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92章 君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北月帝都之城,如一锅煮熟的粥,彻底沸腾。

    极北之地,身着红袍的男子漫步而来,狂放不羁,桀骜不驯,别人家的公子都是将上好的翡玉玛瑙佩环往腰上挂,墨美人倒是好,总是吊着个破旧泛黄的酒葫芦,即便是盖上了塞子,依稀可闻酒香之味。

    那是墨家专有的酒酿。

    墨邪两侧,分别是墨云天和苏雅,身后是墨家骨干精英。

    北月皇眸色阴沉,暴雷之气在体内四处窜动。

    “墨邪,你可别把风头全部占去了,还有我们萧家呢。”另一侧,萧苍与萧如风二人并肩走来,长风摆动间,萧家两千府兵全部到齐。

    走来时,浩荡磅礴,天可断地可裂。

    临近,萧如风手执逍遥扇,眉眼含笑,洵洵儒雅,气质温和;他将扇子收起,朝北月皇作揖,道:“皇上,夜轻歌曾救我于危难之中,萧夜两家关系一向友好,爷爷萧苍与夜家大长老更是生死莫逆之交,夜家出事,萧家自然不能独善其身。”

    比之墨邪,萧如风的一番话,虽说的北月皇震怒不已,但也于情于理,找不到出错。

    风起云涌,唳声不息,城郊之外的战马踏碎山河,一骑绝尘,几十匹马染着风霜死气,往华容巷这边畅通无阻的赶来。

    火烈马之上,为首的男子手拿缰绳,脸上一道狰狞疤痕看起来尤为可怖,狂风自其脸侧刮过,剑眉星目,冷视前方;男子身后,女子骑着烈马,黝黑的皮肤在夜明珠的琉璃光火之下泛起了光泽,短衣短裤,平坦细腻的小腹露了出来,胸前的柔软呼之欲出,让眉清目秀的少年面红耳赤,摄人心魄,也引人浮想联翩。

    三千青丝在这座空城摇曳,四十铁骑在华容巷前蓦地停下,马蹄蹬起,声音嘶鸣,马背上的鬃毛赤红如火,烈马上的诸位佣兵杀气狂涌。

    “夜轻歌是我烈云佣兵团的人,要处置也是佣兵协会来处置。”

    身着青色蟒袍的男子坐于铁骑之上,不动如山,“北月皇上,你是想站在佣兵协会的对立场?还是觉得我们佣兵协会不足为惧,好欺负?”

    屠烈云!

    轻歌站在血泊之中,浅白的软靴染上了鲜血的猩红之色。

    她举眸望去,屠烈云面无表情,气势却不输北月皇,他身后的明日香将腿曲起,手肘潇洒恣意的放在曲起的膝盖之上,指腹轻抵太阳穴,微微侧脑,皮肤虽然黝黑,但那狂野之色,眉宇间的英气,巾帼不让须眉,须眉也得给她趴着!

    “屠兵长,夜轻歌是北月的安国郡主,是北月将军所出,何时成了佣兵协会之人?”

    北月皇暴怒,“夜家轻歌,以凶戾手段残害异国郡主,更是心狠手辣的杀了北月的当朝王爷,如此大逆不道之人,留着何用?北月泱泱,礼仪之邦,皇子犯法尚且与庶民同罪,她夜轻歌怎能跳出法度之外?”

    “本尊竟是不知,北月的一代明君脸皮竟然如此之厚,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春风醉心般的声音响起,血狼对月长啸,万丈夜幕之下,星辰璀璨了半壁天,四头血狼呼啸而来,竹骄之上,男子矜贵优雅,邪肆幽魅的眼瞳之中,蕴着不为人知的血腥和炼狱。

    他坐于九天之上,俯瞰着一方土地,邪佞而漠然,浅笑且寂无。

    北月皇与众人抬眸看去,竹骄上的男人高贵如斯,俊美无俦,明明他才是北月的皇,可在这年轻妖魅的男子面前,气势足足弱了半截。

    像个跳梁小丑。

    “冥千绝,你斗兽场的手会不会伸的太长了些?”北月皇双手紧攥,怒道。

    “皇上难道不知,我斗兽场没有别的什么优点,就是这手嘛,一向都很长,能伸多长就伸多长。”竹骄上的男子轻笑出声,道。

    此言一出,街道上的一些看热闹的百姓险些笑出声,不过还没谁敢这么正大光明笑话北月的皇帝,也只好憋着。

    北月皇脸色难看异常,黑得仿佛都要滴出墨来,眼底氤氲着雷电之光,犹如暗夜里的暴风雨。

    “提起手长,看来我南皇的手得伸得更长了。”

    南侧,黑色骏马之上,身着青衫的男子气质彬彬,眉角眼梢都是温和的笑意。

    沐七笑望着北月皇,道。

    在其身后,沐盈盈亦步亦趋的骑着体型稍微娇小的一匹马,跟在他身后。

    北月皇垂眸,五千死士在他身后围成了一堵墙,坚如磐石固若金汤,一番无懈可击之姿。

    “七皇叔,你也要参一脚?”北月皇冷声道。

    “参一脚的可不止是南皇,这种热闹的地方,怎能没有我东陵?”红墙青瓦,一处飞檐之上,身着荼色锦袍的男子立于人上,身后是两名气势凛然戴着面具的暗卫。

    男子眸光寡淡,忧郁的让人揪心,袍摆的海棠似是怒放一春,将夜色点缀得迷离妖冶。

    北月皇心脏猛地一跳,似有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升往上,冲进了天灵盖,让他一阵炫目。

    至此,他四肢发凉,蓦地发现,不知不觉,曾经的那个废物背后,牵扯到了诸多的人。

    夜、墨、萧北月三大世家,斗兽场、佣兵协会、甚至还有东陵、南皇二国。

    北墓王死后,北月与西寻的关系日渐紧张,他不得不把心思放在与东陵、南皇的关系递进上,可如今,为了一个夜轻歌,南皇老皇帝最疼爱的弟弟七皇叔,东陵未来的君主东陵鳕,都与他两立。

    因为一个夜轻歌,他苦心经营多年的政治格局毁于一旦。

    北月皇尤为后悔,当初没有在轻歌羽翼尚未丰满的时候将她杀了,不该任由其茁壮发展至而今这般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在轻歌的身上,他仿佛看见了当年驰骋沙场英武非凡的战神。

    儿时,他最崇拜的人便是夜惊风,那样一个强悍义气的男人,他亲眼看见夜惊风如何为他出生入死刀山火海走一遭的,可当他登上皇位之后,一切都变了。

    他是君,他是臣。

    君王之人怎能盲目崇拜臣子?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