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02章 断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日头很烈,阳光愈发的刺眼,永安城郊外汇聚满了人。

    断头台,沉重的锁链将轻歌的身体往下压,她傲然的站着,旁侧是拿着染血砍刀的刽子手,刽子手面无表情,戾气四散,多年来见惯了断头之景,倒也练就了这一身阎罗气势。

    秦魁坐在归云椅上,魔琼站在椅后,为其锤肩,她抬眸朝断头台上的少女看去,嘴角噙着一抹讥讽。

    族比时,轻歌对她毫不客气,没给半分面子,这口气,她咽不下。

    她倒是要看看,而今垂死之际,即将身首异处的她还能怎么嚣张。

    再旁侧,龙椅之上,男人的眼神森然阴郁,放在腿上的双手绞在一起,把玩着翡翠扳指,

    有至高无上的二剑灵师秦魁在,轻歌的死,仿佛已经成为了一个定局,差的,只是那砍头的一刀而已。

    万千人中,身着红袍的男子桀骜恣意的斜躺在草地上,四周人满为患,他倒是寻了一处清静之地,大口喝酒,长袖摆风,突地,他蓦地站起身子,把手中的酒葫芦往地上砸去,满脸煞气,朝断头台走去。

    有侍卫想要来拦他,他迅速出手,骨骼分明的手扣住那侍卫的脖子,手指稍微一用力,侍卫的脖子便歪断了。

    墨邪把侍卫的尸体朝地上丢去,跃上断头台的那一刻,坐在龙椅上的男人龙颜大怒,站了起来,喝道:“墨邪,不要太放肆!”

    墨邪勾唇一笑,妖冶如花,他冷冷的看了眼北月皇,道:“皇上若是要我墨邪的命,拿去就是。”

    言罢,男子红袍如火,大步流星的朝轻歌走去。

    断头台上的侍卫,看见赤手空拳迎面逼来的男子,竟是纷纷后退,谁也不敢妄动。

    北月皇咬牙,怒火中烧,偏生不能再发雷霆,他杀一个夜轻歌,足以让夜家寒心,若是在夜轻歌即将赴死的前提下还对墨邪动手,恐怕以墨云天的性子,事情会再次乱套。

    他怕再生事端,昨晚连夜派人去刑法库传下密令,废了夜轻歌的四肢。

    如今看来,刑法库并未依他,不过他现在别无他想,只想要夜轻歌的命。

    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当真是功高震主吗?

    谁知道……

    兴许是因为她是那个男人的女儿吧,兴许午夜梦回时他时常被梦魇缠绕,梦见那血气方刚赤胆忠心的男人变得面目全非,自悬崖下爬上来找他索命。

    他曾愧疚过,否则当初的晚宴他看见轻歌,不会赐其安国郡主之名。

    可那种愧疚,是在夜轻歌只是个废物的前提下。

    当曾经的废物离开浅水滩,幻化龙凤时,所有的愧疚,扭曲成了狰狞的杀意——

    “北月皇上,你这个皇帝,当的还真是窝囊。”秦魁哼了声,嘲讽的道。

    北月皇脸色发黑,脸庞僵硬的笑了笑,道:“朕身为北月君王,坐在这龙椅之上,一言一行,讲的是天下事,一举一动,为的是江山社稷,自然不能与秦长老相提并论。”

    秦魁冷笑,转过头,不再说话。

    北月皇紧抿着唇,轻捏着扳指的手加深了力道,灵气在指尖环绕氤氲。

    这厢,断头台。

    万千视线下,墨邪走到了轻歌面前,他身材高大,宽厚的红袍还染着昨夜血战的污秽,被白玉冠束起黑发中,鲜血的痕迹尤为明显。

    轻歌四肢被铁链锁住,桎梏炼狱,沉重的铁链将她的手压得青紫,她面若冷霜,目光平和的与之对视。

    两人相对无言,许久,墨邪像是战败的勇士,凄凉无奈的轻叹一声,抬起手,把缠在轻歌发梢里的菜叶拿掉,而后将轻歌的发,勾至耳后,指腹摩挲,擦去侧脸上的血迹。

    “我带你回家,好不好……”墨邪轻声低喃,眸里尽是伤痛。

    轻歌抿唇,复杂的望着墨邪。

    墨邪见此,轻笑,从空间袋中拿出一个银色酒壶和一个千玉酒杯,斟上满满一杯,墨邪喂给轻歌,轻歌微微仰头,饮下,嘴角蔓延开一缕酒线,猩红的血在酒水下晕染。

    “这是我新酿的酒,名为断肠。”

    断肠……

    断肠人在天涯。

    浓烈的酒水进了咽喉之中,犹似焰火点燃了轻歌的身体,五脏六腑仿佛都在炽热而烧,若非如此,怎堪断肠?

    轻歌大笑,“还要。”

    “好。”

    墨邪想喂轻歌,铁链悉悉索索之声响起,却见轻歌一把抢过了他手中的银酒,壶嘴对着唇倒下,水线在空中弯曲成了一个弧度,流进轻歌的口中。

    这样烈的酒,仿佛是火山之下掩藏千百年之久的岩浆,轻歌只觉得身体内的每一处都在痛苦的叫嚣着,可她并未停下,直到一口气将断肠酒痛饮成空。

    断头台上的少女独饮断肠酒,亦正亦邪,明媚妖娆,万丈青阳自天穹洒下,半壁江山在其身后延绵,天地不过如此,乾坤洞府,谁与争锋?

    世人从未见过,走上断头台还能这般神采飞扬的人,饮烈酒,踏上黄泉路,哪怕黑白无常等候已久,她却如将王,绝代无双,风华过人,那一眼的姿态,犹似夙愿殊途身负荣耀的远古战神。

    墨邪双眸痛心,他一把抢过酒壶,可酒壶之中空空如也,他看着面色绯红双眼迷离醉意浓浓的少女,蓦地将酒壶砸在地上。

    “酒不错,够烈!”轻歌浅笑。

    “夜轻歌……”

    墨邪走上前,双手抓住轻歌的肩膀,附耳,吐气微热,“你最好不要死,你要是死了,我会让所有人给你陪葬。”

    他向来清华不羁,对有酒有肉有姑娘的日子心驰神往,他也从不恋战,乱世之中亦能潇洒度日,可要是他的姑娘死了,往日不上战场的男子会拿起那把尘封多年的刀,一路披荆斩棘,空怀一腔孤勇,在这条百死无生的血路上,不醉不归。

    杀人。

    屠城。

    灭国。

    只在一瞬间。

    他却要用这江山来祭奠亡魂,让这天下人为她陪葬。

    世人皆说,深情专情之人,往往毒辣无情,只因为他生命里所有的感情都给了一个人,其余人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而今看来,的确如此。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