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77章 认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钟鼓馔玉,面朝黄土。

    几乎是同一时刻,东陵鳕与詹秋跃上比武擂台之上,刚硬坚固的擂台经历过几次大战出现了无数条裂缝,那是强者之战留下的痕迹,是荣耀所致。

    擂台四角有四道火柱,尽管战斗之时火柱被摧毁过无数次,战斗结束后,北月皇会派人来修补。

    东陵鳕与詹秋,两人的气质截然不同,若说东陵鳕是料峭寒冬里的一场雪的话,那么詹秋便是黑夜乌云里藏着的一抹电,阴柔,毒辣,似蛇那般,软糯的身体蜷缩间,将人的生机抽离。

    两人分别站在南、北两个方向,东陵鳕负手而立,袍摆海棠迎风绽放,眉眼间释放着无尽的冷气,一双眸子清寒无谓,好似从来不管世俗之事,若说他是来自神邸的仙,怕是也没人会怀疑。

    “我认输。”

    言简意赅的三个字,直指重心,却如狂风一般,掀起了千万层的激浪。

    众人皆朝詹秋看去,詹秋脸上挂着阴柔的笑,五官精致娇媚,竟是让人想到了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一组词。

    东陵鳕看着詹秋,眉头紧蹙在一起,他也未曾想过,詹秋会认输。

    “东陵太子的精神术,闻名四星,既然早已知道会落败,詹某不如就此认输。”詹秋道。

    擂台之下,北墓王双眼如鹰隼般犀利。

    北月皇端坐在龙椅之上,倒映出擂台之景的双瞳中不知蕴着何种情绪,许久,他心神动了,覆盖整个比武擂台的金光罩立即消失,东陵鳕冷冷的看着詹秋,而后转身离开。

    到了地面,东陵鳕看了眼轻歌,眸光闪烁着几道光弧。

    四朝大战的最后一日只有两场战斗,东陵鳕詹秋,以及轻歌和詹秋,第一战詹秋认输,轻歌只要在下一场战斗赢了詹秋,四朝大会的第一便是她的囊中之物了。

    像是湖面,波澜不惊,可往往最是平静的湖,泛起的涛浪也最是恐怖骇然。

    “安国郡主,上来!”

    詹秋站在擂台上,居高临下的俯瞰着百国使臣和北月权贵,他蓦地伸出手,修长如玉的手指向轻歌,声音不大不小,可万丈青空上,好似有个响雷炸开。

    如一记锤,狠狠的砸在人心之上,千疮百孔,血淋淋。

    “轻歌,万事小心!”

    轻歌上去之前,夜青天道。

    轻歌点了点头,跃上石台的时候与东陵鳕擦肩而过,东陵鳕的声音仿若寒霜下的风,自耳边清冷刮过,“他想要你的命。”

    轻歌垂眸,笑靥嫣然,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可眼眸之中的寒意,似腊月的雪,冷气彻骨,杀意乍现。

    当轻歌脚下的软靴碰触冰冷的地面时,金光罩似乎在同一时刻就已覆盖了上来,金色的光火流离璀璨,坚如磐石固若金汤,而在从四面朝中心升起的金色光芒完全缝合时,鎏金椅上的北墓王,眼底浮现一抹冰冷之意,狰狞,扭曲,滔天的杀意聚在其中。

    “夜轻歌,我不想杀你,错就错你在害死了辛婉君。”詹秋的声音只有他们二人能听见。

    轻歌脸上的笑容逐渐朝四周扩散,却并未蔓延至眼底,她抬起一双寒瞳,冷冷的看着詹秋。

    他不想杀她?

    错在她杀了辛婉君?

    呵——

    搞笑!

    她也从未想过要害谁,非要谁死不可,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人敬她一分她以礼相待,人若犯她,灭其满门;她从未说过自己是君子,是心地善良之辈,相反,她是个彻彻底底的小人,心肠歹毒,阴险狠辣,古人云里的最毒恶人心就是专门形容她这种女子的。

    可这世界就是个大染缸,她生于暗黑,活为厮杀,行走在饿蜉遍地的人间炼狱里,步步惊心,往前一步并非春暖花开桃源仙境,可背后却是万丈的悬崖百鬼夜行魑魅魍魉。

    她没得选择。

    她无路可退。

    绝望之地里,要么就此死去等下个六道轮回,要么浴血奋战冲出去,百死无生亦不悔。

    詹秋蓦地抬起双手,双手之上缠绕着铁索,铁索的另一端挂着紫电钩,紫电钩上血迹斑斑,不知勾掉过多少人的肋骨。

    白发如风,黑瞳似墨,眼前像是覆盖一层迷雾,少女玉手一挥,明王刀骤然出现,远方的云巅之上似有龙鸣响彻四海,那是来自远古的恐龙,一身骄傲霸气,放眼八荒六合,它生而为王。

    “安国郡主,若是我赢了你,即便上一战我认输了,我依旧是第一。”詹秋道。

    轻歌微微侧着脑袋,“你很吵。”

    詹秋:“……”

    嘴角绽入一抹笑靥,轻歌忽而问道:“你知道什么人最安静吗?是死人。”

    狂乱的风,四起的尘烟。

    身着墨衣的少女身上缠绕着腾腾的戾气,如地狱之下的修罗,手中的刀染上无数人的鲜血,淋漓的杀气,滔天而起。

    詹秋眯起黑眸,满眼的阴柔之气,他紧握着手中的紫电钩,唇边蔓延开讥诮轻蔑,“我会很温柔的,不会让郡主你的死相过于难看。”

    音落的刹那,詹秋脚掌往前移,骨骼分明的手紧攥着铁索,双手用力一甩,铁索上的紫电钩便朝轻歌肩前的肋骨勾去。

    紫电钩,又名碎骨钩,专勾人骨,血腥残忍。

    在紫电钩呼啸而来之时,轻歌蓦地坐在地上,头顶挨着紫电钩的铁索,身体贴着地面朝詹秋急速滑去,双脚宛如重石般朝詹秋的膝盖骨踹去,在詹秋要摔倒之际,手掌猛地朝地上一拍,身子横飞掠起,一记鞭腿横扫在詹秋的侧脸上,詹秋束发的玉冠直接被软靴上灌入的灵气震飞,满头的黑发散落了下来,几分狼狈,几分落魄,

    与此同时,紫电钩落在地上,轻歌身子自半空翻越过,落在詹秋身后,双手紧攥着明王刀,黑眸之中爆发出强烈的杀气,轻歌高举起明王刀,朝詹秋的天灵盖凶猛劈去。

    詹秋背对着轻歌,眼瞳之中泛起了诡谲的光火,他面朝擂台前人满为患的北月百姓们,嘴角咧开,绽入一抹极致阴柔的笑。

    霎时,乌云滚滚,雷霆响起,闪电在云中翻滚!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