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500章 来日腾达,守护药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万金鼎的破碎,叫鼎外的所有人为之震惊。以往传承万金鼎的炼药师,无不是在鼎内化为血水,便是逃出万金鼎,也是七窍破碎而亡了。还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情况,难以想象,先祖爷留下来的万金鼎炉,就这样破

    碎了。

    九辞的面色,本就惨白如纸,而今更是毫无血色。

    他呆愣的看着漫天的光芒闪烁,爬满血丝发红的双眼内聚起一片水雾,模糊掉了视线。

    眼前的一切,好似都已被虚化。

    鼻头一酸,九辞无力地跪在了地上。

    “骗子,什么积德行善,都是假的,什么佛祖庇护,都是假的。”九辞万分的痛苦。

    他低着头,双手扣着地面,眼球似要爆裂开。

    佛,什么佛!

    他自小无父无母,都说他是孤儿,他是生来就没人要的。

    九界那个人,对他苛刻。

    他自小若没完成xiū liàn,就会被关进漆黑冰冷的屋子里,甚至丢进火炉,丢进冰窖。

    他是捡来的孩子,没有父母疼爱的。

    自出生这些年,他感受不到任何温情,生杀予夺,我行我素,在杀戮之中绽放,沐浴鲜血而笑。

    他就是这样一个血腥的人,他从不信佛,若世间有佛的存在,他便是佛。

    曾经,他对此不屑一顾,后来,他因为一个僧人的一句话,改变了自己所有的立场,只为那一丝可笑渺茫的希望。

    滚烫的热泪,一滴滴地滴落在面前的象牙地上。

    他曾被烈焰灼身,他曾被玄冰冻骨,他曾被万兽追杀,他都不害怕,没有掉过泪。

    可现在,他乞求,他动摇,会不会是他过往罪孽太深,把报应落在了妹妹的身上。

    若是如此,往后余生,他将积德行善,再也不杀戮。

    可是,有什么用呢。

    万金鼎破碎了,万金鼎内的夜轻歌,又怎会生还。

    九辞仰头,痛苦的闭上眼。

    此刻,一道轻盈的身影,缓缓落地。

    她站在九辞面前,拥抱着九辞,“哥哥,你哭什么?”

    九辞只觉得是幻听,睁开眼睛看见轻歌,只觉得自己魔障都出现幻觉了。

    九辞狠狠捏了一把轻歌大腿上的肉,见轻歌面无表情毫无变化波澜,九辞毫无形象的哭了起来。

    就说是幻觉了吧。

    妹妹都没有知觉,肯定是假的。

    九辞哭到抽泣,轻歌额上一滴冷汗,心中暖流淌过,无奈地望着九辞,玉手伸出,狠狠捏了把九辞的耳朵。

    九辞疼到嗷嗷大叫,猛地站起来,抬起手揉着自己发红的耳朵。

    “我没死。”轻歌无奈。

    早知如此,九辞捏她的时候,就叫几声了。

    谁知道她哥哥这么蠢。

    也是,若非如此的蠢,就不会现在才出现了。

    九辞愣住,又捏了一把自己,果真会疼。

    九辞开心的手舞足蹈,又小心翼翼地看着轻歌,犹如西洲祭坛的初见,谨慎忐忑,生怕活生生的妹妹会消失不见吧。

    九辞这类人,最是残忍,亦最是温暖。

    “歌儿,你怎么没死!”九辞喜出望外,几乎脱口而出。

    “轻歌?”

    大宗师激动万分地走至轻歌面前,不可置信地看着轻歌。

    万金鼎破碎,她怎还活着?

    惊吓,惊喜,惊讶。

    轻歌看着宗主和诸位宗师长老们,这些老人,眼底乌青特别的严重,气色非常的差,眸中爬满了血丝,可见这些日子以来,因为她的传承,让宗师、长老们不曾休息过。

    轻歌心生感动。

    对于长辈前辈,她从不狂傲自大,她虚心请教,感恩戴德。

    自从离开迦蓝后,她所遇前辈老人,皆为循循教导的老师们。轻歌面朝诸位药宗前辈,单膝跪地,双手拱起,虔诚的说:“弟子夜轻歌不负诸位大师所望,传承到了万金鼎,活着从万金鼎内走出来。弟子能有今日成就,仰仗依靠诸位前辈的不离不弃。今日轻歌为药宗弟子,一生皆是药宗弟子,若来日堕魔为恶,弟子定自断一臂离开药宗,不玷污先祖声名。若弟子来日飞黄腾达,定穷尽一生守护药宗

    。”

    她身怀先祖宝典,先祖万金鼎,在万金鼎流逝的时光里,隔着万年,她感受到了先祖的炼药法则。

    炼药师,医师,医者,仁也。

    她绝不会重蹈天地院的路。

    曾经,天地院内有良师益友,天地院内有无数拥戴她的师兄弟,因为她的关系,数万生灵,一夕之间,全部粉碎。

    那日之血腥还历历在目。

    轻歌单膝跪地,满面浩然。

    宗主老泪纵横,眼眶微红,他把轻歌扶起:“好孩子,胡说什么,若有朝一日你非药宗弟子,便自行离去,自断一臂不准再说,若你要走,定是药宗无福接受你。”

