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13章 封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后来,他登基新皇的时候,夜惊风人在边境之外,却为说一句恭喜,三天三夜,驰骋骏马,没命的往北月皇城赶。

    北月皇满心的悲怆,千疮百孔里,似是出现一丝清明。

    他突地怀念年少,两人疾风烈马的时候……

    阴暗空旷的走廊,两名宫奴提着木制饭盒往前走,其中一个说:“张三,我听说虞后失踪了,这事是不是真的?”

    “千真万确。”

    张三点了点头,凑上前,轻声道:“我听后宫里主事的嬷嬷说,昨日先皇去城西永安郊外的时候,虞后就没了踪迹,那么大的一个活人,说消失就消失。”

    两人身后,铁笼之中,北月皇蓦地将手中的鎏金酒壶往地上砸去,将这两名宫奴吓了一跳。

    “啧啧……”

    待缓过神来,宫奴讥讽道:“你还以为你是当今皇上?现在的你不过一个阶下囚而已,进了这天牢的人,哪个不是身娇体贵,后来还不是服服帖帖的,你还是别指望逃出去了,等以后你就会知道,死竟然是种享受。”

    两名宫奴对视一眼,残虐的笑了。

    于他们这种生活在最底层的宫奴来说,看见上位者在牢房里扭曲绝望,那是前所未有的变态快感。

    斗兽场,地宫。

    身着九凰凤袍的绝色女子斜躺在冰床上,寒气自冰床蔓延而出,云里雾里,浮光飘渺。

    宫宇的殿门被打开,男子清贵走出,绛紫的锦袍覆在身上,袍摆曳着地面,来时似有曼陀罗迎风而绽,忘川的血流了一河。

    男子身后,跟着媚娘,媚娘眸光复杂的看着冰床上的美人,眉间的朱砂灼痛了她的眼,千回百转后又是轮回的苦。

    虞后看见冥千绝,优雅的自冰床上坐起,赤着双足朝冥千绝走去,到了冥千绝面前,她忽的抱住冥千绝的手,轻咬下嘴唇,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再无往日的凌厉冷漠。

    “皇上进天牢了,再无出头之日,我是不是可以回来了?”她小心翼翼的说。

    冥千绝眸光邪肆寡淡,他低头看了眼身边娇媚的女子,而后道:“以后留在我身边吧。”

    闻言,虞后将脸扬起,粲然的笑。

    她在深宫之中待了那么多年,为的便是今天。

    当初,她跟在冥千绝身边意气风发,心怀天下,有朝一日,冥千绝突地让她进宫,要她呆在北月皇帝身边。

    她施以妩媚,让北月皇魂牵梦绕。

    他让她找出北月皇的秘密,她在露水台下发现了那座密室,知道了北月皇的所作所为。

    后来——

    他说,日后要是有人脖子上戴了玛瑙链,她一定要竭尽所能的去帮。

    她帮了。

    他让她引轻歌去露水台,她说了。

    再之后,四朝大战,他让她激起北月皇对夜轻歌的怒火,她旁敲侧击也做到了。

    每一步,都将北月皇推进了深渊,也让轻歌在生死边缘徘徊。

    “前皇后云妃云月霞钻研占卜之术,会不会影响我们?”

    虞后柳眉微蹙,冷声问道,刹那间又成了那个母仪天下宠冠六宫的帝后。

    “夜轻歌身上有两颗命格石,结局注定,一个云月霞兴不起什么风浪,不必在意。”冥千绝将手自虞后的怀中不动声色的抽了出来,径直朝前走去,在漆黑古朴的王座上坐下。

    “云月霞与夜轻歌似乎有关系。”媚娘往前走了一步,道。

    “本尊说了,不必在意。”

    冥千绝声音陡然冷了下来,虞后、媚娘二人脸色骤变,立即单膝而跪。

    看见二人惶恐的脸,冥千绝的眸色温和了几分,道:“云月霞并非占卜世家出生,即便会占卜之术,也只晓得一二罢了,没有强硬的后台,她也只能懂得一二。”

    虞后轻敛眸子,目光幽然。

    *

    金銮殿。

    殿外大风自鲜红毯子上刮过,殿内气氛肃然。

    北凰坐于龙椅上,头戴冠冕,身披龙袍,君临天下的气势,不怒而威的眼神,让文武百官如芒在背。

    “户部尚书陈诚,贪赃枉法,视人命如草芥,诛之,其余涉嫌之人全都流放边境。”

    “护国公,谢凛,暗中开奴隶房,逼迫百姓没日没夜的炼制灵气丹,死于灵气丹下的男丁足足有两千三百三十二人,其罪当诛,诛九族,杀无赦!”

    四星大陆的通往货币是灵气丹,而只有阶级突破了灵师的人才能炼制。

    当然,普通只要有丹田能召唤出灵气之人,也能炼制。

    不过炼制过程惨不忍睹,血淋淋的。

    灵师以下的人,若要强行炼制灵气丹,得以自身鲜血,混淆灵气,再于滚烫岩浆之上融化成灵气丹,这样炼制出来的灵气丹,虽没有灵师的灵气丹精纯,却也能拿到市场上去贩卖。

    但当普通人体内的血没了,便再也铸造不出灵气丹了。

    不仅如此,这个人的生机,也彻底没了。

    “……”

    新官上任三把火,北凰登基为皇的第一日,便将七八位贪腐之官连根拔起,有人想要绝地反击,殊死相搏,可北凰是迦蓝学院长老的弟子,迦蓝学院院长还在北月,更是四剑灵师,谁敢搏?谁又搏得过?

    在这个成王败寇弱肉强食的时代,谁拳头硬,谁就是王。

    “夜轻歌。”北凰目光四顾,落在轻歌身上。

    轻歌踏出一步,双手抱拳,虎虎生威,声音冷冽爽朗,“臣女在!”

    今日新皇登基,夜青天准备去皇宫时,北凰突地派人让她也过去。

    来时轻歌一路疑惑,她充其量也就是个安国郡主,还被北月皇给废了,朝堂之上,有她立足之地?

    不过北凰既然说了,她也就大大方方来了。

    “夜家有女轻歌,聪慧过人,雄韬武略,巾帼不让须眉,特,封为侯爷,号安国。”北凰面上罩着一层冷霜,清越的声音不大,却响彻金銮殿的每一个角落。

    满朝皆惊,百官愣住。

    侯爷!

    于帝国来说,那可是至高无上的地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北月帝国的历史上,千百年也就出了一个英武侯而已。

    四星大陆,有资格封侯的,只有四大帝国,而四大帝国中,侯爷寥寥可数,女侯爷更是一个都没!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