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19章 永生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双眼涣散,神魂脆弱。

    她看着姬月脸色恢复如初,只想在身上再找出一个可以放血的地方,以鲜血换其生命的延续,

    紧咬着干涸的唇,轻歌费力的捡起明王刀,在锁骨处划了一道,鲜血顿时涌出。

    明王刀自她手中落下,在寂静的墟洞中,发出一声凛冽的清响。

    轻歌俯下身子,沾满了血的锁骨覆在姬月唇上,轻歌肩上,姬月双眼蓦然睁开,一双阴诡异瞳,邪肆妖冶,他忽的将轻歌扑倒在地,犹似古欧洲失控的吸血鬼,拼命的吮/吸着最后一丝残留的血。

    轻歌背部抵着冰凉的地面,身体四周仿若氤氲着烟雾,她眸光流离,红袍扯下,香肩裸露在外,鲜血犹似奈何桥下的不知名野花,悄然蔓延时疯狂盛放,平常护她如宝的男子,像是着了魔,双瞳散发着骇然的煞气,辗转悱恻,情深缱绻。

    他的唇,被她体内的鲜血染红。

    森然的气息浮动,轻歌了无力气,如堕地狱,她敛眸,虚弱的朝发狂的姬月看去。

    还活着,真好。

    只要是活着,不论付出怎样的代价,都可以。

    看见姬月的身体被万箭捅穿的时候,轻歌头一次这般心慌,即便是那日盛世大婚,梅卿尘执意离开留她一人面对百国使臣和天下人的笑话,她也不曾惊惶过。

    可当姬月躺在她怀里,身上再也没有任何生气的时候,轻歌内心的怒火,能将天地焚烧。

    她不允许他死,他死了,她怎么办?

    怎么办?

    要她一个人苟活吗?

    至此,轻歌终于看清了自己心,千疮百孔之下,还是有温暖的,她还是能倾尽一切,对一个人飞蛾扑火。

    她曾不顾大凶之兆,不顾途中生死的嫁给一个人,可她被抛弃了。

    可她知道,这世间,总会有那么一个人视她如命。

    那个人,是姬月。

    他在她生命垂危之际挡去炎魔血狼的攻击,他曾对另一个男人说,你只要对她好就行,其他让我来。

    他说,我只给你一次放纵的机会,再有下次,我绝不会让你逃走。

    他动用了储存十六年的力量,只为一场春雪,四朝大战,他为她驭天雷。他总是这样,只想到她,只要她说的,他都会去做,即便是让他去死,他也会相信死对他有好处。

    回头看一下,看看那个总是守在你身后为你火海刀山万死不辞的男人,她是你一个人的王。

    墟洞下,昏暗幽深,轻歌仿佛又回到了前世,执行任务凤山崩断,那时,她看着巨石滚落山体滑坡,知道自己只有死路一条,可她心坦荡,不惧生死,死又如何,活又如何,于她来说,都一样。

    可真正临死的这一刻,轻歌怕了。

    她不想死,她还有许多事未完成,她怕她死了夜青天会受不住打击,那样慈祥和蔼且脆弱的老人……

    她还想再抱着小狐狸在暖阳午后躺在贵妃榻上摇晃,还想跟姬月说,带她去妖域,看妖域的日出,坐在那凤座上,为她穿上百凤朝凰……

    嘭!

    山河断裂之声!

    轻歌瞳孔骤然紧缩,四周狂风大作,她的身体突然在往下降,脑子里一片通彻,趴在她身后的男子身影变淡,湮没在墟洞里。

    岩浆巨石从天而降,眼见着就要朝轻歌砸去,火红的颜彩渲染轻歌的眼瞳,刹那间,天地相撞,乾坤移位,水月镜花之后,再抬眸,眼前是亭台轩榭,四周空寂萧瑟。

    又是英武侯府!

    轻歌低头望去,双手抬起,手腕上的皮肤细腻光滑,完好无损,锁骨上的衣裳也没半分紊乱。

    “幻境?”

    轻歌蹙眉,适才感知那么强烈,她不相信是幻境。

    呆讷片刻后的,轻歌狂喜,不管怎样,活着……就好。

    阴森的风悄无声息的刮过,轻歌发现自己脚底凸起,软靴移开,低头看去,是一本古朴的书和一块漆黑的碎石,碎石石面纹理古老复杂,衍生出丝丝缕缕森然的气息。

    轻歌蹲下身子把碎石和书捡起,书页之上,金光闪过,三个大字龙飞凤舞赫然闪现。

    大灵师!

    轻歌眼皮不停的跳着,惊喜不已,就地而坐,袍摆如火炽烈燃烧,她把手中的书翻开,先人的笔迹遒劲有力,一字一句,讲述的都是撰著此书之人生平的所有心境感悟。

    心境感悟的通透,比修炼还要难,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强者因心结而废修为了。

    让轻歌震愕不已的是,这是一本大灵师的心境感悟,也就是说,从先天十三重、灵师七剑,再到大灵师的心境感悟全都有记载。

    “大灵师?”轻歌将书合上,眸光凝住,呼吸微微急促了起来。

    秦魁,一个二剑灵师就能摧毁一个帝国。

    迦蓝学院院长,安溯游,四剑灵师,与落花城的城主实力相仿,二人可谓是四星大陆最强的尊者。

    可四剑灵师之后还有五剑、六剑、七剑,四星大陆上从未出现过!

    更别说是大灵师!

    遥不可及的存在——

    轻歌把注意力放在碎石上,这碎石名为永生石。

    实力达到大灵师后的强者,能用灵气凝成一块石头,将平生事迹写在永生石中,避免死后被人遗忘,有些幸运之人,甚至还能得到大灵师的传承。

    轻歌深呼吸了一下,将书合上,玉手紧握住永生石。

    灵气自丹火喷出,运转至轻歌的手上,再汇入永生石里。

    刹那间,永生石石身光芒大盛,青灰的光刺痛人的眼球。

    半晌过去,一道漆黑光刃蓦的掠出,窜入轻歌的眉心,彻底湮没。

    与此同时,轻歌双瞳之中,漾着青烟灰电,思绪飘渺间,响起男人磁性雄厚之声。

    “本候,北月英武侯,百年常青,平生志,皆在永生,永生一石,载本候所闻、所见、所知,望传后人,造福众生。”

    只闻其声,未见其人。

    尽管如此,轻歌似乎能想象得出,那是怎样一个威武霸气拥有将王之怒的男人。

    北月封侯第一人,风云叱咤,苍穹傲视,独尊唯我!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