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81章 逆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染血的霜雪之刃漫天而舞,最后散落下来,犹似一场血雨。

    少女一身血衣,脸上染血,就连那三千白发,好似都成了鲜红的颜彩,她摇晃着身子走至詹秋面前,软靴之下,是血色脚掌印。

    詹秋嘴里不停的涌出鲜血,他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轻歌,那一双阴诡的眼瞳,让人不敢与之对视,直到这一刻,詹秋才知道,他的所图所谋错了,大错特错!

    他以为召唤出了天雷,为北墓王报仇把夜轻歌杀了,他这个太子就能当的一帆风顺,日后能风云天下。

    可这个女人,像是厉鬼一样恐怖,让他如临地狱!

    “想死吗?”

    妖冶邪肆的少女将他提了起来,沾满血的脸上笑靥如花,詹秋瞳孔不断的紧缩,只见少女将他高举起,万道惊雷疯狂涌上,千条闪电汇聚在他身上,青紫的光火将黑夜照亮,似盘古开天辟地时的情景,那样的声势浩荡,只有黑夜和闪电,只有沉闷的雷声,众人的恶魔似乎都要破裂。

    詹秋在少女手上,身体炸开,化为漫天血雾,渲染了这雷夜的美景。

    这是疯狂之后的落幕。

    刹那之间罢了。

    北月皇还没从少女反败为胜的事实中反应过来,更未将金光罩打开,只见那少女一往无阻的走下来,到了泛着金光的金光罩面前,少女不曾停下,只是玉手轻挥,坚韧牢固的金光罩竟是彻底消失。

    众人惊诧。

    金光罩!

    那可是金光罩啊。

    少女的眼瞳里流动着诡谲的颜彩,到了殷凉刹的面前,她朝殷凉刹伸出手,声音邪魅,“没出息,站起来。”

    殷凉刹惊愣过后便是狂喜,她将手放在轻歌的手上,鲜血在两人的手之中弥漫,殷凉刹脸上全是泪水,“轻歌,你还活着……真好。”

    她真的好几次都以为她要死了。

    天雷炸开,风雪止住,轻歌眼瞳之中的紫红悄然褪去,恢复了以往的冷漠清寒,她费力的站着身子,身体之中的二十四根筋脉完全碎裂,五脏六腑错了位,身体里的血液到处乱流着,若非丹火的存在,恐怕她现在早已去地府见阎王了。

    适才倒在擂台上,虽被詹秋踩在脚底,可擂台下发生的一切,她都看到了。

    她看见墨邪为她冲撞北月皇释放灵气暴露了实力,她看见殷凉刹为她不要骄傲的抱着那个男人的腿要他打开金光罩,她看听见夜青天悄然的跟夜无痕说要去弑君,她看见了夜无痕眼中的决然……

    千钧一发,将死之际,姬月占了她的身体,驭雷驱雪,杀了詹秋。

    再之后,便是一片死寂。

    她知道,姬月沉睡了。

    这个男人,这个万兽之王,为了她,真的是不要命了。

    轻歌费力的抬起脚想要往前走,可体内的痛让她险些再一次的倒下,鼻尖萦绕着酒香味,如火的身影走了过来,搀扶住她,“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容易死的,就这样死了,可不是你夜轻歌的风格。”

    轻歌抬眸,少年的眉目英气凌厉,如星辰一般,不羁,桀骜,没了以往的痞子样,他一本正经的如远古的国王。

    “先天十三重,你藏的真深。”轻歌虚弱的笑道。

    “藏得再深也救不了你。”墨邪垂眸,低声轻语,“我知道,刚才那个不是你。”

    轻歌诧异,墨邪却大笑着道:“活着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他一直都是这样,他不在乎她有多少秘密,他只在乎她而已。

    若说姬月的感情是炽热的火,那他的感情便是深不见底的海。

    夜青天、夜无痕以及安长老等人走了过来,安长老看了眼轻歌,皱眉,道:“二十四筋脉全部爆裂,若不好好休养,这身体以后恐怕就要废了,这里面有十枚洗筋丹,你回去服下,能保住你的筋脉。”

    安长老此话一出,众人都呆讷的看着他。

    洗筋丹,顾名思义,洗筋伐髓,让人脱胎换骨,有价无市珍贵稀罕的丹药。

    如今,他不仅将这珍贵的丹药送给轻歌,还一送就是十枚!

    北月皇脸色阴沉,更加的怀疑这安长老的身份,莫说是打杂的了,就算是迦蓝学院的长老,也不能一次性就拿出十枚洗筋丹吧。

    怀疑的同时,北月皇的心更加恐慌了,适才的战斗他看的清清楚楚,遍体鳞伤的少女能驭雷雪,这般实力,着实可怕。

    不仅如此,墨邪的先天十三重也让他震惊了,不仅是震惊那么简单,更是因为墨邪为了一个女人顶撞他,而墨云天似乎是支持自家儿子的。

    夜青天的想法他更是清楚不过。

    如今又来个迦蓝学院……

    北月皇咬牙切齿,怒火在胸腔里疯狂燃烧。

    “父皇。”北凰起身,琥珀般的眼瞳里看不出任何情愫,他微微垂眸,轻声道:“北月一直都很太平,从未有人想过要让北月动荡,龙椅也很太平……”

    “啪!”

    沉重的巴掌声让众人一愣,全部朝这边看来,只见北凰脸上印有一个清晰的血红巴掌,北月皇怒不可遏,几近癫狂,“逆子!逆子!”

    北凰蹙眉,哪怕被北月皇当众打了一巴掌,也没有什么狼狈可言,依旧雍容,依旧华贵。

    “是儿臣多言了。”北凰低头,道。

    北月皇冷冷的看了群臣一眼,上了步辇,离开。

    虞后起身,妩媚一笑,道:“皇上近来睡不安稳,情绪不太稳定,诸位不要多想。”

    言罢之后,对着轻歌说了句恭喜便也清雍离开。

    北月皇二人走后,北凰双手负于身后,朝轻歌走来,在轻歌面前停下。

    轻歌看着他脸上的掌印,问道:“疼吗?”

    “跟你比起来,算什么?”北凰上下看了眼轻歌,一身黑色的衣衫,被鲜血染成了红色,血腥味异常浓重,这般重的伤口,那么痛的感知,偏生少女淡定自若,风轻云淡。

    这样的脾性,这样的胸襟,就连男子恐怕也做不到。

    “轻歌,本宫是个有脑子的人,会判断是非对错,不会盲目。”

    在离开之前,北凰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轻歌知道,他是与她说,若她他日对北月皇出手,他不会因此而怪罪她。

    她望着男子的背影,一双血眸古井无波。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