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54章 替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的双眼依旧紧闭着,坐在窗台的男子突地伸出手,将窗外延伸进来的柳枝折断,他把玩着手中的柳枝,轻蔑的笑着,“装睡的人我没本事叫起,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梅卿尘和那个女人的故事?”

    屋内,凉风灌入,寂静无声。

    蛇葬也不恼,继而道:“那个女人叫做蓝焰,是梅卿尘父亲从群狼口下救出的孤女,两人青梅竹马,感情很深,后来,两人违背了族中人的警告跑出去游玩,被人追杀时,蓝焰身体成盾为梅卿尘挡去了一剑,正中心房,她倒在梅卿尘的怀里,了无生息,所有人都以为她死了,甚至梅卿尘也这样以为,可梅卿尘生来偏执,他不顾族中众人的反对,将蓝艳的尸体带去冰谷,放在冰棺之中,这一放,就是五年,起先两年,梅卿尘日日夜夜的坐在冰棺前守着她,后来,他邂逅了误闯入冰谷的屠烈云等人,想和屠烈云行走四方,说不定还能找到救活蓝艳的方法。”

    男子说的很慢,吐字清晰,说至最后,蛇葬似笑非笑的看着屋内的少女,轻歌不知何时睁开了双眼,古井无波的眼里,氤氲着凉薄之色。

    “你可知道,梅卿尘所在的宗族,是四星大陆上最为隐秘也是最爱弑杀的势力,他们……”

    蛇葬脸上的笑容,逐渐扩散,“可会吃人哦。”声音很轻很轻,好似幽灵那样蛊惑人心。

    “他们之间都有一个秘密,外人若是知道,会被杀人灭口的。”

    蛇葬道:“你的性子,与蓝焰有几分相似,特别是在莫里斯峡谷的时候,你为了救他自己身陷险境,让他想起了当初蓝焰救他的场景,所以他心动了,后来去流海的时候,他对你疏离,一是为了保护你,毕竟他和他身后的实力都过于危险,二是他也在犹豫、纠结,蓝焰是他深爱的人,尽管他一直偏执着,其实他自己也知道,蓝焰不可能活过来,直到炎魔血狼出现,看见你有危险,他心里害怕,害怕像失去蓝焰那样再失去一个你,凤凰山后,他终于开始对你袒露心声,你以为那是人世间最真挚的感情,其实,从头到尾,你都没有走进过他心里,一路上,我提醒过你很多遍,他很危险,不要试图去接近他。”

    床上的少女突地转头朝窗口看去,眸光中的冷意如风雪,声音也没有过多的感情,“你今天的废话真多。”

    蛇葬愣住,有些木讷。

    他不相信她能如此淡定,她曾经的用情至深他全看在眼里,一个被抛弃过的人怎么还可能这样骄傲?这样淡然?

    “梅卿尘把你当替身,让你成了全天下人的笑话,你就不恨?”蛇葬声音的拔高了许多。

    闻声,轻歌笑了。

    她坐了起来,衣衫淡薄,锁骨性感,眉间的血魔花将整张脸都衬得妖冶,散落在肩的白发似冬末的霜雪,冰封千里。

    “你是不是被人抛弃过?”轻歌淡淡的道。

    蛇葬身体震悚,像是有电流击过全身,让他颤然不已,少女一语中的,言语如一把破天的剑插在了他的心上,将尘封多年的秘密血淋淋的扒开。

    “我被人抛弃过?”

    蛇葬遏制住体内沸腾的血,装作镇定,强颜欢笑,“你该不会是傻了?被梅卿尘抛弃后,就以为全天下的人都与你一样,会被人抛弃?”

    可事实的确如此。

    彼时的他被人背叛,被推入险地,正因为如此,在西海域的时候,他只是提醒轻歌,却从未与轻歌说过梅卿尘为什么危险,说过梅卿尘把她当替身,只是因为他想看,想看她被抛弃的时候,会怎样绝望不堪。

    可结局似乎让他失望了。

    “被人抛弃?”

    轻歌冷笑道:“不过一个梅卿尘而已,既然不要了,那我便是不要了,何来被人抛弃之说,无非是一场婚礼,我又何曾死皮赖脸非要结?蛇葬兄,夜深了,墙在西侧,自己翻出去,慢走,不送。”

    蛇葬:“……”

    他仔仔细细的观察端详着鸾凤云锦被中的少女,黑瞳白发,眉间一点血,明眸皓齿,端的是薄凉绝色,眼底波澜不起,好似天塌下来了也与她没有任何关系,宠辱不惊,淡然若初,没有他想象之中的狼狈落魄,却妖冶美丽的好似开在盛世的血莲,孤芳自赏,末世狂花。

    在那样风华之下,蛇葬落荒而逃,从西墙上翻了出去。

    他想看这个女人有多狼狈,可到头来,狼狈的却是他,惶惶似落网之鱼,慌慌如丧家之犬。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当他的身影消失在窗台上时候,床上的女子无力的躺下,白发未央,黑瞳深邃却空洞异常,她将咽喉处涌上的血全部吞了回去,可身体经历过今日一场大战之后虚弱的很,之前梅卿尘逃婚又让她精神受损,如今蛇葬的一番话,看似对她没有很大的作用,可一言一句,犹似千万把锋锐的针,恶狠狠的插在早已千疮百孔的心上。

    她是那样骄傲倔强的一个人,前路无论多大的风雨自己都会抗,再重的伤,在天黑时会偷偷舔舐,等天亮了,她又明媚如常,风华绝代。

    在这个四下无人的夜里,有人告诉她,她被人当成替身。

    她不愤怒,不难过,只是胸腔里好似有什么东西断裂,鲜血止不住的涌上喉,腥甜的味道,滚烫的温度,她一口一口的将鲜血吞了回去,却还是有一丝从嘴角蔓延出来。

    红光乍眼,将暗夜照亮,男子的身影逐渐浮现,他一身红袍,邪佞肆虐,张扬不可一世。

    他就那样的站在那里,那样的看着她,眼底满是心疼,转而又是燎原般的怒火。

    轻歌躺在床上,头枕玉枕,看见那猩红的血光,转头朝他看去,无力的抬起手,笑的苍白,“姬月,我是不是很丢脸?”

    她终于不再叫他小月月了,这么娘的一个名字。

    可他却希望她能叫,叫个无数遍,叫个一辈子他也乐意。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