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72章 凤求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的耳朵遭受了安长老好久的摧残,这老头子一张嘴喋喋不休的,就没有任何要停下来的意思,吹……啊呸,是说到痛快处时,老头子猛地一拍脑门,惊呼:“不得了了,晚上约了潇湘馆的翠花谈人生,都已经到点了,小徒儿,别太想为师,为师去和翠花姑娘谈谈人生很快就来找你。”

    轻歌:“……”可以不回来嘛?

    老头子进来时翻墙比翻山越岭还要困难,走时几起几落身轻如燕那脚步敏捷的完全不像七老八十的人。

    轻歌额上落下一排黑线,她上次去潇湘馆的时候因为夜菁菁的事情走得急,反而没好好观察潇湘馆,没想到潇湘馆的姑娘这么吸引人,连腿脚不便的老头都开始凌波微步了……

    轻歌一阵头疼,而后将驯兽书拿了出来仔细翻看着,比炼器还要认真一些,她总觉得,自己骨子流动着的,是充满兽性的血。

    虚无空间里的小狐狸不知何时溜了出去,一双萌态的爪子捧着一盆水费力的爬上石椅放在石桌上,轻歌见此,将驯兽书合上,讶异的看着姬月,不知姬月这是何意。

    姬月不理会轻歌,自顾自的爬上石桌,到了轻歌面前,两只爪子将轻歌的手捧起,塞进水里认真的洗着,一面洗一面哼哼道:“下次再牵别的男人的手,就要剁手了。”

    轻歌:“……”

    “一号出事了。”洗完手后,姬月的声音突然凝重了起来。

    轻歌蓦地起身,皱眉:“他怎么了?”

    一号最近这段时间,总是嗜睡,一睡便是五六天,这一次更为恐怖,仔细算算,竟睡了十三天之久,不吃不喝,只是睡而已,轻歌偶尔会去看看他,他的脸色越来越白,白的恐怖吓人,像是九十年代香港电影里的僵尸,不一样的是一号眉目妖孽,五官生得精致,一张脸,棱角分明,巧夺天工。

    “快去,不然夜倾城有危险。”姬月道。

    夜倾城……

    轻歌心脏一紧,蓦地朝地下阁楼走去,门尚未打开,血腥味就先窜了出来,轻歌愣了愣,灵魂好似都紧张了起来,她蓦地将门打开,正看见一号将夜倾城扑倒在地,碧蓝的双眼染上了煞气,只是没有任何神智清明可言,活像是走火入魔的兽,骨子里流动着嗜血。

    一号低下头,想朝夜倾城的脸上咬去,轻歌瞳孔紧缩,蓦地上前,一把抓住一号的衣裳,将起提起,朝旁边门摔了过去。

    小狐狸站在轻歌肩膀上,眼瞳幽深的看着狂化的一号。

    “身上哪里有伤吗?”轻歌把夜倾城扶了起来,问道。

    关于一号的事情,夜倾城是知道的,平日里有空的时候也会来地下阁楼看看姬月,这次应该也只是想来看看,却没想到遇见一号发狂。

    夜倾城摇了摇头,“你若是再晚点来,我恐怕就真的有伤了。”

    两人说话时,一号突地低吼一声朝这边冲来,脖子上出现了几道血色鬼纹,像是被人用刀片一刀刀无情割开再结成的痂,千丝万缕,偏生美艳妖娆。

    轻歌望着一号脖子上的血纹,只觉得在哪里见过,不过现在情况紧急也容不得她多想,一号眼见着到了轻歌面前想将轻歌扑倒在地,站在双手紧攥着,站在她肩上的小狐狸沉着一双异瞳,突地喝道:“你伤她一丝一毫试试?”

    他的话,只有一号能听得见,如雷贯耳。

    发狂的一号突地站在原地,愣住,湛蓝如海的双眼里不知氤氲着什么,他双眼一黑,突地一头栽了下去。

    轻歌走至一号边上,蹲下身子,突地发现一号的背骨往外突出了些,不仅如此,似是正常人背骨的两倍,轻歌错愕不已,朝姬月看去,问道:“一号的骨头……”

    “他身体里边的兽骨在生长,只是他的身躯太脆弱,容不下这具兽骨。”姬月无奈的道:“若是再由兽骨生长下去,他只怕会五马分尸而亡。”

    “有没有解救的方法?”轻歌心底一颤,问道。

    一号虽是她在斗兽场救下的奴隶,可这将近一年的时光,这个有着碧蓝双眼的少年也算是陪着她一路走来,她始终都记得心灵脆弱的少年将她眉间的轻愁抚去,说不要皱眉,他还总是喜欢诺诺的拽着她的衣角,她动身去西海域的时候,他躲在房间里隔着门缝悄悄的偷看着……

    “有,若是在妖域,只要他承受住痛苦,我便能将他体内的兽骨废掉,可现在不行。”姬月道。

    轻歌双眼一亮,逐渐又黯淡无光。

    “不过我暂时能遏制住他体内兽骨生长的速度,至少我在的时候,他还不会死。”姬月知道轻歌的心思,道。

    “对你有没有伤害?”轻歌问,她不会做拆东墙补西墙的事情。

    “没有。”姬月灵魂传音道。

    除了你之外,我不会因为其他人伤害自己。

    当然,姬月没将这句话说出去。

    轻歌望着姬月的眼睛,许久过去,才相信姬月不会遭到反噬。

    “轻歌,我最近学了首曲子,想弹给你听。”夜倾城突地道。

    轻歌讶然的看向夜倾城……

    *

    院外的金色牡丹盛情开放,娇艳欲滴,挂在亭子四周白色轻纱如雾,少女心事谁人知,轻纱幽回,清风徐徐,夜色浓郁又到了厉鬼嘶声尖叫的时候,琴声悠扬响起余音袅袅,如鸣佩环,泉水叮咚,珠玉落盘。

    轻歌坐在亭外的石桌前,手拿着酒壶,一条水线自壶嘴中流出,进了轻歌的口中。

    少女邪肆凛然,妖冶娇媚,竟无往日的半分清冷。

    婉转流畅的琴声突地变得哀愁起来,雍门古琴,冷宫哀怨,女子的声音比这琴声,还要凄凉几分——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淤飞兮,使我沦亡。”

    白雾般的轻纱拂过亭内抚琴女子的眼,那双冷凉的眼如今尽是哀伤,亭外的少女邪魅如狂,醉酒醉言醉了一宿。

    凤求凰。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谁是凤,谁是凰,谁不在东墙,又是谁思之如狂?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