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498章 杀手寂寞如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再给你一个机会,把话说清楚,否则,我不论你是佛门道门……”

    话说至此,只剩下无穷无尽的杀意。

    九辞双目赤红可怕,凛冽清寒,再也不见吊儿郎当的模样。

    此刻的他,不惧佛魔,化身修罗。

    放屁!

    他那可爱的妹妹,怎会是厄难体?

    他亦听说过厄难体,拥有那一种体质的人,大多结局凄惨。

    一生都遭受着厄难。

    没有任何人,能够逃得过厄难的制裁,只能在厄难中痛苦陨落。

    想至此,九辞愈发的愤怒,百里之内的灵气被他吸收,在体内转化为本源灵气。

    狂风四起的刹那间,九辞好似一道破晓之光,刀剑之刃,电闪雷鸣间冲至僧人的面前。

    九辞徒手如骨爪,抓向僧人的头顶。

    僧人身轻如燕,面不改色,从容面对九辞犀利的攻势。

    僧人像是一阵清风,一缕淡烟,身子朝后荡去,手里的紫金禅杖与九辞缠上。

    九辞猛地抓住紫金禅杖,看似无奇的紫金禅杖表面燃起了佛的光火。

    九辞手掌刺痛,猛地收回手,连连后退,红了眼瞪着僧人。

    “你究竟是谁?你是佛礼教的人?否则你怎会有佛礼教的圣金禅杖?”九辞大怒。

    圣金禅杖,乃是佛礼教的大师?

    “九辞阁下,请行善事积德,方能助令妹渡过难关。”

    随着僧人的话说完,他的身影像是淡淡的金色烟雾,蓦然间消失于天地间。

    灵方寺前,竹叶拂动,清风徐徐,还有檀木香味,唯独那个美少年般的僧人,不见了。

    看着空荡荡冷冷清清的灵方寺,九辞双目猩红,只觉得像是梦一场。

    “积德行善?放屁!”

    说完,九辞朝着佛门踹了两脚,怒火冲天地离开。

    这一日过后,五洲境内,发生了很大的事。

    杀手组织的映月楼,竟不杀人了,开始救人。

    不仅如此,映月楼的杀手任务只接十恶不赦之人的悬赏,绝不滥杀好人。

    美名其曰,就算身为一个杀手,也是心怀正义的杀手。

    九辞还开设了分楼,名为歌楼。

    这名字让人纷纷议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风尘青楼,却不想是个药师组织。

    歌楼里的药师,不要高价的诊费,免费为诸神天域身患重病的百姓们治病。

    而映月楼的杀手们,天天被楼主派去疾苦险地挖药材。

    这样的变化,让所有人震惊。

    就连杀手们,个个都觉得要自闭了。

    他们以杀人为生,却都跑去救人。

    有杀手觉得受不了,跑到楼主莫九辞面前去抱怨,被九辞劈头盖脸数落了一顿“你不先救人,怎么杀人?这么明显的道理你都不懂,你怎么这么没脑子?都不知道你怎么进的映月楼,以后出去别说是映月楼的人。丢脸!知不知道!”

    似乎说得有点道理,小杀手们无力反驳,无言以对。

    从此,又有了一种说法。

    若没救百来十个人,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映月楼的杀手。

    而且,杀手救人,会被记录在映月楼的档案上,以救人数和救人的任务难度来晋升地位。

    半个月的时间,映月楼早已改天换地了。

    以往诸神天域的人看见映月楼杀手无不是看见洪水猛兽,尤其是听到九辞之名脊背都会发汗,现在一听到映月楼的名字,个个都有安全感了。

    有人说,九辞洗心革面,化身正义使者。

    有人说,是映月圣女夜轻歌的功劳,感化了以杀戮为信仰的九辞。

    ……

    有人问“映月楼主,是什么,让映月楼发生了如此大的改变。”

    九辞说“吾妹轻歌不喜欢打打杀杀的。”

    嗯……楼主大人,你确定吗?

