成为炼器师,炼器师就没那么稀罕了。

    “人级炼器的精髓在于炼器,只要给你一个鼎炉和炼器材料,你自己照着书去炼就能炼好,至于能炼出怎样的兵器,就看你的天赋了,不过人级之后,想要炼好难如登天。”姬月道。

    想当初他结识的几个兄弟之中,就有是炼器师的,潜移默化,也一知半解,虽然是入门级别,但对于轻歌这种菜鸟来说,还是非常大师的。

    轻歌点头,看着面前的鼎炉有些苦恼了,这么大,岂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她要炼器了?

    敢不敢再嚣张一点——

    姬月看着非常懊恼的轻歌,恨铁不成器的摇了摇头,翻了翻白眼,道:“鼎炉可以缩放的,你将灵气灌溉在鼎身上,再用意识让他变小。”

    “这么神奇?”

    轻歌欲哭无泪,她这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佣兵,在四星大陆,简直就是土包子一个。

    将鼎炉缩小后和炼器书一同放在柜子里,轻歌去阁楼底下看了看一号,一号还是没有任何要醒的迹象。

    轻歌转过身走上木梯,突然间,轻歌停住脚步,双眸瞪大瞳孔紧缩,漆黑如墨的双瞳之中释放出无限的光华,清光氤氲。

    轻歌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寒毛直竖。

    少年踩在木梯扶手上,惨白的双手环住轻歌的脖颈,恨不得将其脖子捏碎,他的脸与轻歌的侧脸紧紧相贴,舌头在轻歌耳垂边缘舔了舔,一双碧蓝妖冶的瞳孔,美丽慑人,他诡谲一笑,声音充斥着魅惑,“真香。”

    轻歌手放在林尘送给她的匕首上面,警惕的如一头豹子,眼中杀机暗藏,随时迸射出致命一击。

    “不要杀它。”

    轻歌正准备动手,姬月的声音响起。

    姬月站在木梯最上方,一红一紫的眼眸冷冷的注视着一号,它冷傲的似个帝王,凉薄的像个杀手,“畜生,你就是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吗?”

    一号脸色变了变。

    “放开她,不然本座定饶不了你。”姬月说话间,一阵凉风从楼梯口蔓延进来。

    一号碧蓝的双眼有些空洞呆滞,轻歌趁其放松的时候反手握住一号的手固定在一号身后,同时将手中匕首抵在一号脖子侧面。

    一号鼻子抽搐,如一头发怒的狮子,他想挣脱开轻歌的手,双眼愤怒的瞪着姬月,一声声低吼,从其嘴里传出,像是频临绝望的野兽,象征着尊严的最后的吼声。

    姬月见此,从木梯上走下,一爪子打在一号脑袋上,直接将一号打昏了过去。

    轻歌抱着一号,杀意毕露。

    “他身体内的骨头被人强行剔掉,换上远古野兽的骨骼,他现在的状态有些走火入魔,脑袋不清醒,不过若是你能将他驯服,假以时日,他的实力肯定会突飞猛进,人所不及。”

    姬月道,“这段时间他暂时不会醒来,你好好修炼,等再强大些,看看能不能驯服。”

    轻歌诧异的望着怀中安详如孩童般的少年,剔骨换骨肯定很痛苦吧,而且以前还受到以前一群变态的摧残,精神和身体的折磨,都惨不忍睹。

    并非是她圣母起恻隐之心,只是他在一号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一号只是个代号,他没有名字,她也没有;剔骨的折磨她也承受过,十七岁那年,她被敌国抓去想要套取信息,硬生生将她的左臂骨头活活剥离,待佣兵团的人将她救出来时,已经被折磨的没有人样。

    当时,佣兵团的主子为了救她,耗费过亿资金,请了国际上最出名的医生,用死人的骨头为她接上。

    依稀记得,雨季的她,躺在病床上顽固的看着医师说不打麻醉,她想要深深记住那种痛苦,激励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北月国。

    夜色微凉,清风四起。

    俞长老站在幻殿二楼窗前,俯瞰着北月国皇城的夜景,他双目紧闭,头发苍白,脸上的皱纹全是岁月留下的痕迹;他一手拄着金蟾拐杖,一手拿着鎏金石头。

    紫檀房门被打开,萧如风一袭青衫走进,望着老者伛偻的背影,眸光复杂。

    “以后多与夜轻歌来往。”老者背对着萧如风,道。

    萧如风诧异,“为何?”

    老者不言,将手中的石头丢给萧如风,萧如风伸手接住,手中的石头印有“夜轻歌”这个名字,萧如风满眼错愕,“打通第八根石柱的那个人是夜轻歌?”

    也就是说,与他在斗兽场有过一面之缘的无名,是夜轻歌!

    老者点了点头,道:“命格石不会说谎。”

    萧如风望着手中的命格石,若有所思。

    幻殿第八根石柱被打通的消息,以秋风卷落叶的速度传遍大江南北,举国震惊,无名这个不为人知的名字也因此,声名鹊起。

    日次,夜家练武场。

    轻歌盘腿坐在乾坤石旁侧修炼,她的丹田与别人的不一样,吸收天地灵气的时候,再强大的人也感应不到;不然,她也不会这样嚣张的来练武场修炼,除非不要命了。

    秦岚等人这些天对她懈怠,有两个原因,一是她一个废物不足为患,二是众人的重心都放在夜雪身上。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