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05章 饿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堂堂问罪,师出有名,永安城郊外,煞气翻滚犹若江河涛浪,不休不止,断头台上的少女一身污秽,双眸嗜血冷酷,声音铿锵,若寒风般凛冽而过。

    而今,万千视线都汇聚在断头台上,从灵魂到视觉,都震撼不已。

    试问苍生,这天底下,有谁敢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谁敢指天骂地列出当今皇上的种种罪行?

    然,当三万屠杀军轰然出动,这些活得安逸的百姓子民,记忆深处的英雄逐渐清晰,当年,夜惊风以一人之力,狂战落花城,领着十万屠杀军,金戈铁马,不惧生死,让北月国成为了四大帝国之首,八方六合,各大势力更是礼敬三分,日出东方,四海来贺,谁敢欺我泱泱北月?

    那几年的盛世繁荣,谁也不敢忘记。

    “夜轻歌,你父亲那是死有余辜,与人无尤。”

    北月皇几近癫狂,哈哈大笑,当目光落在俞长老、李沧浪等三万屠杀军身上时,闪过一丝阴晦狰狞之色,“没想到九州幽雀都弄不死你们。”

    他是慌了,也彻底怒了。

    他是当今圣上,北月君王,谁敢指着他鼻子言谈天下?他才是这天下之主,就算是他杀了夜惊风又如何?

    他是天子,他是君,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可眼前的这些人,一个个都来谈论他的罪行。

    呵——

    他有什么罪行?

    “死有余辜?好个死有余辜!”

    夜青天自梧桐树后走了出来,眉眼冷厉,声音中气十足,“我看你是当这皇上当昏了头,也瞎了眼,吾儿与你把酒言欢一同长大,你一句争天下,他便为你鞍前马后杀尽前路阻碍之人,你新皇登基,江山难以坐稳,他与妻子领着三万屠杀军走遍九州,只为巩固你的江山,尘埃落定之时,你却用亲自训练的三万死士把他逼死,你以为老夫不知道?老夫只是顺承风儿的遗言罢了,留你一条狗命,让你活久一些,让这北月安稳一些。”

    顿了顿,夜青天又道:“可你狼心狗肺,连老夫的孙女都不放过。”

    长风徐徐,寒气彻骨。

    轻歌回头看向那个站在梧桐树下的老人,鹤发苍颜,德高望重,轻歌抿唇,眸光轻闪。

    原来,夜青天什么都知道,只是他选择沉默而已。

    北月皇目光阴狠的瞪着四周,只觉得身处十面埋伏之中,是瓮中之鳖。

    他可是骄傲的皇上,怎能被这些人打败。

    “来人,弓弩手准备,把这些乱臣贼子,全部诛杀!”

    一声令下,永安城郊外的弓弩手拉弓搭箭,死士们蜂拥而出手拿刀剑,死神之气在空中痴缠氤氲,刑法库的精英们,拿起手中的利刃,对准屠杀军。

    鹤唳风声,草长莺飞,几月的天气刮着几月的风,狂浪在深海上掀起,无根之花开了一世,纯粹的心在世俗百态中走一遭后,不堪诡怪,无情无心。

    饿殍野鬼在遍地残骸中匍匐,找不到回家之路。

    屠杀军不动如山,蓄势待发,以李沧浪为首的五位灵师寂静了多年的杀气,冲天而起,俞长老手执拐杖,双眼虽瞎,但这大千世界,无不在他眼中。

    墨邪于千军之中,回眸,视线落在轻歌身上。

    少女黑瞳白发,浩浩凶戾之气,盈盈皓腕纤纤玉手伸出的刹那,明王刀破空而出,龙鸣之声不绝于耳,刺破耳膜,星辰之光遍布苍穹,与旭日同在,奇景如是,排山倒海。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天子之上再无君王,既然苍天不管,那我来管,屠杀军的兄弟们,给我杀了狗皇帝,祭奠死去的战魂!”

    玉手轻挥,锋锐的刀刃自半空划过,空气撕裂,刀尖插入坚硬地面之上,少女声音不大,却如洪雷,响彻每一个角落。

    咻!

    千万道弓箭迸射而出,破风撕裂,刺向三万屠杀军,毫无章法,是人便射,连被屠杀军包围的北月子民们,也不放过!

    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们,惊慌失措,四处逃窜,断头台上的李沧浪,却是单膝跪下,布满老茧的手掌朝暗红的台面猛地拍去。

    裂缝骤然出现,在永安城郊外矗立了无数年的断头台,一瞬之间,化为碎石。

    碎石四处飞扬,李沧浪站在中央,狂风大作,磅礴的灵气呼啸而出,一道银色光圈在李沧浪脚下泛现,古老的符文顺应星图轨迹浮动,七道银色剑中,亮了一把。

    白鸿海徐炎四人,也都将灵气释放了出来,四道银色光圈分别在四人脚下出现,四把银色光剑,仿佛是战神手中的利刃,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所向披靡谁与争锋!

    五位灵师!

    众人侧目,惊愕不已。

    北月皇震惊的瞪大眼睛,不可置信,身体里的百骸仿佛被人活生生的剥掉,毫无力气的倒在龙椅上,李沧浪等人脚下的光圈和那桎梏山河的灵气让他的心如堕冰窖。

    十六年前,这五人实力最高的李沧浪也才先天九重而已,徐炎和白鸿飞更是连先天五重都不到,可如今,五个都突破了灵师!

    他这个皇帝,还在先天十二重徘徊……

    “秦长老!”

    北月皇惊惶的朝秦魁看去,秦魁面色冷硬,将茶杯放下,道:“既然老夫来了这北月,就由不得这些乱臣贼子兴风作浪!”

    他是落花城秦家的长老,来时轰轰烈烈风风火火,势必要取夜轻歌的性命。

    若夜轻歌没死,北月皇上反而死了,岂不是贻笑大方?

    那他秦魁回到落花城,岂不被人笑话死?

    他一个二剑灵师,连个先天七重的黄毛丫头都杀不死,那他这六七十年,都白活了。

    “爷爷,这屠杀军里边,有五个灵师,恐怕很难对付,要不我们先避避风头?”魔琼面容嫣然,道。

    看似让秦魁离开是非,实则是将秦魁的好胜之心激发出来。

    秦魁手掌蓦地朝桌上拍去,灵气在掌心氤氲,汇聚成风,青钢石制成的桌子,一瞬之间便化为屑片四处乱飞。

    “五个灵师又如何?在老夫面前,还不是和蝼蚁一样!”秦魁冷笑,傲气桀骜。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