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01章 没有对错,只分强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把菁菁带走。”

    囚车之上,少女闭上眼,一身冷然。

    “姐姐!”夜菁菁倔强的看着轻歌。

    轻歌蓦地睁开双眼,“离开这里。”

    “走吧。”

    殷凉刹虽不舍,却也无奈,她将如八爪鱼般挂在囚车上的夜菁菁,抱上了马,夜菁菁挣扎着想要去轻歌跟前,轻歌只是站在那里,淡淡的看着她,夜菁菁的动作忽然止住。

    许久,她低下头,乖乖的,软绵绵的。

    刑法库的精英侍卫们,将囚车拖走,夜菁菁坐在马背上,目光愤恨的瞪着渐行渐远的囚车。

    粉嫩的双手,揪着衣袖,夜菁菁睁大眼,倔强的连哭都不肯。

    *

    东宫,太子府。

    身着清秀长衫的北凰将紧闭着的檀木门打开,望着屋外之人,北凰淡淡一笑,讶然道:“七皇兄,怎么有空来这东宫?”

    北岭海走进屋内,日上中天,晴空万里,可空气却压抑沉闷的很。

    “夜轻歌午时斩首,你怎还有闲情逸致摆弄花草?”北岭海看了眼桌上的盆栽,眉头紧蹙,道。

    北凰轻笑一声,道:“夜轻歌斩首,与本宫的闲情逸致有何干系?”

    北岭海一时愣住,哑口无言,竟答不上话来。

    “你难道就不担心?”北岭海问。

    “担心什么?担心谁?担心父皇吗?”北凰走至桌前,将剪子拿起,有条不紊的剪断盆栽的杂草。

    北岭海本就蹙起的眉头更如死结般难以打开,“父皇?为何要担心父皇?夜轻歌受刑,你与她有几分交情,她……”

    “皇兄,你今天话有些多了。”

    北凰将一片杂草剪断,蓦地抬眸,朝北岭海看去,打断了北岭海的话。

    北岭海怔愣,面前的男子温文尔雅,可那双眼之中的杀伐之气,让他噤声。

    “我已经准备好马车去永安城郊了,你去不去?”北岭海问道。

    北凰扶额,“本宫见不得血腥的场面,你去吧。”

    北岭海:“……”

    无奈,苦笑,北岭海转身离开,他走至门口的时候,北凰突然出声喊住了他,“皇兄。”

    北岭海顿住,回头看向北岭海,不解。

    “今日不论发生什么,你只要做好自己即可。”北凰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听得北岭海云里雾里的,“尘世之事没有对错,只有强与弱,能活下去的强者,说的话,做的事,便是对的。”

    北岭海想说些什么,北凰却道:“风大,走时记得把门关上。”

    北岭海:“……”他会来找北凰果然就是个错误的决定。

    关门之声重重响起,北凰眼眸之中泛起深长幽然之色,他一手将盆栽抬起,一手执着剪子将残叶剪断。

    剪子咔嚓作响,日光自窗棂洒了进来,北凰的眉眼在盆栽枝叶间显得迷离妖冶,摄人心魄。

    那双琥珀星辰般的眼瞳,犹似世间最犀利锋锐的宝剑,出鞘之时,洞悉人心,仿佛没有任何事能瞒过他。

    *

    城西,永安郊。

    断头台上暗红之色仿佛是被鲜血渲染的,四周围聚了诸多的人。

    有侍卫将囚车打开,粗鲁的将车上的少女拽了下来,拖至台子上,铁链在地上摩擦的声音响起,侍卫想让轻歌跪下,轻歌双腿笔直,眸光阴寒,万死不跪!

    侍卫见此,一脚踹在轻歌的后膝盖上,轻歌朝前趔趄了一下,双膝依旧不弯曲。

    这侍卫怒了,还想逼迫轻歌跪下,一道琴音蓦然响起,轻歌身旁手拿着砍刀的侍卫,突地爆体身亡,七窍流血,铮铮然珠玉落盘的琴声化为的音刃袭来,犹若锋锐的刀剑破开侍卫的身体,一瞬之间,却便死去。

    “谁想让她跪?”

    女子清冷之声掺和着杀伐之意,凛冽而来。

    轻歌抬眸,朝远处看去,峰峦之上,女子盘膝而坐,伏羲琴放于双膝之上,一双修长的手布满了狰狞的伤口,琴弦拨动时果断杀伐!

    北月皇怒视夜倾城,不过他此次的目的只有夜轻歌一个,便也忍了,跪与不跪无伤大雅,至多面子挂不住而已,他想要的结果,便是夜轻歌死,和她父亲那样悄然死去。

    至于过程,并不重要。

    “再让一个刽子手过去,站着也行。”北月皇对身后的暗卫道。

    暗卫下去吩咐,便有一个刽子手拿着砍头的刀上了断头台,走至轻歌身旁。

    围观百姓,错愕不已,这还是四星大陆有史以来的第一次,上了断头台,不是跪着的,而是站着。

    即便是断头,也要站着,那是她的骨气和尊严。

    女子又如何?

    谁敢说她不如男子?

    轻歌站在断头台上,墨色的衣裳血迹斑斑,白发之中似乎也染着淋漓的血,犹似千里冰封时迎着霜雪独自绽放的红梅。

    她就那样站着,一言不发,游目四顾。

    她看见了东陵鳕与他的两个侍卫,看看见了沐盈盈跟在沐七身后,墨邪兀自坐在茵茵青草地上,斜躺着,喝着烈酒醉着人生,屠烈云和明日香等人骑在火烈马之上,气势凛然,夜无痕一脸疲态,夜羽站在其身旁。

    心脏蓦地跳动了一下,轻歌眸光四寻,想去寻那个白发苍苍而今垂暮的老人。

    找不到……

    哪里都找不到。

    她什么都不怕,就怕这个对她宠爱万分的老人伤心难过。

    眸光突地一跳,轻歌凝视,在一颗梧桐树后看见了灰色袍摆的一角,只一眼,她便知道,那是夜青天。

    她知道,她什么都知道。

    夜青天想来看她,可又怎么舍得看自己的孙女身首异处?

    那是何其残忍的一件事。

    梧桐树下,老人背后,出现一道人影,那人即是萧苍。

    “你要相信你的孙女,她和你儿子不一样,不会心甘情愿的死在别人的手中。”萧苍道。

    夜青天闻言,苦涩的笑了,“她和风儿是不一样,可萧苍,你知道那种看着自己最在乎的人被绑在断头台上的滋味吗?我已经死了一个风儿,我不想再失去一个孙女。”

    “轻歌若是死了,这北月帝国,也没存在的必要了。”

    老人垂下的眸中,一片肃杀,沉寂了多年的弑杀之神,终是,苏醒。

    萧苍无言。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