    “是啊,轻歌,你把药宗当成家,把我们这些老头当成亲人。”大宗师说。

    “傻丫头,日后不准再说胡话,你乃药宗唯一的大宗弟子。”长老说。

    九辞哀怨地看着一群糟老头子把轻歌围着,九辞很生气,很愤怒,还有几分狼狈,毕竟鼻涕眼泪都还挂着。

    “轻歌,你当真传承到了万金鼎?”方才万金鼎破碎时的画面还历历在目难以忘掉,一位长老惊讶的问道。

    轻歌笑了笑,伸出右手,掌心金芒绽放,缓缓地,金芒之中出现一方小鼎。

    那小鼎,正是缩小版的万金鼎。

    宗主感叹道:“原来,万金鼎并非自损破碎,而是被轻歌传承。”

    “原来如此。”大宗师松了口气,“没想到,当真有弟子能传承到万金鼎,当年,那孩子也是最有资格传承万金鼎的。”

    提及往事,大宗师眼眶又红了一片。

    他一生只收两个弟子,一个是那不知所踪的孩子,一个是夜轻歌。

    那个孩子被二宗师逼得生死不知,而夜轻歌,直接果断地斩杀了二宗师。

    大宗师苦涩的笑着。

    “你不要再伤心了,药宗蒸蒸日上,你又喜得爱徒,今日轻歌传承万金鼎,此乃好事,必须庆祝。”宗主道。

    “是是是,今日是大喜的日子,轻歌啊,你要好好炼药,日后这药宗就是你的了。”大宗师笑道。

    宗主皱眉,“本宗这个宗主还没说话,你可别越俎代庖。”

    大宗师冷哼一声:“别以为药宗很稀罕,我们歌儿是东帝,不一定稀罕要。”

    “这么说来,还是我们药宗的荣幸了。”

    “那是自然。”

    “……”

    轻歌笑了。

    看着大宗师面上稍纵即逝的伤感之色,轻歌倒是好奇那个师兄了。

    他,还活着吗?

    他若活着,人在何处,是在炼药,还是在制毒,还是……放弃?

    “宗主,轻歌既已传承万金鼎,请把东西拿出来吧。”大宗师道。

    宗主点点头,随后从空间宝物内取出一方缩小的鼎炉。

    鼎炉悬在空中不断的变大,当变大到一定的程度后,鼎炉缓缓下落,平稳地置在象牙地上。

    此鼎炉与万金鼎一模一样,若非内行人,光看外面根本就难以分辨,能够以假乱真。

    轻歌眸底清光四闪,原来,在她传承万金鼎前的那几日,宗主与诸位宗师、长老们在一同炼制一座假的万金鼎。

    若她传承成功,这假鼎便可瞒天过海。

    如此一来,她便躲过了许多暗藏的危险。

    前辈们帮她排除掉了危险,也不担心她一个外来人会玷污先祖宝典,会盗走万金鼎。

    轻歌站在象牙地上,鼻头一酸,颇为哽咽。

    “今日该好好的庆祝一番,本宗高兴,去,把宗府将军和五十二门门主,宗府hù fǎ,还有其他两宗的人请来。”宗主哈哈大笑。

    大宗师不悦:“是老夫喜得爱徒,又不是你喜得爱徒,你高兴什么。”

    大宗师开始提防宗主了,转头看着轻歌一本正经的说:“轻歌啊,你一定要提防我们药宗宗主,别看宗主平时是个闷葫芦,其实就是个老狐狸,葫芦里没安什么好心的。”

    “在弟子面前,你能不能给本宗点面子?”宗主亦是不悦。

    其他的宗师长老和煦的笑着,多少年了,自从那个孩子消失后,大宗师一直怨怪宗主,不知多少年了,宗主和大宗师没这么开心的笑过。

    “还别说,轻歌这孩子,真是个福星。”

    “……”

    轻歌见前辈们高高兴兴,亦是开怀的笑。

    “宗主、师父,我还有一个请求。”轻歌说。

    “我还有几个师父,在中州九州。他们是天地院的院长和三位长老。”轻歌道。

    饮水思源,做人不可忘本。

    她一直挂念着天地院院长和三位长老,如今出人头地,第一件事便是把三位长老带过来。

    若他们能留在药宗,轻歌也不必日日担心了。“轻歌,你放心,既是你的师父,等他们来了药宗,正好,二宗师的位置需要有人替代,还有几位长老的位置,全都留给他们。”宗主拍了拍轻歌肩膀,轻歌传承万金鼎,

    他是非一般的高兴。

    如今他与大宗师的关系好转如初,宗主更是开怀欢愉。

    轻歌怔住,随即笑了。

    轻歌双手作揖,深深鞠躬。

    “你这孩子,哪里来的坏毛病,都是一家人,礼数还这么多。”大宗师说。

    宗主点头:“都是成为东帝的人了,好歹是有身份的人,少点礼数,多点傲气。”“是!”轻歌盈盈笑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