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75章 出师有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神圣的幻殿,庄严的地宫,一身肃杀的战士们。

    “小主子,这位是李上将李沧浪,十五岁便跟在夜将军身边出生入死,如今也过去了二十年。”俞长老依次为轻歌介绍,缓慢细心。

    “这是刘虎上将。”

    “徐炎。”

    “白鸿海。”

    “杨智。”

    “……”

    轻歌将这五张脸庞清晰的记下,她点了点头之后微微抿着唇,柳眉轻佻,突地走到众人面前,转身,单膝跪下,双手抱拳,众人一阵错愕,却见少女言语铿锵掷地有声,“诸位都是与父亲出生入死的兄弟,父亲已故,十六年来,诸位依旧衷心,轻歌是夜家后裔,无以回报,只能以此感谢。”

    面对这些战士,什么杀鸡儆猴新官上任三把火来个下马威,都是见鬼的。

    她从不朝人下跪,哪怕是到了北月皇与虞贵妃面前,何曾见她跪过?

    曾有人用针管尖锐的一头将她膝盖骨捅穿,她也不曾跪下过,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她夜轻歌的双膝之下,是这风云天地!

    她这一跪,并非是耻辱,也没有过多的含义,只是她想谢这些人十六年的衷心守候,人生又有几个十六年,将青丝熬成白发。

    众人皆是愣住,震撼,体内涌动着复杂的情绪,兴许,自此之前,他们只是因轻歌是夜惊风的后裔,想完成心里的最后一丝执拗才肯将那一声小主人说出口,可当她脊背挺直漠然跪下的那一刻,这五百多位战士,沉寂了多年的热血全都疯狂流动。

    这一刻,他们打心底里认可这位小主子的。

    甚至有些铁汉热泪盈眶,他们不怕等,不怕苦,不怕熬,可听见少女说着感谢的话时,他们忽的有种错觉。

    这一切,都值了。

    俞长老双眼虽然已瞎,可他仿佛能看见眼前白发黑瞳的少女,甚是欣慰。

    他与屠杀军的上将李沧浪走上前,将轻歌扶了起来,李沧浪身高一尺八多,异常魁梧,那双眉眼,虽然生得狂野,但仔细看去,倒也精致,特别是在人过中年后,杀气如风,一脸冷肃。

    将轻歌扶起来后,他站在轻歌面前,双手再次抱拳,道:“沧浪此生只愿跟随小主子,别无二心。”

    其余众人,皆是效仿。

    “有小主人如此,莫说十六年,就算是六十一年,我们屠杀军也等得起!”一侧的白鸿飞,虽没有李沧浪那么高,倒也是雄赳赳气昂昂的。

    气氛和谐了起来。

    “你们想何时对北月皇动手。”轻歌问出了至关重要的一个问题。

    她知道北月皇对她起了杀心,她不是坐以待毙之人,本想在四朝大战结束之前去斗兽场与冥千绝商议,不过她虽然是斗兽场的客卿,可斗兽场,终究不是自己人,冥千绝虽也曾救她于危难之中,可这个人过于危险,他身上藏有故事,故事是血淋淋的。

    而屠杀军的出现,却让她眼前一亮,所有的困难好似都迎刃而解了。

    “小主子,你这问题可让我们不知道怎么回答。”

    说话之人是五位灵师之一的徐炎,与其他四位魁梧的灵师相比,这徐炎的身材看起来则要瘦弱许多,一双狭长的眼,剑眉轻挑时放浪形骸,可见其年轻时该是个风流倜傥的花花公子。

    “哦?”

    轻歌浅笑,“那你想怎么回答?”

    “这回答,可有讲究。”

    徐炎眯起眼睛笑道:“小主子若是问我们想何时动手的话,我们自然时时刻刻都想,只要有机会,就恨不得将北月皇给生吞活剥了,可我们不可能。但若是小主人一声令下,我们屠杀军立即整装待发,跟着小主人去搞了那狗皇帝的老窝。”

    “只要小主人没有顾忌,只要小主人想,屠杀军便能杀他个片甲不留。”白鸿海道。

    轻歌抿唇,若是这样说的话,她今晚都可以带人去北月皇宫动手了。

    但是不行!

    出师必须有名,屠杀军都是忠心耿耿之流,她不想他们跟着自己被后世之人评断为乱臣贼子,臭名流传千古。

    “你们先多等几日。”

    轻歌冥想了会儿,肃然道:“明日我与南夷太子詹秋有一战,战斗之后精神会受损,北月皇以为我体内有蛊虫之毒,故此,哪怕对我起了杀心也不会这么快动手,怎么也得等到四朝大会之后,等他将蛊虫弄死,发现我还活着的时候,一定会彻底乱了阵脚,以罪犯之名来囚住我。”

    “而这些日子,只有一个罪名能勉强诛杀我,那就是在四朝大战上我曾杀了西寻北墓王之女辛婉君,他曾当着所有人的面说给北墓王一个交代,想来他当时的想法无非是等四朝大战结束后把蛊虫弄死,众人都以为我是突然得病,但他会私下与北墓王说是他弄死的,但辛婉君毕竟是我在四朝大战时候杀死的,直接派人来抓我,会被天下人诟病。”

    少女说的头头是道,一针见血抓住重点,众人听的一愣一愣的。

    他们都是武将,哪里知道这战场之外的阴诡之论。

    俞长老捋了捋胡子,欣慰的点了点头,夜惊风有女如此,文韬武略,泉下有知的话也能瞑目了。

    “屠杀军是父亲一手建立出来的,三万屠杀军都是为荣耀而战的男人,你们消失了整整十六年,突然出现就去杀了北月皇,这是不忠不义,一辈子都洗不清,唯有我铃铛入狱后,你们才出师有名,才能拿出三万铁骑踏平北月王朝将我救出,再将父亲当年的死因说出来,这样,你们的话才有人相信,而且,北月子民能有现在的平安盛世,离不开十几年前父亲与屠杀军的南征北战,即便现在无人过问父亲的事情,但只要将陈年旧事掀起来,你们销声匿迹十几年,直到我这个将军遗孀出了事一怒出来,民心就会聚在你们身边。”

    轻歌一口气说完,眸光微闪。

    众人沉默的听着,体内的血液愈发滚烫,更多的是心存感激,这个让他们盼了那么多年的小主人,在为他们着想。

    亦没有让他们失望。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