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67章 七绝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四周,各种错愕不已的视线全部都汇聚在坐在鎏金椅上不动如山的少女。

    安长老说话的时候,轻歌正刚好饮下一杯茶,听见他的话,险些一口茶水给喷了出来。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不正经的老顽童。

    她那日和夜雪出去挖坟应该看看黄历的……

    北月皇沉下眼眸,瞳孔之中浮现出冷意,他是无论如何都不相信安长老在迦蓝学院只是个打杂的人,不说有长老之位,至少也是属于德高望重的存在,尽管他的言行举止轻浮的吓人。

    可让北月皇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夜轻歌与这安长老还有师徒的关系。

    他越来越发现夜轻歌不受他的控制,心里愈发的恐慌,哪怕是当年夜惊风在世,他都没有这种寒意彻骨的感觉。

    至少,他与夜惊风一同长大,知根知底,可夜轻歌却不一样,从那日婚约解除之后,她就如同换了个人似得,创造一个又一个奇迹,展露出来的天赋惊人的可怕。

    北月皇身旁,一直沉默寡言的北月冥脸色古怪,看着轻歌的眼神异常复杂,藏在衣袖之中修长的手紧攥着一个锦包,锦包之中,是北月皇给的七情毒。

    在他真正准备动手之前,每一分每一秒都过得如此之慢,度日如年。

    他很期待,期待她跪在他脚边抱着他腿乞求他时的样子。

    想至此,北月冥眼底浮现一抹狰狞的笑。

    “老头子,你喊谁徒弟呢。”

    夜青天看见自家孙女要被另一个老头拐走,坐不住了,不悦的道:“你看清楚点,这位是我孙女。”

    “你孙女咋的了,她还是我徒弟呢。”安长老朝轻歌挑了挑眉,“是吧。”

    轻歌:“……”

    她能回家么?

    虚无空间里,小狐狸傲娇了撇了撇头,“徒弟孙女咋了,还是我女人呢……”

    “皇上,时辰到了。”虞后在北月皇耳边轻声道。

    北月皇点了点头,声音响亮,道:“诸位,四朝大战的时辰到了,欧阳家主,交给你了。”

    欧阳峰站了起来,朝众人点了点头,道:“第一战是沐七对战东陵鳕。”

    一出场,便是两个同样风华的人。

    东陵鳕一直站在外侧,犹似尘外之人,自成一世界,闻言,他抬起一双藏着几分忧郁的眸,朝北月皇看去,下一刻,白色的残影自长空掠过,好似有海棠开了满天,擂台之上,男子站在一角,负手而立,衣袂飘飘。

    另一头,沐七自鎏金椅上站了起来。

    “皇叔,小心。”红衣少女拽着沐七衣袖,道。

    沐七会心一笑,跃上擂台,一袭青衫,一把宝剑,几分恣意几分潇洒。

    沐七朝东陵鳕抱了抱拳,道:“太子可要手下留情。”

    东陵鳕作揖,“承认。”言简意赅的两个,气质若雪。

    战斗开始,擂台下的众人逐渐安静了下来,夜青天似是怄气般,睨了眼安长老之后坐在了轻歌的旁边,这安长老也是傲娇的很,走至轻歌身边,看了眼轻歌另一侧的男人,道:“你家里人没跟你说过要尊老爱幼,看见老人站着要让座?”

    男人:“……”

    他惹不起,他走还不行么!

    男人走后,安长老乐滋滋的坐在轻歌的另一侧,气焰嚣张的瞥了眼夜青天,那得瑟的样子,愈发的欠揍,夜青天非常鄙夷的看了眼安长老。

    此时,擂台上,东陵鳕与沐七已经交上手了,沐七手执七绝宝剑,剑走偏锋,挽出朵朵却不致命的剑花,长衫好似开了朵朵迷人眼的青花,沐七从斜侧而来,七步为一套招法,将七绝宝剑送出的刹那,一直站在擂台边角不动如钟的东陵鳕周身好似散发着骇然的寒气,他抬起一双冰冷的眸子朝迎面袭来的七绝剑看去,剑尖在漆黑如琥珀般的眼瞳中不断扩大,突地,他侧身躲过,修长的手指夹着七绝剑,将所有锋锐都给挡去。

    沐七眉头微动,将灵气全部灌输在七绝剑上,立即,七绝剑爆发出强烈的杀气,喷涌而出,朝东陵鳕攻去。

    东陵鳕身轻如燕,一手负于身后,另一手夹着七绝剑,当沐七灵气释放的刹那,他连连后退,只是就连战斗,他也优雅异常,难见半分血腥。

    一道道光弧在七绝剑的利刃上闪烁着寒光,湛湛青空之下,暗红的擂台犹似鲜血蔓延。

    “七绝剑,虽不是灵器,但炼制此剑的人耗费了很大的心血。”坐在轻歌旁边的安长老眉目凝重起来,“此剑以七步为章法,七步之内,杀人无形,只是沐七对东陵鳕没有杀意,故此,失了先机,七绝剑的初衷,便是杀人,以血的祭奠开通荒芜之路,煞性重的的人才能将此剑发挥的淋漓尽致,不过沐七也不错,掌握此剑还能心性温和,可见并没有被剑掌控,而是人控制着剑。”

    “被剑掌控?”轻歌讶异的问。

    “煞气大的剑会慢慢吞噬人的精神神智,直到将其变成一个杀人工具。”安长老道:“炼制七绝剑的炼器师,在炼制七绝剑之前,全家上下五十三口人皆被屠杀,万念俱灰之下只有杀气纵横,躲在房内整整七日,炼制完此剑后他走火入魔,拿着自己炼制出来的兵器自杀了,也是个可怜人。”

    “沐七的确不错,能将煞气如此重的七绝剑控制,不过老夫更好奇的是,东陵太子。”

    夜青天道:“世人皆传东陵天子天赋异禀,可他并不恋战,战斗的次数屈指可数,甚至无人知道他使用何种兵器。”

    “东陵鳕天生一双忧眸。”

    安长老沉吟片刻,道:“许是他出生的时候,苍天让他这个东陵太子忧国忧民吧。”

    “忧国忧民吗……”

    轻歌红唇颤动,无声的重复着安长老的话,她抬眸朝擂台之上看去,沐七以七步为剑,不停的攻击,东陵鳕不断后退,袍摆灌风,摇曳不止,仿佛有海棠迎风而放,美丽一季。

    鲜少有人风雅至此,哪怕在万众瞩目的战斗之中,也能保持清然,优雅若闲庭信步,风轻云淡。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