    你妹妹打打杀杀起来,连神主都会惊动啊。

    映月楼正在救人的杀手们无奈,这年头,杀手也不好当啊,要学着做糯子鸡,还要救人,什么都要会,唯独不杀人。

    寂寞,这年头杀手寂寞如雪啊。

    不过,一时之间,夜轻歌这个人的名字,更是增添了神秘的传奇色彩。

    有人说她心狠手辣,有人说她至纯至善。

    总而言之,比起以往,他们似乎更容易接受夜轻歌了。

    把这一切做好,九辞悄悄然来到药宗。

    万金鼎的情况愈发不好,宗主长老们的脸色更是难看。

    九辞心脏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

    他不信佛。

    可若佛能救妹妹,他愿意成为佛门最忠实的信徒。

    九辞的双手紧紧捏着衣袖……

    又是半月的时间过去。

    宗主、大宗师一月之间好似苍老了几十岁。

    九辞坐在万金鼎前抱着双膝,低头不语。

    “怎么样了……”大宗师问。

    “一成的希望都没了……”宗主闭上眼,眼尾有泪痕。

    九辞的面色,一下子惨白如纸。

    万金鼎内,四方天地,轻歌盘腿坐在鎏金为色的凤栖雕塑前。

    她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像是几十年过去了。

    她的白发垂落在地,面露苍老之态,双眼耷拉,目光浑浊。

    白发苍苍,堆积在地上。

    像是古稀的老人。

    她在万金鼎内,待了几十年吗?

    她不知道。

    她什么都不知道。

    她出不去万金鼎,她也无法得到传承。

    她甚至不知,是什么让她坚持着。

    在这‘几十年’的时光里,轻歌挣扎过,恐惧过,崩溃过,愤怒过,现在,她只剩下平静。

    她独自一人,在这鼎内世界潜心xiū liàn,潜心参悟法则。

    虚无之境里的兽宠们全都陷入沉睡,就连精神世界的凤栖也没了动静。

    轻歌过去的记忆已渐渐模糊。

    当轻歌发觉记忆褪去的时候,她突然惊醒,站起来,拿着精致短小的bǐ shǒu,在掌心割开一刀。

    她沾着血液,在凤栖通体为金的雕塑上写下夜轻歌三个字。

    她不能忘掉自己是谁。

    终于,她没有了全部的记忆,她死死地瞪着自己的名字。

    夜轻歌……

    夜轻歌……

    她苍老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她看着面前的雕塑,不知这雕塑女子是谁。

    轻歌没有力气了,倒在地上。

    她体内的生机,终于全部流失,被万金鼎吞噬而去。

    她快要倒下了。

    在这个时候,轻歌发现了藏在雕塑后面的一朵小花。

    那朵枯萎的花,萎靡不振,耷拉着花瓣。

    轻歌费力趴到花儿的面前,艰难地握着bǐ shǒu,割开手腕。

    她放出放学,以血滋养花儿。

    若她终要离开人世,不如成全一朵花儿。

    轻歌靠着雕塑而坐,她撕开衣裳布料,把手绑在雕塑上。

    从这个角度,轻歌手腕伤口的血,可以不断滋养花儿。

    如果她真的死了,她的躯体血肉,就成为花儿的肥料吧。

    此刻的她,是真实的自己。

    丢掉了所有的记忆,不记住自己的名字,归于本心。

    牺牲自我,成就一次花开。

    轻歌看着花儿的开放,笑着闭上了眼睛。

    在临死之前,她轻声说“如果你没有名字,就叫你,姬月吧。”

    姬月花。

    她不知,为何会是这两个字。

    但就是脱口而出了,应请应急。

    此时,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所有的地方,花儿枯萎,树木萎靡,高山凹进大地,河水枯竭。

    万金鼎,轻歌生命彻底结束的那一刻,虚无之境内的舍利子,散发出了剧烈的光芒。

    那一刻,整个世界,从低等的四星大陆到高等的诸神天域,再到本源的九界,到妖域、魔族、青莲一族,甚至是神的地盘长生界,全都被刺眼的金光笼罩。

    一片赤金之色。

    满目神圣的光。

    所有枯萎的生灵,全都活了过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