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93章 折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他是至高无上荣耀所归的君主,可他脚下的土地、身后的黎民百姓心里敬仰的人却并非他,而是另一个男人,那个手执砍刀大杀四方的男人。

    北月皇怎么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原来纯粹的心,在那九重宫阙的龙椅上,开始狰狞、扭曲、蜷缩,成了无尽的杀意。

    彼时,他崇拜敬佩他。

    后来,他想杀了他,不顾一切。

    不过,他还没输!

    北月皇脸上浮现一抹残笑,他早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也想到了应对的方法。

    “北月皇上。”

    飞檐上,东陵鳕抿唇,道:“西寻郡主辛婉君死于四朝大战,那日战斗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厮杀惨烈,不死不休,若辛婉君不死,死的便会是轻歌,何况,历年来的四朝大会,或多或少都有人死于擂台,这些人哪个不是各大帝国的皇孙公子?可有谁问过罪?”

    话虽多,可男子气质清冷,说的缓慢有理,说的头头是道。

    “再者来说,轻歌是北月的安国郡主,是世家之一夜家的嫡系三小姐。”

    顿了顿,东陵鳕又道:“本宫还是头一次看见胳膊肘往外拐的皇上,真是让人惊讶。”

    “夜轻歌残杀当朝王爷,该不该论罪?”北月皇怒道。

    东陵鳕浅笑,“皇上真是怒的连独立思想都没有了,小王爷北月冥对轻歌下七情之毒,欲图不轨,"yin yu"之心昭然若揭,皇上不好好安抚安国郡主的情绪,反而怪起来安国郡主了,真是不应当。”

    北月皇险些吐出一口老血,他以前怎没发现这少言少语的东陵太子,竟也能这般言辞见血,口齿犀利。

    他老子被杀,他还得去安慰凶手?还得问问你手疼不疼?

    尽管是他设局害死北月冥的,可那毕竟是间接的,还不为人知,夜轻歌才是直接杀手。

    “七禽之毒向来无人能抵挡得住。”

    北月皇道:“朕看安国郡主的气色,怎么也不像中了情毒的样子。”

    “安国郡主身怀异宝,实力过人,总给人惊喜,七禽之毒算什么?”接过话茬的是沐七,骏马之上,沐七双手拉着缰绳,回头朝轻歌淡淡一笑。

    且不说莫里斯大峡谷火焰龙的渊源,那日四朝大战,他与詹秋对上,千钧一发关键时刻,若非轻歌冲上比武擂台救了他,恐怕他沐七的余生,就真的是废人笑话一个了。

    两次惊心动魄,都是眼前的少女拉了他一把。

    他沐七是感恩戴德之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别说是救命之恩。

    轻歌不清楚东陵鳕是为了什么才为她说话,可她知道,沐七是真心实意的,两人虽不是生死之交,可之间的羁绊,命运轨迹运转时,自有论道。

    “好,你们很好!”

    北月皇怒极而笑,脸色涨红。

    他突地目露凶光的看向众人,一声令下,“都给朕上,将罪女夜轻歌,带进地牢,问斩!”

    五千死士自北月皇的身后汹涌而过,剑拔弩张,夜、墨、萧北月三大世家中人全都拿出了兵器,屠烈云大手一挥,烈云佣兵团的人全都亮出了刀剑。

    佣兵团里的佣兵们都是铁铮铮的汉子,重情重义,蛮荒城、流海、凤凰山,一路相随,也让他们把轻歌当成了自己人。

    哪怕为其战死在今日,亦不悔。

    墨邪释放灵气,先天十三重。

    无邪刀亮出,他蓦地冲了出去,死士之中,他是杀伐果断的神,红衣如火,纷然肆虐,无邪刀下,唯有鲜血纵横,尸体堆积。

    轻歌从未见过这样残杀成性的墨邪,不仅仅是在她的记忆里,还是在世人的印象里,甚至是史书上的记载,墨家邪公子一直都是个性情中人,敢爱敢恨,镜花水月一场梦,缥缈虚无时又是一场醉。

    抛头颅,洒热血,他一把横刀向天,消瘦的身躯能扛起一片天,为身后的女人带来花开暖春。

    “爷爷,若皇上非要轻歌死不可,我们必须要杀了他,才能结束这场恶战。”夜无痕与夜倾城走上前,道。

    夜青天眉眼低垂,无奈叹息一声,转而又杀意浓,“是他逼我们的。”

    他护不住那个只知兄弟情义的儿子,这个孙女,他即便是拿命,也要好生护住。

    “有哥哥在,你会很安全。”

    夜无痕宽大的身影挡去了月色如勾,夜无痕伸出手揉了揉轻歌的脑袋,而后转身加入战斗。

    轻歌看见,这个被她称之为兄长的男人,双手之上无刀无剑,可当那双苍白修长的手伸出手,迎面袭来的死士立即身首异处,他一双手,折断无数人的骨。

    他无所顾忌的往前走,高贵优雅的身影像是开在忘川河边的花。

    在他身后的死士因痛苦而呲牙咧嘴,他们的手臂被男子徒手卸了,脖颈歪断,虽还活着,可却生不如死。

    夜无痕扣住面前一名死士的脖子,死士高举起手中的长剑就要朝夜无痕的眼睛刺去。

    灵气涌动间,夜无痕邪魅一笑,笑意湮没在暗黑幽然的夜色之中。

    他蓦地抬眸,漆黑的眼瞳之中点上一盏嗜血之灯,当长剑就要刺进他的眼睛时,夜无痕突地一脚朝其膝盖骨踹去。

    这一脚,堪比刀剑,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长剑自死士的手中滑落在地,惨痛的叫出声。

    下一刻,夜无痕扣着死士脖子的手,和放在死士天灵盖上的手齐齐猛地用力扭动起来,一道“咔嚓”的声音响起,这个死士的脖子被夜无痕堪堪扳断。

    把死士的尸体丢在地上,夜无痕动作轻柔的拍了拍手,自衣袖之中拿出一块月季手帕,将手中的尘埃擦去。

    此时,又是一波死士而来。

    他们自四面八方包围夜无痕,手中的刀剑高高举起,朝夜无痕劈去。

    夜无痕站在无数刀剑之下,头顶是一片杀气,他微微低头,眼瞳古井无波,深不见底,又凛然如寒风,自冬末而过。

    战场之外,轻歌被夜青天护着,她看着处于危险之中的夜无痕,心脏仿然一颤。

    她不希望夜无痕受伤。

    尽管她知道,夜无痕藏得很深,实力不止于此。

    可还是止不住忧虑担心。

    那个正在为她而战的,是她的哥哥。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