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07章 滚回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灵气汹涌,覆满整个永安。

    满座皆惊,众人循声望去,只见高山之巅,一道身影暴掠而来,掩耳不及迅雷,转瞬便到了这块天地。

    老人白发凶目,青灰色的袍摆拽着春泥,负手而立,犹似汪洋大海般的灵气自其丹田释放而出,仿佛是末世来临前的酝酿,那等气势,浩荡磅礴,灵气所过之处,若他有心,无人能够生还。

    轻歌单膝而跪,手里的明王刀直插进地里,因秦魁的灵气攻击,身子和明王刀都不停的往后退,在地上划出了两道深深的沟壑。

    她抬眸朝从天而降的老人看去,老人脚底,银色光圈悄然蔓延开,七道光剑只有三把是黯淡无光的。

    也就是说,他是四剑灵师!

    秦魁,一个二剑灵师就能杀人灭国风云天下,莫说四剑灵师有多强悍了。

    “安溯游,此事是老夫的个人恩怨,你迦蓝学院来凑什么热闹?”看见老人,秦魁眉头紧蹙,大发雷霆之怒。

    安溯游……

    北月皇眉头狂跳不止,不可置信的朝站在轻歌前面不远处的的老人望去,“迦蓝学院院长?”

    梧桐树前,夜青天双眼之中似有闪电窜跳,安溯游是迦蓝学院院长之名,当初这老头被人称为安长老的时候他就应该想到的。

    “青天,你这丫头,了不得啊。”

    萧苍也是一愣,旋即笑道:“我就说夜家怎么没有收到迦蓝学院的邀请函,原来你孙女都成人家院长的徒儿了,还需要什么邀请函?安院长随便放出一句话,谁敢挡轻歌进迦蓝之路?”

    “这老头有什么好的,有爷爷我好?”夜青天哼了一声,一脸傲娇。

    萧苍:“……”

    *

    “个人恩怨?”

    安溯游极其嚣张的看着秦魁,眉飞色舞,说出来的话险些让秦魁吐血身亡,“我放你娘的狗/屁,老子护着老子徒儿算不算个人恩怨?老夫今天就把话撂在这了,谁敢动老夫徒儿,先从老夫尸体上踩过去?至于踩不踩得到,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秦魁怒得一佛出窍二佛升天,他一直都知道安溯游向来护短无厘头,没想到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安溯游,你这是想让迦蓝学院与落花城杠上?”秦魁的脸上爬满了阴霾,只得将落花城搬出来。

    让所有人都闻风丧胆的落花城,偏偏到了老头这里,尤为不屑。

    安溯游眸中爬上几丝冷意,讥讽的笑道:“迦蓝学院与落花城的往来一直都相安无事,怎么,秦长老是觉得自己一言一行都可以代表落花城吗?老夫竟是不知,你秦魁如今已经有这般能耐了,还是说,落花城的城主是姓秦?”

    “看来老夫下次得找个时间去落花城与城主喝喝茶,讨论讨论此事。”

    秦魁脸色黑得都要滴出墨水来,他想说些什么,安溯游立即将他的话给打断了。

    “安溯游,你休得胡诌!”

    秦魁气的胸腔不停鼓动,此起彼伏,安溯游三言两语,便给他按上了一顶特大的帽子,这话若是传到了落花城城主的口中,纵横千万里的落花城哪里还会有他的立足之地?

    “老夫也不知道,你何时竟然收了个徒儿。”秦魁将满腔怒火憋了回去,再也没了之前的嚣张。

    若比实力的话,迦蓝学院和落花城旗鼓相当,而安溯游是迦蓝学院的院长,他秦魁却只是落花城一个世家的长老罢了。

    秦魁是爱好面子之人,他着重的自然是颜面,而只有杀了夜轻歌,他才能挽回自己的颜面。

    可现在,夜轻歌突然冒出了一个师傅,是四剑灵师,今日,他是绝对杀不了夜轻歌的!

    “秦魁,滚回你落花秦家吧,否则休怪老夫不客气。”

    安溯游显然也没了耐心,一声怒喝,漫天灵气将天地笼罩,以安溯游为中心,方圆百里,万物都得臣服,四剑灵师以下,谁敢生还?

    “安……”

    秦魁暴跳如雷,可当他的声音才刚出喉咙,自安溯游身上涌出的灵气转眼便朝他袭去,禁锢束缚着,如临桎梏。

    灵气在秦魁身体周围旋飞,在安溯游的控制之下,随时化为刀剑利刃,贯穿秦魁的血肉身躯。

    至此,秦魁不敢再言。

    这一刻,他感受到了蛰伏的杀机,他毫无疑问的相信,只要他有一丝不顺从安溯游的意思,属于四剑灵师的灵气风暴,会将他碾碎成粉。

    “听不懂人话?我说,滚回去!”

    安溯游将脸上的温和之笑收了起来,一字一句,犹似风满楼的洪雷,轰隆作响,震耳欲聋,万钧之势无人敢动。

    秦魁咬牙切齿,双手紧攥,当着天下人的面,他秦魁何时这般丢脸过。

    “爷爷,我们回去吧。”

    魔琼凑在秦魁耳边,轻声言道:“我们没必要为了一个夜轻歌与迦蓝学院杠上,只要夜轻歌还活着,我们就能要了她的命,大丈夫报仇十年不晚,我们没必要逞一时之快。”

    秦魁的确想走,只是找不到台阶下罢了,魔琼这般开口,他拂了拂袖,哼了一声,踏着长空,几起几落。

    “秦长老!”

    秦魁是北月皇的靠山,北月皇如今腹背受敌,唯一能救他的只有秦魁,他自然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秦魁离开,立即惊呼出声道。

    听见北月皇的声音秦魁就气不打一处来,若非北月皇派人送来密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再有魔琼在边上添油加醋,秦魁脑子一热,就来了北月,想他二剑灵师,落花城秦家的长老,在落花城以外的地方,那可不吃香嘛……

    还吃香……

    哪里知道会吃这么大个瘪。

    若他早知道是这种结果,自然不会来了。

    想至此,秦魁怒火更甚,滔天而起。

    飞掠至半空脚踏灵气风刃的秦魁,回头怒视北月皇,冷声道:“北月皇上,你的国仇家恨与老夫没有半分干系,老夫想来便来,想走便走,平生最恨受人威胁。”

    音落,凉风起,灰色身影湮没在茫茫旷野。

    谁威胁你了——

    众人也是微醺,秦魁这番自圆其说的话说的还真是好,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