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烟儿等人并非没有自知之明,以他们全部的实力合纵一体,只怕也抵不过五道真凤的可怕力量。

    他们已经来不及去思考真凤为何会出现在诸神天域,因为他们清楚,五道真凤明摆着为小包子和夜神宫而来。

    但是,他们便是要战,也要光荣得战。

    就算面前的敌人是神,他们也不会软弱退步。

    帝云归在拿出兵器之前,把小包子放在了魏伯手里,“魏伯,你带着晔儿和奴七离开夜神宫,一定要活下来。”

    “你们?”魏伯问。

    奴七眨眨眼,摸了摸肚子,又看了看帝云归。

    帝云归拔出长剑,和煦如春风,笑道:“我们是夜神宫的支柱,是她的支柱。支柱,是不能走,不能倒的。”

    帝云归撕掉一截布料,遮住小包子的眼睛,“晔儿乖,跟着魏伯伯出去,我们不会有事的。”

    小包子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小拳头紧紧攥着。

    “云叔叔……”小包子低声喃喃。

    帝云归从容地笑着,“晔儿,你是你娘亲的支柱,你绝对不能有事。”

    魏伯复杂地看着一众年轻人。

    曾几何时,他也年轻热血过,他也奋力战斗过,只为支柱,只为信仰和荣耀。

    魏伯的力量只能使用一次,所以,当他能够带着小包子逃走时,他不会使用这股力量。

    他只为守护轻歌和小包子。

    柳烟儿一刀出,寒冰席卷狂风,刀芒如冰锥,刀刃铺天盖。龙释天和帝云归手握宝剑迎战真凤之火,尤儿两眼无惧,梁萧实力最低, 却也没有退缩半步。

    夜倾城长指拨琴弦,杀音出,百花杀!

    轰!

    五道力量裹来,夜倾城从屋檐摔下,龙释天、帝云归单膝跪地齐齐后退吐出鲜血,尤儿手中的枪摔在地上,柳烟儿施展出的寒冰全都破碎融化。

    “螳臂当车,不自量力。”真凤女子再出真凤之火,火焰之势吞没柳烟儿等人。

    小包子拳头紧攥,咬牙切齿……

    不能出手……

    不能……

    一旦出手,就不能陪伴娘亲了 。

    若不出手,他们怎么办,这些,都是他和娘亲的亲人。

    小小孩子眼眶湿润,万分的纠结。

    他要陪伴娘亲,却不愿这些人死在眼前。

    便在千钧一发之刻,小包子要出手的瞬间,铺天盖地的黑光魔刃出现,粉碎真凤之火。

    “魔匕……是……夜蔚?”真凤女子皱眉,“夜蔚,出来!”

    黑烟燃烧氤氲,一个身着粉色衣衫满面煞气的少女走出。

    她特地穿着可爱的粉衫来见姐姐,没想到看到如此让人怄火的一幕。

    “你们几个,敢动我魔族要护着的人,找死?!”夜蔚怒起,无数魔匕缠绕四肢,蓄势待发,蠢蠢欲动。

    剑拔弩张,草木皆兵,就连空气都藏着无尽的杀气!

    “夜蔚,此事乃我凤族之事,你不要掺和进来。”真凤女子道。

    夜蔚冷笑:“看来你们凤族真是活腻了,来日我魔族战神,必踏平你族血洗你族畜生。今日我放出话来,只要你们再敢出手,不出十天,便是魔族战神并未全部觉醒,也要朝你凤族开战,不死不休!”

    五道真凤面面相觑神情凝滞满满的错愕。

    “一个小畜生而已,值吗?”真凤女子百般不能理解,凤族倒戈妖域,魔族都没有如此大怒,而今这般又是为何呢?

    “小畜生?好,很好,好……”夜蔚愤怒之下三声好。

    “难不成是为了那个人族jiàn rén?”真凤女子问。

    她与冰翎天交好,也知夜蔚最近似被下了降头疯狂迷上了一个人族女子,真凤思来想去才找到这个理由。

    当然,她没想到,正是这一句话,害死了她。

    “人族jiàn rén……”

    软糯的小奶音响起,无数人移开目光看向了小包子。

    小包子被魏伯抱在怀中,他伸出一双小手,撕掉遮眼的布料。

    夜蔚看向小包子,面上的阴霾少了许多,似春雪化雨。

    “真是可爱呢……可惜,你今日必须死,若非你那jiàn rén母亲不在此处,她今日也该送命!”

    真凤女子所说的话,让所有人怒不可遏,猩红了双眼。

    “这位姐姐,我想问一下,jiàn rén指的是我娘亲吗?”小包子轻松挣脱开魏伯的桎梏,站在了平地。

    魏伯微微怔愣,他的力量他清楚,小包子竟能轻松挣脱掉?

    此刻的小包子,天真烂漫,谦卑有礼……

    小包子奶声奶气的问话,让那真凤女子一愣,随之与其他真凤对视,发出嘲笑的声音。

    而这个时候,熙子言和姬九夜终于赶到了死亡领域。

    姬九夜看见小包子无事,轻抚胸膛吐出狠狠一大口气。

    幸好赶到了。

    姬九夜瞧了眼夜蔚,皱眉,妖域皆在传夜蔚看上了他的小嫂子,莫不是真的?

    姬九夜再看向小包子,那叫个肉跳心惊,这小娃娃和姬月简直是一模一样。

    好可爱!

    姬九夜眨眨眼。

    姬九夜正要走出来保护小侄子,但见那真凤女子轻蔑地说道:“看来你这小孩挺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娘亲是jiàn rén了,也不知道你娘亲听到你的话,会有何感想呢。”

    其他真凤,毫不客气的讥诮大笑。

    无数人看着小包子,不懂小包子的意思。

    小包子无害地望向真凤女子,“这位姐姐,冒昧的再问一句,我娘亲是什么?”

    娘亲说,事不过三。

    娘亲说,不许他沾染血腥,便是要动手也是退无可退rěn wú kě rěn的意思。

    哪怕现在娘亲不在,他也要听话,因为娘亲说了,他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爹爹会喜欢他的。

    真凤女子不耐烦了,“都说是jiàn rén了……”

    “你……”夜蔚大怒,一声话还没说出来,却见小包子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小包子出现在真凤女子的身后,小手一挥,黑色的魔障之气将真凤女子身后的翅膀羽翼烧为灰烬。

    “这位姐姐,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娘亲不是jiàn rén,但你……一定是个死fèng huáng……”

    说至最后,小包子的眼神,狠辣凛冽,褪去漆黑,一红一紫,阴诡异瞳犹若忘川的花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