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66章 想为师没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皇上,我不是开玩笑。”

    墨邪站直身子,脸上像是罩了一层冷霜,他毫不怯弱淡漠的看向北月皇,道:“我们北月的安国郡主,何时轮到不三不四的人来羞辱?我墨邪今天就一句话,谁若是想羞辱安国郡主,无论那人是谁,我都能将他的嘴给削了,若谁敢动安国郡主,我墨邪就算是倾其所有万死不赦,也会讲他斩于刀下!”

    一番言语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将他的决心毫无掩饰的显露了出来。

    轻歌抿唇,一双清冷的眸,朝墨邪看去,男子张扬的不可一世,剑眉星目,俊美如斯。

    墨邪总是这样,总是不经意间,让她心中一暖。

    北月皇眼中波澜不惊,古井无波之下,却是惊涛骇浪。

    墨邪竟然为了一个夜轻歌,反驳了他的话。

    “安国郡主是朕钦赐的,朕怎么会让她受委屈呢。”北月皇笑道。

    墨邪将无邪刀自詹秋的脖子上抽了回来,暗红的刀刃泛着嗜血的寒光,他把刀放进空间袋里,而后朝北月皇抱拳,声音爽朗,“吾皇万岁。”

    墨云天搂着苏雅,欣慰的看着自家儿子,“夫人,这是我头一次看见墨邪这小子正儿八经的样子。”

    苏雅点头,笑道:“他难得这么认真。”

    “你说……”墨云天沉吟片刻,低声道:“当年若是我们与惊风他们指腹为婚该多好,说不定到现在,我们都能抱孙子了。”

    “得了吧。”苏雅道:“当年我与你说过此事,你说你与青天长老是兄弟,自己儿子和兄弟孙女订亲,岂不是乱了套。”

    墨云天讪讪的笑了笑,抓了抓后脑勺,“有吗?我有说过这事吗?”

    苏雅浅笑,自家的丈夫总是这样,让她好气又好笑。

    “皇上,迦蓝学院的人过来了。”有侍卫前来禀报。

    北月皇从龙椅上站了起来,“还快请来。”

    迦蓝学院算是各大势力之中比较特殊的一个,它即是一个个体,可势力遍布四星的大江南北各个角落,天地间,有无数强者曾是迦蓝学院的学生。

    可以这么说,哪个不长眼的势力若是惹到了迦蓝学院,迦蓝学院只要振臂一呼,五湖四海内,定有无数尊者强者蜂拥过去,召集出的人数不胜数,有隐居的,还有各大帝国和势力之中的。

    总而言之,迦蓝学院,在四星大陆,是神圣的存在,让无数修炼者心驰神往。

    用轻歌的话来说,迦蓝学院,就是现代的清华北大。

    轻歌转眸看去,迦蓝学院一行十几人走来,以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为首,女子穿着淡蓝长衫,气质温和,眉宇之间却暗藏凌厉的煞气,眼底尽是傲然之色,长相堪称尤物,容貌绝色冶丽。

    让轻歌眼皮一抽的是,这群人之中有个老头子,这老头就是她那日与秦岚出城郊为夜雪挖坟时碰见的老头,老头当日嚣张的坐在人家爹还没过头七的新坟之上睡觉儿……

    老头子看见轻歌,朝轻歌挤眉弄眼了一番。

    轻歌:“……”

    她可以装作不认识他吗?

    北凰起身,朝身着淡蓝长衫的女子抱了抱拳,“轻纱姑娘,幸会。”

    “北兄再不回学院,师傅可就无聊死了。”轻纱流离风姿绰约,优雅的作了作揖,道。

    提及师傅二字,北凰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个颤,那个师傅终日以折磨他为趣,这不,回到了北月,难得的悠闲,结果那老头还在惦记着他。

    “轻纱姑娘千里来北月,辛苦了。”北月皇的道,几分威仪几分气势。

    轻纱流离微微点头,道:“长老们都有事,离开不了,我在院中也算是资历较深的一个,来择选新生,还是可以的,皇上这样说,倒是客气了,若是有优秀的人才,莫说千里,迎风降雪而来,也是值得的。”

    “轻纱姑娘盛名在外,不愧是无欲长老最出众的弟子,凰儿应该向你学习。”北月皇道。

    轻纱流离与北凰的师傅是同一个人,那人即是迦蓝学院的三长老,无欲长老。

    “皇上说笑了。”

    轻纱流离道:“太子虽然比我晚进学院,可天赋异禀,潜力深不可测,前途不可限量,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听见轻纱流离夸自己儿子,北月皇的心情也变得舒畅,他的目光落在被称为安长老的老头身上,讶异的问道:“这位是?”

    轻纱流离正想回答,安老头直接一句话抢了过去,“老夫我就是个打杂的。”

    打杂的么……

    北月皇眸光微深,他在这个老头身上察觉不到任何灵气波动,可他悄然释放的灵气碰触老人身上的时候,像是进了墟洞般,直接被吞噬掉了。

    “老人家年纪大了,就该好好呆在家里,迦蓝学院到北月路途遥远,一路颠簸,对身体也不好。”

    北月皇试探性的问道,眸光紧盯着老人看,不放过他身上的任何表情。

    “老夫年纪大了?”

    安长老吹胡子瞪眼睛,像是被砸了尾巴的猫,暴跳如雷,“北月皇上,老夫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哪里看出年纪很大?要在家里等死?”

    北月皇:“……”

    这老头不按常理出牌,竟让他这个统驭天下的帝王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话。

    轻歌低头,浅笑,老头子还真是自恋,和夜青天有的一比。

    她一抬眸,便看见北凰看着安长老的眼神有些古怪,轻歌摩挲着手中的茶杯,虚眯起漆黑深邃的眼。

    真的只是个打杂的吗?

    见北月皇不说话,安长老也没有要停下的意思,“老夫会千里来北月自然有老夫的理由,老夫可爱的小徒儿在这里,怎能不来?”

    “徒儿?”

    这回诧异的倒是轻纱流离了,“院……安长老,你何时有徒儿了?”

    昨日,北月的街道上有人看见老头被称为安长老,以为是迦蓝学院内什么德高望重的人,便想过去入其门下,不过人安长老说了,只收女弟子,还是胸大屁股翘的~

    安长老眯起眼睛笑嘻嘻的径直朝前走去,到了轻歌面前,道:“小徒儿,想为师没有?”

    轻歌:“……”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