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63章 蠢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北月皇宫。

    御书房。

    本是大好的早晨,可御书房内的四扇窗户前,都蒙着黑布,屋子里一片昏暗,阴森的气息暗潮涌动,北月皇坐在安卓前,手里拿着奏折仔细翻阅着,偶尔休息下来抬起手揉了揉额。

    脚步声在庄严幽深的宫殿里响起,御书房的檀木门被人打开,修长的手放在门上,那人一身漆黑长袍,走了进来。

    他进去后,有宫奴将门关上。

    “父皇,你找我?”北月冥走至桌前,行了个礼,道。

    北月皇专心的看着手中的奏折,听见北月冥的声音,连眉都没抬一下,“听说你前几日一丝不挂的出现在街上,昨日北墓王还特地来朕面前嘲讽北月的王爷不爱穿衣裳,你有什么想说的?”

    北月冥低着头,脸色阴沉,似有雷霆风暴在眼中凝聚。

    “怎么不说话?”北月皇将奏折合上,蓦地朝北月冥的脸上砸去。

    奏折砸在北月冥的脸上,而后落了下来,他紧攥着手,眸光轻浮,“儿臣无话可说?”

    “无话可说?朕平日里宠你,就是把你宠成这个样子的?”

    北月皇脊背深陷进椅背之中,他双手抱胸,一身明黄的龙袍,整张脸却都是阴影,散发着骇然的煞气。

    寂静无声。

    许久,北月皇突地道:“父皇,这一切,都是夜轻歌的错。”

    “你是朕的儿子,是天之骄子!”

    北月皇手掌朝桌上蓦地一拍,巨大的声响让北月冥身子下意识的一颤,坐在龙椅上的男人大发雷霆之怒,“告诉朕,你想怎么做?”

    “娶她进王府,狠狠羞辱一辈子。”北月冥咬牙切齿,脸庞扭曲如一头暴怒的狮子。

    “很好。”

    北月冥起身,在墙面上轻敲了几下,一扇石门突地往上升,出现了一条密道,他走了进去,“跟我来。”

    北月冥犹豫了会儿,跟着北月皇进了密道。

    这条密道建在地下,潮湿阴森,北月皇的将灵气释放后,挂在密道墙上的夜明珠立即闪烁出璀璨的光华。

    四下里,静悄悄的,只有脚步声。

    半晌,终于到了密道的尽头,这里,竟是在露水台下!

    北月皇虚眯起眼睛,将拇指上的玉扳指取下,放在光滑墙上的一个凹进去的洞中,扳指与凹洞异常契合,两者接触的刹那,墙壁上浮现灰色的烟,雾气缭绕,覆盖整面墙,阻隔了二人的视线,不一会儿,等雾气褪去后,眼前哪里还有墙,空无一物,眼前又是一条漆黑的道,北月皇二人走了进去,百丈台阶,越往下越阴森,北月皇突地皱眉,“血傀呢?”

    “血傀?什么血傀?”北月冥不解的问。

    他看着走在自己面前的父亲,身影宽厚魁梧,可今日的北月冥,却让他有些陌生,还让他……心生惶恐。

    北月皇并未理会北月冥,而是快步往旋转着的台阶下走去,封闭的漆黑的空间里,犹似一层又一层的地狱,刮着冷风,森然幽寂。

    北月皇将密室的门一脚踹开,去了书架面前将一本书打开,看见那个养着双生蛊虫晶莹剔透的瓶子还在后,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父皇……”

    北月冥紧皱着眉头,他总觉得北月皇今日特别不同,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阴气。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北月皇将瓶子递给北月冥,“打开看看。”

    北月冥如其所言,将瓶盖打开,瓶内是一条紫色的虫,北月冥疑惑不解,片刻后,双眸之中电光骤然闪过,“这是蛊虫?”

    “不错。”

    北月皇点头,道:“这是双生蛊的蛊虫,碧瞳怀夜轻歌的时候我就已经将此蛊种下,如今恐怕已经蔓延至夜轻歌的骨髓心脉里了,只要我将这瓶内的蛊虫用火油烧死,夜轻歌就会立刻七窍流血而死。”

    “父皇想杀了夜轻歌?”北月冥皱眉,他还未得到过她,她怎么能死呢?

    北月皇点头,道:“杀是自然要杀的,不过不是现在,朕本来想在四朝大会后以她失手杀了西寻郡主为名,将她斩首,不过她天赋异禀,若能为我所用自然很好,如若不能,将这蛊虫烧死即可。”

    “那要怎样才能让她为我们所用?”北月冥问道。

    北月皇望着北月冥诡谲的笑了,“你。”

    “我?”北月冥诧异。

    “不错。”

    北月皇从袖子里拿出一个金线绣着的锦包,放在北月冥的手里,“这是七情毒,比合/欢散要厉害数十倍,朕还想留她在四朝大会上为北月大出风头,所以一定要等到四朝大会之后,她夜轻歌有再大的能耐,也不过一介女流之辈罢了,若你让她对你百依百顺,朕便留下她的命。”

    “可父皇为何非要夜轻歌的命?”北月冥有些不理解,北月皇竟然在十几年前就对夜轻歌起了杀心。

    “蠢货!”

    北月皇反手一巴掌打在北月冥的脸上,力道大到把北月冥束发的玉冠都打的落在地上,满头的黑发落了下来,北月冥双瞳微微瞪大,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北月皇。

    这是北月皇第一次打他。

    北月皇负手而立,脸色漆黑,“你生来就养尊处优,怎懂大器?夜惊风是被朕和夜正熊合手弄死的,夜轻歌如今的天赋让人觉得恐怖,若是她得知父亲死在朕的手上,朕这江山,怎能太平?”

    北月冥恍然大悟,“你在夜正熊身上也下了蛊。”

    “他知道朕的秘密,不这样,朕怎会让他逍遥自在的当夜家家主当这么多年?”北月皇道:“你还真是替朕争气,四朝大战,连个詹秋都赢不了,你也就罢了,欧阳澈也输给了詹秋。”

    提及此事,北月冥的脸上也是一阵青一阵白的。

    他早便突破了先天六重,故意不放出消息就是想等到四朝大会一鸣惊人,哪知,东陵太子,西寻皇叔,还有个什么南夷的詹秋,都异常厉害,更别说是先天七重的夜轻歌了。

    几日的战斗下来,最后决胜的竟会是轻歌、詹秋、沐七以及东陵鳕四人。

    这让北月冥恨得牙痒痒,连前四都拿不到,更别说进迦蓝学院了。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