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492章 丧魂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魔君之力,粉碎真凤之火。

    魔障之气,化作黑火圣光,炙热滚烫的魔火,焚烧四道真火的庞然躯体。

    四道真凤尚未发挥出真正的实力已倒地落地,身的魔火黑焰如何都拍灭不掉。

    真真是——烤fèng huáng。

    小包子冷冷地看着在焰火挣扎的四道真凤。

    真凤之火,乃真凤的本源。这四道真凤怎么也想不到,他们会生于焰火,死与魔焰。

    在此之前小包子不算是真正的魔君,当魔君开启了一次跨越种族的杀伐,才算解锁了魔君之力的最后一道桎梏。

    没人能想到,小包子为何会是魔,还是众魔瞩目的魔君。

    亦没人知道,妖域妖王姬月的母亲,并非妖后,而是第一任的魔君。

    四道fèng huáng被魔焰活生生烧死,小包子盘腿坐下,双手合十,诵经超度。

    众人看着如此一幕,眼瞳瞪大,可谓是异常的震惊了。

    姬九夜也没想到,千里迢迢赶来诸神天域救人,没想到自家小侄子战斗力爆棚。

    “冰翎天太低估人了,派这几只烤fèng huáng前来,这不是看低人嘛。”姬九夜说完,又是一声轻叹:“魔便魔吧,魔君又如何,只要是我侄子行,再说了,我侄子多厉害啊,是魔族的王。”

    姬九夜苦笑。

    妖后至死都想不到,她一直提防着的魔君,会是小嫂子的孩子。妖后一直忌惮的妖魔大战,竟是自家人内斗?

    妖后此前想要联姻真凤之女和魔族公主, 不是想阻止妖魔大战吗?

    她一直看不夜轻歌,因为于妖域来说,夜轻歌这样的妖后,毫无用途。

    可妖后不知,她与其迂回,倒不如拉拢夜轻歌,妖魔二族化干戈为玉帛,一家人其乐融融。

    可惜——

    姬月死了,夜轻歌和小魔君在妖域唯一的亲人没了。

    妖魔大战若是开启,因为妖后和冰翎天的原因,夜轻歌和小包子绝不会对妖域手下留情。

    想至此,姬九夜深深的一声叹息。

    小包子诵经过后,特地去洗了把手,意味着洗去血腥。

    他把呼之欲出的魔君之力收起,再度坐在了门槛前,双掌托腮。

    好想娘亲啊。

    好想要娘亲的抱抱。

    喜欢娘亲身的香味,喜欢娘亲温柔的眼神。

    小包子越想越是落寞,委屈地撇着嘴。

    魏伯看着小包子的背影,双手颤巍巍,连双肩都在激烈的抖动。

    魔君……

    妖王的孩子,是魔君?

    他一个妖域老将,竟在保护一个魔君?

    魏伯实在想不通,妖王的后代怎出了魔君?

    魏伯几经挣扎纠结后,最终摒弃了偏见。

    便是魔,又如何呢?

    连日来小孩奶声奶气的叫着魏爷爷,魏伯也有了感情。

    之前战斗的那一瞬,小包子体内散发而出的魔气息让夜神宫的所有人震惊。

    但是,没有人去质疑,去过问。

    于他们来说,小包子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论小包子是什么,他们都会全力的保护他。

    反倒是受伤严重的叶玄姬,看着小包子呼吸急促起来。

    她早便说过,那个女人非同一般,她的孩子,更非同一般。

    突然,叶玄姬猛地回头看去,一道身影鬼鬼祟祟。

    叶玄姬捡起地的拐杖,趁乱离开。

    叶青衣正要逃走,叶玄姬拦住了叶青衣的去路,“青姨,你要去哪里……”

    叶青衣不自然地干笑了几声,“我还能去哪里呢,真凤之事非同小可,我去南州叶府拿些丹药回来。”

    “晔儿是魔君之事,你不能说出去,你若要说出去,青姨,不要怪我大义灭亲。”叶玄姬冷声道。

    “你在威胁你青姨?玄姬,青姨看着你长大,你怎能胳膊肘往外拐,青姨真是……痛心啊。”叶青衣低声说。

    “青姨,你日日清晨喝的潜龙茶,你难道没发现不对劲吗?”叶玄姬肩伤口流出的鲜血染红了一大片衣裳,骨头也全部裂开。

    叶玄姬面没有多余的表情,两眼目不转睛地望着叶青衣。

    叶青衣心脏下沉,顿感不好,往前一步走,眯起眼睛犀利地瞪向叶玄姬,“你什么意思?”

    “茶水里我下了丧魂蛊,一旦诸神天域有关于晔儿的谣言出现,我会捏碎另外的蛊,让你七窍碎裂而死!”叶玄姬冷漠无情,话里的血腥叫叶青衣往后退了数步。

    “你对我下蛊?为什么?”叶青衣尖声喊。

    叶玄姬眸光清明,“你来夜神宫,目的是夜惊风,我担心你因此做出对东帝不利的事,若不如此,无法掣肘你。”

    啪……

    狠狠一巴掌,用尽全力,打得叶玄姬倒在了地,伤口再度加深。

    “好啊,你竟为了一个陌路女子算计我,我真是带大了一个白眼狼!”叶玄姬气到发抖,似是一巴掌不解气,叶青衣走前不顾叶玄姬的伤势又甩去一巴掌。

    一连十几个巴掌,叶青衣始终不能解气。

    “青姨若不解气,玄姬任打任骂,但只有一句,不可做对夜轻歌不利之事,想来,七窍破碎的痛苦,青姨也不想遭此折磨吧。”叶玄姬威胁道。

    叶青衣愤怒之下骤然拔剑刺向叶玄姬,叶玄姬闭眼,“我若死了,丧魂蛊自动捏碎,下一刻,青姨也会陪我去往极乐。”

    “好……好……好,我真是看错你了。”

    叶青衣一脚踩在叶玄姬肩膀的伤口,脚掌狠狠扭动,“这条胳膊,你便不要了吧,我倒要看看,跟着夜轻歌,你能有什么好的下场。”

    咔嚓,咔嚓……

    才愈合的骨骼,本裂开,而今四分五裂了。

    叶玄姬面色发白,疼的意识涣散,鲜血染红了整件衣裳。

    “玄姬不疼,青衣解气便好。”叶玄姬说 。

    呵——

    叶青衣冷笑一声,扬长而去。

    叶玄姬呼出一口气,痛苦地闭眼。

    哪有什么丧魂蛊,不过是她信口胡诌罢了。

    若不如此,只怕叶青衣会散布消息出去。

    她是想保护东帝,也是在救叶青衣的命。

    得罪东帝,没有好下场的。

    青姨怎么不懂呢。

    “好痛……”叶玄姬闭眼,一行泪流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