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94章 灵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当死士的刀剑从各个方向落下时,位于刀剑之下的男子邪佞安然,灵气释放的刹那,凝为利刃,自这些死士的身体贯穿而过。

    先天十重!

    北月皇虚眯起了眼,眸中的杀意似要破体而出,在这空中不休不止。

    他的身体不停的轻颤着,双手握拳,愤怒心悸。

    夜家又出了一个天赋异禀之人,这人还是夜正熊的儿子,而夜正熊,正是死在他手中的蛊下。

    前有先天十三重的墨邪,而今是的先天十重的夜无痕,两人的天赋,都可称为当世翘楚,偏生二人不争不抢,不为名不为利,虽有惊人天赋,可谁人见他们嚣张卖弄过?

    萧如风站在萧苍身旁,哪怕在厮杀的战场上,依旧温文尔雅,手腕转动间,逍遥扇打开,他轻摇扇子,眉目柔和,“我一直在想,墨邪和无痕这两个人,会不会到死,都没人知道他们的天赋有多恐怖,而今,世人终于看见了他们的实力,无痕喜欢藏身于黑暗之中将天下大事玩弄于股掌之中,墨邪醉心花月风雪,对于修炼之事从来都不上心,以至于他们盛名才外,只是因为一个是夜家家主,一个是邪公子而已。”

    萧苍转过头,看向自家孙儿,捋了捋花白柔顺的胡子,道:“那你呢?”

    “我?”

    萧如风一愣,旋即笑道:“我只是个普通人,行普通事罢了。”

    “是吗……”萧苍垂下一双浑浊的眸子,似是在冥思什么。

    厮杀如火如荼,战意之浓冲上云霄。

    旁侧,走来一名身着玫红轻装干净利落的女子,走至轻歌面前,她看了眼与五千死士而战的夜无痕,笑道:“先天十重,虽比不上墨邪的先天十三重,可这样的天赋,太让人震惊了。”

    轻歌朝夜羽看去,夜羽脸色越来越白,身体似乎也越来越消瘦,她近来总喜欢躲在屋子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北月冥死了?”夜羽转头,看向轻歌,眸光四闪。

    轻歌点头,“死了。”

    “死的好,早就该死了。”夜羽眼瞳之中涌上无穷杀意。

    轻歌眸光淡薄,游目四顾,视线落在了夜倾城的身上,夜倾城手上的伤口胡乱随便的包扎着,鲜血黏着包扎的纱布结成了痂,她见轻歌朝这边看来,苍白的脸染上一抹红晕,慌张的将手藏于身后。

    她脸上还有血迹和灰色的污垢,看起来很是狼狈,头发紊乱不堪,垂在肩上,可见她丝毫没有顾忌自己,见夜无痕等人要去华容巷,便冲了过去。

    “夜倾城知道我们是要来找你,想也没想就要来,她手上的伤口,还是我看不过去给她包的。”

    夜羽凑在轻歌耳边,细声道:“我都把药箱拿出来了,结果这个傻子倒也彪悍,直接抢过药也不看是什么药就洒在伤口上,然后胡乱的绑上纱布,我还没说什么她就冲了出去。”

    轻歌垂眸,眉眼温柔。

    她就知道,这个傻子……

    突地,轻歌凝眸,危险的气息蔓延着,她抬头,目光冷漠弑杀的往夜幕看去。

    “落花城秦家秦魁在此,谁敢放肆!”

    苍老却遒劲的声音赫然响起,浩瀚的灵气自天穹罩下,五千死士与拥护轻歌的人全部止住了战斗,一心对付这从天而降的灵气光刃。

    墨邪与夜无痕皱了皱眉,两人对视一眼,将灵气释放,护住这一方战士。

    五千死士之后的北月皇,蓦地抬眸,深邃如墨的眼瞳里盛开了一抹冶丽之花,脸上浮现狰狞的笑,他抬眸朝天宇看去,明月星辰之下,一道身影赫然出现,强大如斯,深不可测。

    而这,是北月皇手中最后一张王牌!

    众人循声仰头望去,视线皆是落在半空之巅的老人身上,老人御着灵气凌空而行,衣袍被苍穹之上的罡风吹起,翻起了滚滚涛浪。

    “灵师!是灵师!”人群之中,有人惊恐出声。

    夜倾城扶住轻歌,夜青天朝前走了一步护住轻歌,他冷冷的看着苍穹之上的秦魁,面露凝重之色,对身后的轻歌道:“落花城秦家三长老秦魁,二剑灵师,手段狠辣,一旦出手,有死无伤。”

    二剑灵师。

    轻歌一脸郑重,寒瞳之中翻涌着诡谲的颜彩。

    先天十三重之后,方可成为灵师,也算是在修炼一途登门入室了,可这世上的人,能达到灵师的少之又少,若非如此,当日夜青天闭关出来后突破灵师,也不会举国同庆。

    只是因为太难了。

    可夜青天才突破灵师一年左右,实力在一剑灵师,而灵师之间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更是可怖。

    这样说吧,一百个一剑灵师,恐怕都不是二剑灵师的对手。

    虽只是一剑之差,却是云泥之别,这种差距,对于实力高强的尊者,更是明显。

    “秦长老。”

    北月皇一步踏出,满面风光,笑道,“朕等候多时了。”

    疾风掠下,秦魁的身影落在北月皇面前,他虽是年迈的老人,但脚步矫健的连年轻人都自叹不如,与其他面容慈祥者相比,秦魁面相是比较凶神恶煞的那种,不怒而威。

    到了北月皇面前,秦魁冷哼了一声,道:“老夫听说老夫的女儿被夜家人给逼死了?”

    “正是。”

    北月皇不怀好意的看向夜轻歌,“夜家三小姐夜轻歌对秦夫人心生怨念,设计残害秦夫人,将秦夫人逼进青楼,跳楼自杀,死相惊人,惨不忍睹。”

    男人说得悲怆,愤慨不已。

    越往后说,秦魁的脸色就越是难看,似乎暴风骤雨聚集而来,这祥和的天地,将永无天日。

    “皇上,你怎能如此胡搅蛮缠?颠倒是非?”

    夜无痕看见秦魁,双瞳之中的颜彩微深,他朝前走了一步,道:“秦夫人不遵守贞德,有辱夫人之名,家父一怒之下,才将其送进潇湘馆,试问,这天底下有哪个男人愿意看见自己头上的帽子是绿色的?而这一切,与夜轻歌有什么关系?秦夫人偷/情被抓是真的,夜雪并非家父骨肉也是真的,难不成当年还在娘胎里的夜轻歌,能逼迫秦夫人与奴才通/奸?”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