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69章 他是她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沐七坚韧,一言不发,眸光愈发的冷漠。

    詹秋似是知道他会是这个反应,嘴边的笑也逐渐扩散,当扩散到了一种程度时,詹秋突地抬起脚,一脚踹在沐七的脸上,毫不留情,丝毫没有手软,沐七的鼻梁骨彻底塌了,而詹秋还没有停止手中的动作,甩着锁链,锁链尽头的两道钩就要贯穿詹秋的膝盖骨。

    南皇国的红衣少女瞪大眼睛,不可置信,歇斯底里的喊着,“不!”

    “我能让你进金光罩,去救吧。”轻歌的脑海之中,响起了姬月的声音。

    轻歌目光微颤,她的确想救沐七,紫电钩若是贯穿了沐七的膝盖骨,那他的双腿就彻底废了,恐怕废了的不只是腿,还有余生。

    沐七曾多次为她解围,滴水之恩必定涌泉相报,君子之交淡如水,也最是坦然,哪怕轻歌是个小人,那也是个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小人。

    在姬月说完之后,轻歌一跃而起。

    众人目瞪口呆,皆以为沐七当真就这样废了,都在惋惜,不管怎么说,沐七的风度,才华,甚至是天赋,都是难得的,身在皇叔之位,受圣上宠爱,却不骄不躁,寡淡贤德,也曾悄然去了南皇国的贫困之地,与南皇子民一起扛天灾人祸,总之,沐七很受百姓爱戴,他们不爱他的才华和风度,只是爱他有颗圣贤的心罢了。

    沐七瘫坐在地上,手里紧攥着七绝剑,他仰头看着紫电钩朝自己的腿上袭去,漆黑的双瞳之中似有紫色的电光闪过,双肩上的伤口异常严重,两块肋骨活生生的被人拔掉,其痛可知!

    当紫电钩即将落在沐七腿上时,胭脂色的身影如风而来,那曾将无数强者抵挡在外的金光罩,于她来说,好似没有任何的用处。

    她站在沐七的跟前,玉手横出,一把明王刀,一点丹火灵气。

    铿锵的声音响起,紫电钩击打在挥出的明王刀上,轻歌仅仅只是往后走了一步,铁索哗啦,紫电钩垂在地上,詹秋的手握着铁索的另一端,看见轻歌,他眯起双眼,“安国郡主,这是我与七皇叔的战斗,你进来掺和,是不是坏了规矩呢?”

    “规矩?”

    轻歌冷笑,手中明王刀落在地上,擂台石面上出现了几条裂缝,少女笑的张扬妖冶,“在我面前谈规矩,规矩是什么,能吃吗?今天这场战斗,我还就是掺和了,怎么?想现在就直接和我战?”

    詹秋周身气息阴森,鲜血的味道在四周弥漫,轻歌低头看了眼沐七,伸其出手,“还能起来吗?”

    沐七看着面前的手,一愣,而后费力的将手放在少女身上,艰难的站了起来。

    “你赢了。”沐七面朝詹秋,闭上眼睛,道。

    闻声,龙椅上的北月皇将金光罩收了起来,只是他看着轻歌的眼神,有些狠辣。

    这么多年,从未有人能无视金光罩,夜轻歌是第一个。

    正因为如此,北月皇本就按捺不住的心,越发的慌了,像是一个猎人看见关在后院囚牢里的血狼要逃掉。

    猎人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拔了它的爪牙,要么杀了他,用其骨肉酿成酒,黄昏前饮下。

    轻歌扶着沐七走下了擂台,将沐七交给红衣少女,红衣少女是南皇国的公主,总是为沐七鞍前马后,跟着他。

    她叫沐盈盈。

    轻歌转身便走,没有任何拖泥带水,沐盈盈突然喊住她,“夜轻歌。”

    脚步停下,轻歌回头看去。

    沐盈盈低下头,耳根微红,“谢谢你。”

    她是养尊处优娇蛮跋扈的公主,自然有自己的傲气,可这三个字说出口的时候,她是诚心的,也是由衷的,哪怕在莫里斯大峡谷她曾痛恨过轻歌抢了他们辛辛苦苦才找到的火焰龙龙蛋,可她自己也知道,轻歌抢了火焰龙不假,可若非有她,莫里斯大峡谷上的人,没有一个能活下去。

    沐盈盈只是不甘罢了。

    如今,连最后一丝不甘都没了,当她看见轻歌出现在擂台救下沐七后,心里只剩下感激。

    轻歌将明王刀收下,脸上是放肆的笑,她背对着沐盈盈朝前走去,晃了晃手,几分恣意,几分孑然。

    “洗手!回去给我洗手!”

    姬月暴走的声音在虚无空间里响起,轻歌愣住,这狐狸是干啥了?

    “我不管,洗手!”

    小狐狸站在九龙王座椅上,一面踹着火焰龙的蛋,一面如个深宫怨妇般碎碎念着,“让你牵别的男人的手,让你牵,下次还牵,就剁手,剁手!”

    火焰龙:“……”它现在还只是个蛋可以啊,牵手?它一个蛋跟谁去牵手啊?

    轻歌听见小狐狸的话,嘴角眼角齐齐抽搐,她看了眼青阳晴空,仔细想了想后,非常郑重的认为,姬月这货绝对是发情了。

    “你这妮子有两把刷子,北月的金光罩老夫想过去都有点困难,没想到你这丫头能直接忽视掉。”轻歌在鎏金座椅上坐下的时候,安长老道。

    轻歌挑了挑眉头,眸光深沉如斯。

    这老头说的是他想过金光罩有点困难,而非过不了,也就是,若是他想过的话,金光罩拦不住他,只是个时间问题罢了。

    金光罩的强悍轻歌是知道的,她能无视掉金光罩是因为姬月,可安长老呢?

    旁侧的夜青天听到安长老的话之后与轻歌倒是想到一处去了,不过也不捅破。

    既然他说自己是个打杂的,那就是打杂的吧,至少现在对轻歌没有坏处和敌意,这样就够了。

    接下来,北月皇派医师过来将沐七抬回了皇宫医治,没了两块肋骨,问题可大可小,往大了说,那可是性命攸关的事情。

    至于沐盈盈,自然是沐七在哪,她就在哪。

    “那丫头是南皇的公主吧。”安长老看了眼驾马跟着沐七等人一同离开的沐盈盈,道。

    轻歌道:“南皇国最小的公主。”

    “这两个年轻人岁数相差不过三岁左右,不过整整隔了一辈,他是她的叔叔才对,造孽哦。”安长老靠在了椅背上,太息着,难得正经一回。

    轻歌的低眉,的确,她感受到了沐盈盈对沐七的感情,绝非是亲情那么简单。

    可……

    他是她叔。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