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251章 功高震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万众的目光都落在北月皇身上,北月皇如芒在背,他尊气不减,缓慢的站了起来,浑浊的眼光,漆黑的瞳孔,看了眼北墓王。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北月皇终于开口,“北墓王,令女之事,朕会给你一个交代。”

    “皇上!”夜青天大怒。

    北月皇这话的意思,岂不是要把轻歌交出去!

    “不过……”

    北月皇垂眸,片刻后,道:“往年的四朝大会都会有人战死,此事也实属正常,交代朕自然会给你,不过还请王爷稍等几日,四朝大会后,朕自然会给你一个让你满意的结果。”

    眸光氤氲寒气丛生,死亡的气息越发浓郁,站起来的那一刻,一个巨大的阴谋在他脑子里自然形成。

    他要她死!

    “夜深,今日之战到此结束,明日继续,都回去吧。”北月皇道。

    旁侧,虞贵妃起身,宫奴们将依仗拿好,有侍卫抬着步辇走了过来。

    “北月皇上。”

    见北月皇转身要离开,高台上,北墓王往前走了几步,怒喝。

    北月皇停下了脚步,轻瞥了眼北墓王,道:“王爷可别忘了,这是在北月,不是西寻,有这时间,不如回去好好想想令女葬礼之事,无痕适才也说了,五年前,朕的大皇子就是死在你西寻手中的,当初,朕可有让你们给个交代?”

    五年前,他亲眼看见最疼爱的一个皇子被人腰斩,鲜血模糊了他的眼,他连愤怒的力气都使不上来,大皇子与北月冥是同一个母亲,在大皇子死后,北月皇更是加倍的对北月冥好。

    男人的眼中蕴着薄怒,将北墓王的一番话给堵了回去,北墓王愣在高台之上,横眉怒目,火冒三丈,偏偏心生寒气,不敢再多言,他虽是西寻至高无上的亲王,可这里,却是北月王朝的疆土。

    北月皇不再多言,与虞贵妃坐上步辇,往皇宫行去,两排宫奴手拿依仗跟在其后。

    一道青色的身影掠上擂台,沐七站起高台之上,朝轻歌抱了抱拳,道:“今日一战,着实精彩,我很期待与你一战。”

    “我也很期待。”轻歌笑道。

    “接下来几日是百国之战,你可以休养几日,我希望到时候走上这擂台的,是全力以赴的你。”沐七道。

    四朝大会的第一日是四大帝国的战斗,接下来的几日是小国之间的战斗,而后决定两名实力优胜者,与四大帝国的佼佼者一同战斗,再决定最后的名次。

    轻歌点了点头。

    沐七离开时,那身着红衣的少女紧随其后,走的时候,总是回头朝轻歌看去,或是好奇,或是敬佩。

    时隔多日,她对轻歌的那份怨气也烟消云散了。

    “无名?还是该称呼你为三小姐?又或者是安国郡主?”

    东陵鳕站在擂台之下,绣着海棠的锦袍曳着地面,气若幽兰,他目光忧郁的看着轻歌。

    轻歌朝东陵鳕看去,莫名的想着,东陵鳕笑起来是什么样子的,那双像是灌了西湖水的眼,会不会还这样哀伤凄凉?

    “只要太子喜欢,怎么称呼都好。”轻歌笑道。

    “本宫如若喜欢你的话,你肯嫁来东陵吗?”东陵鳕唐突的问道。

    顿时,众人皆是诧异的看着他,夜青天更是惊讶的很,他与东陵鳕之间也有一份感情,自然知道东陵鳕不是喜欢开玩笑的人。

    鎏金椅上,墨邪闷声喝了口酒,“情敌越来越多了。”

    萧如风笑了笑,“再多你也不会去理不是吗?只要她还安好,你就心安,对不对?”

    墨邪纵声大笑,手中的酒葫芦朝萧如风丢去,“知我者,莫若萧兄也,新酿的春酒,喝喝看。”

    萧如风接住酒葫芦,将塞子打开,痛饮了一口,神清气爽。

    *

    轻歌讶异的看着东陵鳕,额上一排黑线落下,这算个啥事……

    “你真可爱。”

    东陵鳕淡淡的道:“本宫见气氛紧张,玩笑罢了,别放在心上。”说话时,东陵鳕从袖子里拿出一个药瓶,他将药瓶递给轻歌,道:“里面还有一枚无影丹,此战过后,三小姐应该精神欠佳,服下这枚丹药则会好很多。”

    无影丹,对于炼器师来说是绝佳的丹药。

    有些炼器师炼器的过程会受到重创,精神遭受反噬,有些严重者会留下一辈子的创伤,对于日后炼器,有很不好的影响。

    轻歌今日虽未炼器,但与辛婉君战斗的过程,精神的确被反噬了。

    “谢了。”

    轻歌也不客气,大大方方的接下,收在空间袋中。

    东陵鳕点了点头,朝夜无痕夜青天二人抱了抱拳后转身离开,离开之际,两名暗卫从天而降,跟在其身后。

    夜无痕扶着轻歌与夜青天一同离开,走上马车,北墓王站在一旁脸色如雷,他目露杀气的怒视轻歌背影,若眼神能杀人的话,轻歌恐怕早已被千刀万剐。

    夜已深。

    北墓王在擂台上站了许久,直到所有的人都离开,小国之人没有四大帝国来得自由,走时还得向北墓王恭恭敬敬的行个礼。

    “王爷,郡主已逝,还请节哀。”

    无数席位都是空着的,中间往后的一张椤木椅上,长相阴柔妖孽若斯的男子坐在上面,詹秋眉眼含笑,斜坐着,手肘撑在另一张椤木椅的手把,修长的手指撑着脸,宽敞的袍子裹在其身上,锁骨若隐若现。

    北墓王目光凶悍的看向他,“节哀?你要本王如何节哀?怎样节哀?”

    “王爷切莫动怒,气坏了身子可就不好了。”詹秋笑道。

    “你是南夷国的太子?”北墓王沉声道。

    詹秋起了身,往前走着,到了北月皇原先坐着的龙椅旁停下,修长如玉的手指放在龙椅的骨架上,指腹摩挲着,“王爷难道不知道,北月皇上对夜轻歌有了杀心?”

    “你可知道你这话被有心人听了去,明日这世上恐怕就没有南夷国了。”北墓王只觉得好笑,转身就要走。

    北月皇上想杀夜轻歌?

    这怎么可能。

    那样有天赋的人,怎么舍得杀?

    等等……

    天赋?

    功高震主?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