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85章 大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连多日,天上都下着雨,雨势不大,淅淅沥沥的,可总是让人心里憋着一口气,阴阴沉沉,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风月阁。

    黎明破晓前,晨光熹微时。

    房内,轻歌静躺。

    门外的九曲走廊上,一嗒一嗒的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像是炼狱之下,逃亡的冤魂。

    屋门骤然被打开,轻歌蓦地睁开双眼朝旁侧看去,雨夜里,小小的身影横冲直撞进来,她跑到轻歌身边,扑入轻歌怀里,大哭,“姐姐,我做了噩梦,我梦见你要死了,我好怕。”

    小丫头的眼里蓄满了泪,那种恐慌和惧怕让她脸色发白,身体打颤。

    轻歌愣了会儿后,将夜菁菁拉上床,抱在怀里,轻抚其后背,“不怕不怕,姐姐在这里呢。”

    夜菁菁抬起脸,布满狰狞伤痕的脸上,全是眼泪,声音软软糯糯的,“姐姐,不要死好不好,菁菁不想看到你死,那样菁菁会很难过的。”

    “好。”

    轻歌捏了捏她的脸,笑着应道。

    许是这场噩梦来的突然,让夜菁菁无端害怕,心里惶恐的很,一整日夜菁菁都黏在轻歌身上,倒是让轻歌有些哭笑不得,心里却是暖得很。

    夜倾城过来的时候,她看见黏在轻歌身上的夜菁菁,眼角抽搐了一下,她突地走至轻歌面前,伸出双手,鬼使神差的道:“我也要抱抱。”

    轻歌:“……”这个世界怎么了?

    夜倾城的望着自己伸出的手,似乎也愣了愣,有些尴尬的想将手收回,轻歌却是将夜菁菁放在一旁的椅上,蓦地起身,双手自夜倾城的腋下伸出,在其身后交叉,紧紧拥住她。

    “赏你个拥抱。”轻歌咧嘴笑道。

    夜倾城愣住,脸颊发红,像是煮熟了的薯。

    轻歌将手放下,看着夜倾城满脸通红,不解的侧着脑袋皱起眉头冥思了会儿,而后将手覆在夜倾城的脑门上。

    手上传来的滚烫温度让轻歌疑惑,“怎么这么烫,是发烧了吗?”

    夜倾城却是将轻歌的手甩掉,转头跑了出去,身影消失在流光之中,玉碎斑驳。

    轻歌看着夜倾城落荒而逃的身影,撇了撇嘴。

    咋的了。

    这都是咋的了。

    轻歌无奈的摇了摇头,理解不了现在年轻人的想法,都有代沟了,她转身走到夜菁菁面前,捏了捏夜菁菁的脸,还是咱家菁菁好玩。

    “姐姐,那是什么?”夜菁菁指着天花板夹缝之中露出的一块红布,问道。

    轻歌也疑惑不解,一跃而起将红布拽下,红布之中,包裹着一张宣纸,宣纸自空中飘扬过,落在地上,宣纸上,浓墨赫然泼出四个字。

    姬月,轻歌。

    轻歌想起来,这是那日正午,她手执狼毫笔在姬月的要求下写了他的名字,之后小狐狸抱着笔惹了一身墨在旁边亦步亦趋将她的名字写上。

    后来,这张写有他们二人名字的纸,好似凭空消失了一般,不过事情繁多,她也没有细想,没想到姬月竟然将纸用红布抱着,藏在天花板之上,而那个地方,正对着她的床。

    也就是说,只要她躺在床上,睁眼抬眼,都会面对这张纸。

    *

    那时,小狐狸小心翼翼如护珍宝般拿着蜀锦织成的红布将宣纸藏了起来,而后拍了拍爪子,屁颠屁颠的爬上天花板,使劲往夹缝里塞,塞完之后,还掉了下来,摔在床上的锦被中。

    小狐狸站在锦被上,一双爪子叉着腰,异瞳乌溜溜的望着天花板的夹缝,有些得意忘形,嘴里念念叨叨,“以后日日晚上都要梦见我,不然我就去把梅卿尘那个小子给阉了。”

    虽然梦到轻歌和阉掉梅卿尘没多大关系……

    *

    轻歌愣了好一会儿,才走上前蹲下身子把地上的纸给捡了起来,指腹摩挲着上面的字迹,脑海之中,全是小狐狸的喜怒哀乐。

    姬月沉睡之后,眼前耳边没了小狐狸的声音和身影,心里像是缺了什么一样。

    空空的——

    下午。

    迦蓝学院只给欧阳澈和墨邪递了邀请函,名额只有两个,夜家一直没有动静。

    世人都是错愕不已,轻歌拿到了这次四朝大战的第一,迦蓝学院应该第一个就把邀请函送来夜家才对,可仅有的两个名额之中,都没有轻歌。

    墨邪拒绝了迦蓝学院的邀请,拒绝的理由也很简单,“你们迦蓝有好酒好肉吗?能大吃大喝痛快的调戏姑娘吗?不能?不能就赶快走,出门左转,不谢。”

    轻歌得知消息后,忍俊不禁,这还真是墨家邪公子的姿态。

    夜青天一路横冲直撞过来,吓得轻歌将杯中的酒一口饮掉,抬眸讷讷的看着风风火火的夜青天。

    “轻歌,咱不稀罕这个迦蓝。”夜青天道,“它迦蓝学院算个屁,等明日爷爷一把火烧了它,看他们还敢不敢嚣张!”

    轻歌双眼发光,“爷爷,真的吗?”

    夜青天:“……”傻丫头,爷爷只是说说而已,别当真。

    不过看见轻歌神态怡然,眉开眼笑,并没有因为没收到迦蓝学院邀请的事情而沮丧,一颗心便放了下来。

    夜无痕成为夜家家主之后,夜家的事情越发的多,旁系嫡系两脉错综复杂,夜青天与轻歌谈了几句后就离开了。

    轻歌继续躺在贵妃榻上吃着夜菁菁剥的水晶葡萄,夜菁菁看着优哉游哉极其享受的轻歌在贵妃榻上舒适的摇来摇去,撇了撇嘴,继续忙乎着剥葡萄。

    虐待儿童啊这简直是!

    “轻歌,云妃的奴仆送来了一封信。”夜倾城拿着一个烫金信封走了进来。

    轻歌接过信封,打开,纸上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没有,夜菁菁好奇的看着白纸,夜倾城颇为不解的蹙起了眉头,“云妃这是什么意思?”

    轻歌垂眸,拈花一笑,“云妃是占卜师,当然要用他们的法子来看信。”

    言罢,她将灵气灌入白纸之中。

    咻!

    一簇妖魅的碧蓝鬼火骤然燃烧,摇曳纷然,鬼火在空中燃烧许久,扭曲摆动之后,成了两个字。

    夜倾城看着那两个字,瞳孔紧缩,夜菁菁攥紧了手。

    轻歌脸上的笑愈发妖冶,黑瞳里倒映出碧蓝的鬼火,俨然是“大凶”二字!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