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96章 认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秦魁把话说完时,将丹田之中的灵气,全部牵引而出,直指轻歌。

    “秦魁,想要老夫孙女的命?除非老夫死了!”夜青天站在轻歌前方的不远处,为轻歌挡去漫天杀伐灵气。

    “夜青天,你不过一个一剑灵师而已,莫要太嚣张了些。”

    秦魁怒喝。

    他似乎忘记了,在这北月的疆土上,最嚣张的那个人是谁。

    另一侧,屠烈云给明日香和虎子行了个眼色,明日香二人便跃下火烈马朝轻歌这边狂奔而来。

    虎子提着流光枪,明日香将狼牙刀抗在肩上,不远处,墨邪悄然到了轻歌身旁,无邪刀斜指地面,一身浩瀚灵气,只为护她。

    “秦长老,夜轻歌是烈云佣兵团的人,她的命与佣兵协会息息相关,秦长老虽是落花城秦家中人,但佣兵协会似乎不惧四星大陆上的任何势力。”

    火烈马上,屠烈云脊背直如青松,他的实力虽然不到灵师,但多年的生来死去造就了这一身的凶煞之气。

    即便是面对二剑灵师,也不胆怯,不退缩。

    秦魁怒视屠烈云,“你在威胁老夫?”

    “威胁不敢,只是想好心劝诫秦长老,四星大陆的名字可不叫落花,更不姓秦。”屠烈云道。

    他也知道这一番话说出的后果会得罪落花城,更会得罪秦家,烈云佣兵团在北月虽排得上名号,可窥看整个佣兵协会,像烈云这样的佣兵团数不胜数,排名前三的佣兵团实力更是可怖吓人。

    故此,佣兵协会不可能为了一个烈云佣兵团去得罪落花城。

    而得罪了落花城,落花城有心追究的话,烈云佣兵团日后根本难以发展。

    可以说,屠烈云和他身后的佣兵团,为了轻歌,算是仁至义尽了!

    秦魁铁青着脸,他是秦家的长老,走到哪里不是被人簇拥尊敬着,如今好不容易出一趟落花城,在这北月国,竟是遭受了莫大的屈辱。

    “秦长老,本宫一直以为落花城的长老个个都应该德高望重才对,秦长老当真是让本宫刮目相看。”

    男子言语之中,尽是嘲讽。

    秦魁凶目望去,怒不可遏,飞檐之上,男子居高临下,气若幽兰。

    恰似塘中雪莲,濯清涟而不妖,亭亭玉立,娇艳欲滴。

    “你是谁?”

    秦魁望着东陵鳕的眼,眸中的哀伤忧郁让他的精神为之而颤。

    东陵鳕自飞檐之上跃下,一双金丝银绣的软靴稳稳的落在地上,冰冷地面上的鲜血溅了起来,洒在袍摆的海棠之上,晕染开,妖如狐。

    他抬起双手,一双手修长如玉,肤如凝脂吹弹可破,这是让女子也心生歆羡的手。

    男子作揖,不卑不亢,清冷芳华,而道:“东陵太子,东陵鳕!”

    秦魁虚眯起浑浊的眼,滔天的灵气悄然朝东陵鳕逼去。

    这些灵气并不嗜杀,只是试探。

    东陵鳕将身体挺直,双手垂下,藏在宽大的衣袖之中。

    他半敛眸子,眼瞳深邃,如泼墨般,当无数灵气袭来的时候,白雾涌起,将灵气覆盖,转而又归于平静。

    以精神控万物,毁灵气。

    秦魁“咦”了一声,“精神师?”

    精神师在落花城内都屈指可数,没想到落花城外还有精神师,并且天赋不错的样子。

    “秦长老,你要谁的命本宫管不了,也不想管,但你若要夜轻歌的命,本宫不仅想管,还管定了。”

    东陵鳕冷声道,至始至终,他的视线都未曾落在轻歌身上,可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好似都是为了轻歌。

    仅仅只是为了轻歌吗?

    轻歌抿唇,目光冷然的望着东陵鳕。

    东陵鳕的脾性,不像是多管闲事的人,可三番五次为她出言,究竟为何?

    东陵鳕的话,彻底将秦魁的怒火点燃。

    他秦魁是谁,落花城秦家的长老,想杀一个落花城外的人,还得需要别人的同意?

    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气氛骤然凝固,围聚在四周看热闹的百姓子民们,却是连气都不敢喘。

    “老夫倒是想看看,今日谁敢阻止老夫。”

    秦魁向轻歌掠去,夜青天眸中电光一闪,朝秦魁逼去,两人对上,属于灵师气势散发了出来。

    两道光圈在夜青天秦魁二人的脚底泛现,光圈之中,符文古老,七星之阵法,天南地北七个方向,分别有七把银色光剑,剑尖朝内,不停的浮动。

    夜青天脚下的光圈之中,只有一把银剑泛着光亮,其余六把银剑浮动间,皆是黯淡无光的。

    而秦魁的脚下,有两把!

    “轻歌,不要怕,落花城的人又如何?我们不怕!”明日香将狼牙刀挥出,锋锐的刀刃将空气撕裂,她回头看向轻歌,神采飞扬。

    虎子点了点头,毫不惧怕。

    轻歌抿唇,内心深处淌过复杂的情绪,很是温暖,很是舒服。

    原来,她的身边有这么多人。

    墨邪站在她前面,先天十三重的灵气呼啸在她身旁,为她形成一道保护屏障。

    夜无痕的脸上滴着血,身体却不曾倒下,夜青天与秦魁殊死一战,沐七手握七绝剑,萧如风虽不说话,心却是向着她的,身后的夜倾城,为她更是做出的一次比一次的疯狂的事情来。

    哦,对了,还有……

    还有那只已经沉睡的狐狸,轻歌知道,若非她竭力封闭虚无空间,姬月得知她受到危险,哪怕遭受反噬也会出来保护她。

    可这一次,是她自己的战斗。

    她要用自己手段,将这场厮杀,完美收尾。

    灵气光刃四溅,余波将一些离得近而实力很低的人震的口吐鲜血,灵师之间的战斗,让人惊惶。

    两个老人,一场战役。

    夜青天精光四射的眼中只有决然,只要他夜青天还没死,谁也别想动他孙女,即便是他死了,谁动他孙女,他做鬼也不会放过他。

    北月皇身后的死士蓄势待发,这厢,护着轻歌的人也都蠢蠢欲动。

    这是一场末日来临前的战役,血色蔷薇怒放极致。

    “罪女夜轻歌,认罪!”

    泠寒清冷的声音骤然响起,所有的人都停止了战斗,皆是不可置信的看向那个脸若凉霜的无情之人。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