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阁下要夜轻歌?”方狱回头望向黑衣人,眼神刀刃似得锋芒闪烁。

    黑衣人点头,“寻阁下这般与我说的,寻阁下说,方大人,做人可不要太贪心了。九辞如何他不管,但夜轻歌是寻阁下看的女人。”

    “寻无泪什么意思?”方狱沉声。

    “方大人想要的是玩物,寻阁下想娶夜轻歌,毕竟,那是妖王的女人。话已带到,方大人好自为之。带风波过后,寻阁下会来亲自见你。”

    “……”

    黑衣人化作一缕青烟消失天地间。

    方狱坐在烈火窟旁面色黑得仿若能滴出墨水来。

    九辞到底是个男人,这笔买卖,真不划算。

    他唯一遗憾的是这二十年来,从未碰过阎碧瞳。

    他现在每时每刻都在后悔,阎碧瞳的翅膀已经断了,他又何必顾及阎碧瞳的心情。

    既得不到阎碧瞳的心,得到了阎碧瞳的人也是一件美事。

    可惜,他对阎碧瞳太好了,以至于这个女人一直与他对抗。

    不过没关系,没了阎碧瞳,还有夜轻歌,没了夜轻歌,还有九辞……

    都是他的玩物。

    火光在方狱的眼底折射出诡谲的颜彩,方狱这张脸愈发的俊美妖孽,倒像是二十出头的美男子。

    方狱的眸光像是阴冷的毒蛇一样紧盯着烈火窟,在遥远神月都的灵女阎碧瞳打了个寒颤。

    药宗。

    万金鼎。

    茫茫无边的黑暗。

    五分天下。东方火龙吐息炙热炎炎,南面寒冰出水化龙雪雾封天,西边一座可怕阴森的坟,土堆化作大漠狂沙,最北是一块耸入云霄的木碑雕刻着晦涩难懂的古老符,鼎内央一

    道雕塑,雕塑的美人身披金缕衣,手持神弓,箭指苍穹一轮日。

    鎏金雕塑的女子轻歌再熟悉不过了,是与她并肩作战相依为命多时的尊后大人。当轻歌踏步鼎内疆土,五分之地骤然出现光亮,火龙席卷苍茫大地冲她而来,寒冰封地,雪雾漫天,坟墓的门被打开,似等着她进去,木碑fēn liè,化作屑片利刃,天女散

    花般直直落下,唯有央的尊后雕塑,一动不动,却是一如既往的珍贵。

    这样的攻势,这样的逆天五行,再强大的炼药师也抵挡不住。

    轻歌挺直脊背的站着,目光淡漠平和地望向朝她而来的攻势。

    “人在天地,又在五行外,五行天地雪封天,金山点蛟龙行海,万林登天墓门开……”

    轻歌轻声念出所看到的字,这些字,雕刻在木片。

    哪怕她已做好九死一生的准备,万金鼎的凶险亦在她的意料之外。

    “傻丫头,退回去,会死的!”凤栖沙哑的喊道。

    这些日子,她疯狂的叫喊,激励地阻止,奈何现在的她已掌控不了轻歌,现在的她无法控制轻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轻歌走进万金鼎,赴一途九死路。

    “尊后大人,如果我死在四处,请你,拿回你的躯体。不了长生界我很遗憾,但尊后你活着,我便无憾。”

    轻歌迎着风霜雪雨朝前走,双眼坚定漠然如冰,她像是个凛然的战士,不惧杀雨血腥地往前走。

    她的脊背直如青松,一双寒星眸子,视死如归。

    她肩背负着太多的责任,如山一样的沉重。

    两世为人,她畅快淋漓,走至今日,不怨天地,不恨旁人,而是超然的坦荡。

    “夜轻歌!本后命令你!滚出万金鼎!”凤栖声嘶力竭地大喊,一双美眸红到血腥,满腔怒气化作声音冲九霄。

    轻歌闭着眼往前走。

    她的声音很轻很轻。

    “先祖爷,你留下万金鼎,你锻造五行天,你不愿让万金鼎被旁人传承,因为你留下的万金鼎,是为了保护尊后。”

    “我也在保护尊后,请你相信我,赐予我万金鼎,让我为尊后重塑肉躯。”

    “弟子夜轻歌,拜见先祖,恳请先祖,赐我万金鼎,让我传承您的信念,在万年之后,带着您的守护,保护着尊后的平安。”

    “……”

    听着轻歌所说的字字句句,歇斯底里怒喊的凤栖,突然缄默,惆怅怆然的看着轻歌。

    “真是个笨蛋!”凤栖愠怒。

    此刻,是一种无言的心情。

    此刻,是两个女人的羁绊。

    这世间的情,皆为生生不息的羁绊,牵连着万年前的尊后,和万年后的东帝。

    轻歌闭着眼,瘸着腿,尽量沉稳地往前走。

    无尽的危险从天地四方朝她袭来,死亡如风,锋刃贴面。

    寒雾如狂狼而来,木片像是一把把剑欲贯穿她的骨头,坟墓打开,深渊黑暗吸引着她,火焰要把她烧为灰烬。

    速度之快,疾如风,迅捷如电。

    只一息的事。

    便在四道五行攻击即将粉碎轻歌的身体时,凤栖闭了眼睛,紧咬着下嘴唇。

    不……

    凤栖的灵魂在哀嚎。

    轻歌不惧危险,依旧诉说:“弟子夜轻歌,恳请先祖信任弟子!”

    一瞬,狂风骤止,寒气停滞,火龙凝固,万千木刃悬浮不动。

    轻歌睁开了眼,笑意若风,淡然的让人震惊,“感谢先祖。”

    她继而朝前走,随着她的步伐,寒雾收起回到南方,火焰蛟龙去了东面,无数木刃合为一体化作冲天柱,那座坟墓的门渐渐合。

    她是个大胆冒险的人,试图揣测先祖的意图。

    万金鼎的关键所在,乃凤栖……

    轻歌这个思路,想对了。

    只不过,要如何传承万金鼎,却非易事。

    轻歌走在鼎内,观察五分天地。

    鼎外的天地,十只fèng huáng飞往dōng zhōu、夜神宫。

    妖族’妖后’冰翎天坐在凤椅榻,狭长的眸闪着寒光。

    “该死的凡人,也配孕育妖王的孩子?”

    她现在才想明白,夜神宫是什么意思。

    夜神,夜神……

    “哈,好一个夜神,区区凡体凡胎,也想为神?”

    她要毁了夜神宫。

    她要杀死那个恶心的孩子。

    妖王之子,亦是妖王。

    妖王血脉,怎能被凡人染指。

    冰翎天坐在凤椅榻,七道双肩都在发抖,面色惨白如纸张。

    凤族的流云灵女凤一族,曾是长生界神的坐骑。

    她派fèng huáng前去,九界便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该死的母子。不配染指妖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